香港分社正文

全世界恐怕也只有香港,13歲上街當“前線”記者

时间:2020年05月11日 17:17  稿件来源:香港新聞網


圖片來源:社交媒體截圖

  香港新聞網5月11日電 昨天是一年一度的母親節。當晚,香港警方驅散非法集結的黑暴時,在記者群中發現一個身著“記者”黃馬甲的稚嫩身影,一問才知,這名“記者”年僅13歲。

  警方問話的視頻被傳上網絡,輿論嘩然。黃色陣營也紛紛拿起“捍衛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武器”為男童“站台”,男童母親也在支持之列。但這些都難掩一個殘酷事實——全世界恐怕也只有香港,13歲上街當“前線”記者。

  疫情初散,黑暴重來。據港媒報道,在昨天“母親節行街”的非法集結活動中,黑衣暴徒依舊常態化堵路、縱火。警方最終拘捕了200多人。

  期間,警方發現一名身穿黃馬甲、手持手機和腳架、掛著“深學媒體”記者證的男童。面對警方詢問,該男童宣稱自己正進行采訪。

  “深學媒體”是個什麽東東?科普一下:深學媒體(簡稱“SDM”),於2020年2月成立,最初由八名來自不同中學的在學青年而組成的網絡新聞媒體。讀者可以腦補這是一個什麽媒體,記者證是如何獲得的。

  隨後,該男童與另一名16歲少女被警方帶上警車,二人近晚上8時由父母接走。

  男童之後面對媒體采訪時,哭著對自己的母親說“母親節快樂,對不起”。他亦有即時回應“童工”一說,稱自己不是“童工”,因為根本“沒有收任何錢”。

  接受媒體期間,“黃媒”記者曾“誘導性”提問警方有無對其使用肢體、語言暴力,該名男童可能沒有get到這個點,而沒有好好“配合”,令采訪現場一度相當尷尬。

  男童母親亦有接受“黃媒”提問。她大方承認,知道自己兒子外出采訪,也沒有反對,因為他有他的“自由”。而且“這些事千年難得一見”,是一個很好的學習的階段,讓兒子學會怎麽面對“大場面”,是兒子的“人生經歷”。

  男童還透露這是他第二次出來“采訪”,這一說法也得到了“協助”他的區議員的證實。

  油尖旺區議員陳嘉朗還辯解稱:“很多報館,甚至十多年前,我是小童時,兒童日報、兒童周刊都有小記者。記者的年齡不是問題,不是警方可以質疑的事,最重要是新聞操守及新聞自由。”

  香港記協主席楊健興也發聲力挺,他表示,“無權反對中學生在示威現場采訪,但提醒他們事前應充分了解風險”。

  其實,縱觀今日香港傳媒的報道就可以發現,黃色陣營對於13歲男童上街當“前線”記者一面倒地持積極肯定態度,“立場鮮明”。

  網上有聲音就批評男童為被(這些)人誤導,批評其母親未有盡父母的責任。但是,這些批評在“事實”面前顯得那麽“蒼白無力”——“孩子他媽都不反對,你緊張個啥?”

  對此,香港導演李力持就表示了深深的憂慮,並一連發表多篇帖文。

  其中一篇這樣寫道:13歲的小記者?!不知道你會點去寫?!老師有沒有教寫黑警殺人?是不是寫生於亂世?又光復香港?去報道革命?有沒有記者去訪問下佢同父母……這次13歲、下次12歲、再下次11歲、10歲、9歲、8歲、7歲……

圖片來源:李力持臉書截圖

  李導的這種擔心不是沒有道理。

  回顧近一年來的反修例風波,那些被洗腦上街淪為小暴徒的孩子的年齡,更令人震驚。

  去年9月,香港《文匯報》就報道了一名被香港警方拘捕的小暴徒,從其口供得悉原來上街有錢拿,也是年僅13歲。

圖片來源:香港《文匯報》報道圖片

  去年11月,港媒再次報道,一名小暴徒被洗腦承認自己曾經“縱火”,稱是“為香港好”,而這名小暴徒年僅12歲。

  就在不久前的5月5日,有港媒報道,一名坐在電單車後座、戴者口罩的男童以揚聲器沿途不斷高呼煽暴文宣口號,同樣也是年僅12歲。

圖片來源:香港《文匯報》報道圖片

  你以為12歲就是“底線”了嗎?那你一定沒看過下面這張照片。

圖片來源:社交媒體截圖

【編輯:胡雪石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