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綜述:疫情會否衝擊歐盟內部團結?

时间:2020年04月09日 20:42  稿件来源:香港中國通訊社

  香港中通社4月9日電 題:疫情會否衝擊歐盟內部團結?

  作者 李彥洲

  新冠肺炎全球肆虐,歐洲多個國家相繼成為疫情重災區。疫情暴發期間,歐盟未能展現團結精神,意大利更公開批評歐盟拒絕伸出援手,見死不救,只有中國及俄羅斯提供協助,歐盟其後向意大利道歉,並提供援助。德國總理默克爾承認,歐盟正面臨成立以來的最大考驗。她說,德國與歐洲在疫情中緊密相聯,只有一條路可走,就是歐洲必須齊心協力。歐盟被指責各國疫情暴發第一時間專註各自國家而未能及時協同抗疫,歐委會主席最近刊文向意大利致歉。但默克爾對意大利提出的“新冠債券”計劃,重申反對立場。

  這次疫情是否會影響歐盟內部團結?歐洲一體化進程是否會因此受挫?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副所長金玲9日接受香港中通社記者採訪時表示,歐盟內部的不滿本來就是一個常態。這次疫情與歐債危機雖然不一樣,但反映的問題其實是相似的。因為從歐盟的權能分配來看,歐盟能發揮的作用有限。整個歐洲國家對疫情的判斷,從早期來看,基本上是一種可以說是比較大意輕敵的態度。認為這個事基本上局限於某些地區,類似SARS、埃博拉,不會演變成一種全球性的疾病,因而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再加上當時正好趕上了土耳其和歐洲國家的難民和邊界問題,所以造成了歐洲現在這個局面。

  至於說意大利、西班牙現在抱怨歐盟。尤其是意大利,疫情後債務危機的復蘇,依然很艱難。意大利債務在疫情之前已經達到135%,失業率也很高,現在又是受疫情衝擊最大的國家,它當然不希望把自己的命運完全交給市場,那麼這就需要歐盟層面應對。意大利和法國、西班牙一直想推動的是某種形式的共同債券,從而能夠降低從市場上融資的成本,否則它會面臨非常嚴重的債務危機。

  金玲表示,我們不能拿一個主權國家來要求歐盟。美國、德國,包括意大利,早期為什麼會出現問題?是因為這些國家的聯邦制結構,使得它們的衛生政策掌握在地方層面,中央層面得不到有效的信息,導致醫療溝通非常難協調。歐洲成員國各行其是,帶來的必然就是一種混亂。這種失控在各成員國內部有體現,在歐盟層面體現的就更加明顯。

  金玲指出,歐洲一體化的困難,其實從08年以來的危機就有所體現。 南北(歐)的這種衝突,在債務危機的時候已經暴露得很徹底。這一次疫情只不過是再把這個問題重新提到台面上。

  但是說疫情會不會根本上讓歐洲一體化扭轉或者停滯,金玲對此持保留態度。金玲認為,歐盟很清楚它在大國博弈的戰略環境中,它要做什麼,不會受疫情影響。歐盟不同的領域,有不同的政策。比如疫情之後,歐盟在衛生領域內一定會有進一步的舉措。歐盟在一體化上雖然遇到諸多困難,但推進一體化的進程並沒有因此而停滯。

  金玲分析說,意大利也不會因為這次疫情,就疏遠歐盟,因為大市場誰也離不開,它如果離開歐盟完全會休克,相反它以後會深化與歐盟國家的合作。它現在的抱怨不過是在討價還價。歐盟一體化的最終結果就是找到一個利益共同點。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利益,所以現在就是尋找這個利益共同點。

  此外,金玲相信,疫情給中歐關係改善提供一個增長點。這種合作可以是雙邊的,互幫互助,交流經驗,科技研發;也可以是多邊的,比如推動G20框架下的合作。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世界經濟研究所教授丁純9日在接受香港中通社記者採訪時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丁純說,歐盟在疫情面前表現得不夠團結,確實如此,但要辯證地看。一方面,它是個主權國家的聯合體,由於歐盟和成員國各自的權能所限,不能指望歐盟機構能像一個主權國家的中央政府那樣,對各成員國下命令和發佈衛生資源和人力的調控指令。尤其是在衛生、疾控這些主管權能還在成員國的領域。歐盟更多地是起協調作用。

  丁純說,另一方面,從成員國來講,疫情危急時刻,各自為政,想著自己國民,出現限制防疫物資出口等,確實不夠顯示出足夠的一致和團結,但也情有可原。特別是在有關新冠肺炎病毒基金發行問題上,出於各自國家利益,出現南北歐的矛盾衝突,也是歷次危機時的老問題。歐盟委員會也就前期對意大利等援助不力發出了致歉信,表示要花好歐盟每一分錢來救助,表現出了團結抗疫的決心。這是由於病毒的危害性強,需要大家全體一致抗疫才能勝利的事實和共識使然,否則,歐盟和歐洲一體化將遭遇空前的質疑和危機。疫情與歐盟及一體化應該是危與機並存。(完)

【編輯:香港新闻网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