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曾因“攬炒”得益,香港“大狀”們如今嘗到“攬炒”之痛

时间:2020年02月25日 18:11  稿件来源:香港新聞網


資料圖:1月13日下午,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在2020年香港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發表演講。香港中通社

  香港新聞網2月25日電 香港暴徒高呼“我要攬炒”,重創香港經濟,一些香港大狀(律師)則為暴力辯護,並因此獲利。如今受疫情影響,他們收入大減。其中,曾公然為暴徒發聲的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還伸手向政府討糧。

  有香港媒體人批評,這些大狀們作為“攬炒”得益者,今日才知“攬炒”之痛,“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據香港《星島日報》2月24日報道,香港司法機構因新冠肺炎疫情,自上月29日起一直暫停正常辦公至今。私人執業大律師不用上庭“打官司”,即等同“零收入”,除了新晉大狀外,有不少年資較深的大律師均叫苦連天,聲稱再不開庭,沒有錢交大律師事務所的租金了。

  該報得悉,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早前已致函給律政司及法援署,要求兩部門可以趁這段空閑時間,盡快支付擔任檢控工作的外聘大狀及為法援署代表被告打官司的費用,以讓大狀度過寒冬。

  報道稱,戴啟思在向公會逾1500名成員發出的通告中表示,對於法院關閉帶來的經濟影響,大律師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停頓時間”,他致函提醒律政司,假若法院重新啟動時,有案件延誤很長時間,而律政司檢控官若須處理其他緊急事務時,公會成員也可隨時應變,以外聘為檢控官身分協助處理積壓的案件。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大公報》此前報道稱,戴啟思在2020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竟指7個月以來發起暴亂的被捕暴徒有“良好品格”,認為律政司不一定需要作出檢控。有法律人士認為,戴啟思言論或會向暴徒及社會發放錯誤信息,令暴徒更為猖狂。

  對此,香港《頭條日報》知名專欄作者黃麗君發表文章批評道,大律師公會當日高聲支持黑暴,誓不與暴力切割,繼續支持黑衣人暴力抗爭;當時他們義無反顧支持制造社會動蕩,拖垮香港經濟,鼓吹“攬炒無害”的黑衣暴徒,原因只有一個,因為針不紮到肉不知道痛;因為“攬炒”受害人,不是他們那一群出入中環法院的法律精英:“對他們而言,會手停口停嗎?No Way!過去大半年,若不是有疫癥,他們天天幫暴徒保釋、過堂、打官司,天天有工返,收入豬籠入水,幾時會想過手停口停這一天!”

  黃麗君還稱,大狀們不是“攬炒”的受害人,而是“攬炒”得益者。不過不知是天意還是偶然,“攬炒”得益者竟然因一場疫癥才真真正正體驗到被“攬炒”、沒工開、沒糧出、沒錢交租等受害人面對的痛苦。“攬炒”之痛,大狀們今日才知!

  黃麗君最後向大狀們喊話:“攬炒害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編輯:张丽欣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