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港科大內地教授“非禮”女生?本人:碰瓷式汙蔑,令大學蒙羞!

时间:2020年01月18日 10:54  稿件来源:紫牛新聞


  香港科技大學教授須江來自內地,他因為堅持愛港愛國,不僅辦公室被砸,而且在去年11月被女學生指控“非禮”。校方對這一指控進行了慎重調查,證明完全是誣告!

  港科大將於下月開學,須江一邊準備上課的教案,一邊也做好了再次面對“黑衣人”的心理準備。

  須江告訴記者,自己在港科大執教已經13年了,回顧2019年修例風波以來“黑衣人”在香港各大學以及香港社會上掀起的各類恐嚇和暴力行徑,須江說,這些令文明社會和傳播文明的大學蒙羞。

  被砸壞的辦公室仍然觸目驚心

  2020年1月16日記者來到香港科技大學拜訪該校電子及計算機工程學系教授須江。須教授首先帶記者在校園裏參觀了一下張貼的各類“大字報”。教授告訴我們,“對於普通人來講,辨別這些是非的能力總是有限的,尤其是涉及到大量的這種誤導性的宣傳。很多事情很容易就是三人成虎,而不幸的是,在這個時代,這種具有極大破壞性的錯誤信息被大規模的、甚至是被有意的傳播,我想對於即便是平時有很好的辨別常識的人,都容易陷入到一個圈套或者是一個陷阱裏面。”

  來到須江的辦公室,依然能見到被暴徒砸壞的辦公室大門。裏面被砸毀的玻璃黑板和電腦顯示器依舊讓人觸目驚心。“墻上還被他們寫了侮辱的話,現在已經被抹去了。”

 

 

須江教授的辦公室還沒修好

  “非禮”指控被證實是造謠生事

  此前有學生指控須江在去年11月初校長論壇現場“非禮”女生,這件事經學校調查已經被證實是子虛烏有的“碰瓷”。而“碰瓷”他的原因是須江愛國愛港的立場,以及內地教授的身份。須江向記者講述了當天的細節。

  “當天是校長和學生進行對話,校長被學生圍在那裏,對話已經超過了4個多小時。當時是在晚上十點多鐘的時候,我忙完了一天的事情,剛剛哄孩子睡覺。我坐下來看一看新聞,結果發現我們校長被學生圍住了,要求校長譴責警方,譴責香港政府。我當時就意識到,他們就是要逼著校長站在他們那一邊。當時其實還有其他的老師一起去現場,希望能夠站在那裏支持校長。在這個過程中,幾個站在我周圍的學生,一個男生和兩個女生控告我非禮”,“我在向校長移動的過程中沒有主動去碰他們。但是在其他人的叫囂之下,他們轉過身來開始控訴我、誣告我!”

  “碰瓷作為一種手段,是他們用來造勢、制造話題,同時恐嚇對方的一種方法。因為這種方法一本萬利。可以把謠言作為一個事實到處傳播。雖然最後事實證明事情是不存在的。但他們已經在這個話題上制造了足夠的社會輿論,誤導了足夠多的人,也損害了對方的名譽。”須江表示,會保留起訴對方毀壞名譽的權利。

  碰瓷和抹黑是“套路” 目的是恐嚇所有人

  須江告訴記者,其實碰瓷在港科大已經不是第一次。在去年11月初的校長論壇當天,一位內地學生因為支持校長,被“黑衣人”碰瓷後遭圍毆。

  “這樣的事情是大學的恥辱。過去的‘私了’發生在馬路上,好像離我們很遠。但是現在就發生在校園裏,就在妳我的身邊。”對在校園發生的暴力行為,須江感到很憤怒。“他們的目的是恐嚇所有人,讓大家都不敢出聲。”

  不懼邪惡勢力 畢業典禮送學生國旗

  “我也了解到很多同學是非常恐懼的,在那個時候我覺得有必要作為一個教授站出來,替大家發出聲音”。在去年港科大的畢業典禮上,須江特意為他的學生送上了國旗作為禮物,這個舉動讓在場的很多人大感意外。他告訴記者,其實這個環節是他早就準備好的。

  “作為中國人,起碼我自己是覺得很驕傲、很自豪的一件事情。那麽我把這面國旗作為一個禮物送給我的學生,我希望他也能夠以自己是中國人為自豪,無論他走到世界的任何一個地方,都始終記著作為一個中國人,它是需要不僅勤奮善良,而且要有責任,要有擔當,不能夠屈服於一時的危險和恐嚇。這是我想跟他講的。”

  他的這一舉動,贏得了在場師生的熱烈鼓掌,也同時惹惱了一群“黑衣人”。 “在臺上授了國旗以後,馬上就有人告訴我,在校內的一群黑衣人已經在四處組織,要攔截我、要‘私了’我。所以在畢業典禮結束以後,馬上就有兩組同學和老師都希望能夠保護我,回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我的許多同事,無論是內地背景,還是香港本地背景,還有一些國外的同事都非常的友善,也有很多考慮。從我這個事情來講,在當時他們也是提供了許多的幫助和支持。”

 

 

  “香港也是我的家 這是中國人自己的地方”

  須江告訴記者,現在仍然有人在鼓動繼續找他的麻煩。“我並沒有因為砸了我的辦公室低頭,沒有被他們恐嚇住。所以我想他們一定會接著找我的麻煩。”但是須江表示自己不會被嚇倒,更不會離開香港。“香港也是我的家,作為中國人來講,這是中國人自己的地方,我覺得沒有理由,也不應該放棄中國的這片土地,我也不會離開自己的家”,“我覺得香港的未來是有希望的,但這個希望需要香港人認識到只有法制和遵守規則才有一切。非理性的、通過恐嚇的方式來強迫對方接受妳的觀念的方法,只有野蠻的社會和非文明的社會才會做到。這種手段是不可能達到他們所謂的民主訴求,這根本就不是民主,連文明都稱不上。”

  他告訴記者,作為東、西方文化的融合點“世界上沒有其它的城市可以和香港相比”。特別是在高等教育和研究領域裏,“西方的科研機構的結構、方法和手段,結合中國人的才智和中國人的哲學,我們可以做到世界領先的科研成果。”須江教授希望新的學期裏,香港的青年人能夠補上愛國這一課,同時把精力多放到學業上,只有這樣香港的未來才會更美好。

【編輯:刘楠楠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