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首页 > 内地 > 正文

中美協議簽了啥?人民日報這篇文章說明白了(3)

时间:2020年01月16日 09:30  稿件来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在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機制中,中美雙方權利義務完全對等,它決不是美國監督中國的單邊機制

  協議按照對等原則,明確了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機制。對此,復旦大學網絡空間研究基地主任沈逸認為,這是全球化背景下貿易爭端解決機制的創新。

  這一機制是在WTO貿易爭端解決機制之外,為中美兩國解決貿易糾紛增加了一種新渠道。沈逸認為,“這一機制不是‘另起爐竈’,而是堅持了WTO貿易爭端解決機制的基本原則,雙方將保留各自在WTO項下的基本權利。在此基礎上,雙方能夠及時就重大貿易問題開展雙邊磋商,能夠有效避免貿易衝突升級,維護貿易關係穩定發展。”

  “在這個機制中,中美雙方權利義務完全對等,它決不是美國監督中國的單邊機制。不僅允許美方就擴大商品進出口發起磋商,中方同樣也可以就擴大進出口發起磋商。”沈逸說,如果中國願意進口美國某種商品,而事實上存在進口難度,即所謂“想買,買不到”,在這種情況下,就可以主動發起雙邊磋商,邀請美方到談判桌上談一談,這就為我進口美國限制性商品搭建了“梯子”。

  “比如,以前美方在一些高科技領域對我實行出口管制,連談判的可能都沒有。如今,有了這個磋商機制,我們就能夠就擴大美高科技產品進口發起磋商,這就為我進口相關高技術產品提供了可能。”沈逸說。

  中國國經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表示,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機制是經過中方艱苦談判取得的。這是一個比較平衡、比較公平的機制,體現了對等原則。這一機制與WTO貿易爭端解決機制不是取代關係,而是一種補充和創新,體現了與時俱進的制度創新。

  “現在全球化、信息化深入推進,經貿發展日新月異,多邊規則同樣需要與時俱進。在WTO加快改革的背景下,中美雙方通過協議明確了雙邊評估和爭端解決機制,為多邊機制改革進行了探索,對其他相關國家妥善解決貿易爭端也具有借鑒意義。”張燕生說。

  ◎關稅退坡符合第一階段談判預期,為下一步談判爭取了主動

  協議推動美方實現對華加征關稅由升到降的轉折,包括暫停原定去年12月15日要加征的關稅,並將去年9月1日生效的對華加征關稅稅率從15%降至7.5%。對此,沈逸認為,目前中美之間達成的是第一階段協議,關稅退坡也是階段性的,符合預期。值得註意的是,這是美方一些人近兩年頻頻舞動關稅大棒後,第一次對有關貿易相關方做出關稅退讓,充分證明中方談判取得了重大成果。

  沈逸認為,談判是一個相互博弈的過程,也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過程。目前,相當一部分商品在關稅退讓後,對大多數企業來說,是能夠對衝和消化的,也為下一步談判爭取了主動。

  “隨著中國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治理能力建設加快成熟和完善。經過經貿摩擦洗禮,中國企業將更加強大。”沈逸表示。

  張燕生認為,在目前階段,7.5%的關稅額度是一個可以接受的結果。“隨著下一階段中美經貿談判的深入推進,中方完全有信心、有辦法、有能力維護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推進中美經貿關係行穩致遠。”

  受訪專家普遍認為,經過近兩年的艱苦談判,中美雙方最終達成第一階段經貿協議,體現了合作共贏的原則,有利於中國,有利於美國,也有利於全世界,能夠有效穩定市場、穩定預期,符合各方利益,也符合中國全方位擴大開放的大格局。協議的達成,推動中美經貿關係重回正軌,為世界各國處理經貿摩擦提供了典範。

  中美建交以來,雙邊經貿關係不斷發展,貿易和投資等合作取得豐碩成果,實現了優勢互補、互利共贏。同時也應看到,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和貿易大國,中美兩國經濟發展階段、經濟制度不同,而且經貿交往規模龐大、內涵豐富、覆蓋面廣、涉及主體多元、利益深度交融,產生一些矛盾分歧在所難免,解決中美經貿問題具有長期性、復雜性、艱巨性。

  中國始終堅持,分歧和摩擦最終需要通過對話和磋商來解決。協議的簽署,意味著對話磋商取得了初步進展,但這也只是解決問題過程中的一部分。對此,我們需要保持平常心,繼續以理性和建設性的態度解決問題,堅持採取合作的方式推動達成互利雙贏的協議。當然,在朝著更好方向努力的同時,我國也具備強大的能力、做好了紮實的準備,足以應對各種挑戰與壓力。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下一步,中國將始終堅持改革開放的既定方向和節奏,堅持做好自己的事,努力實現中國經濟行穩致遠,創造世界經濟更加美好的明天。

【編輯:邱志彬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