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首页 > 内地 > 正文

中美協議簽了啥?人民日報這篇文章說明白了(2)

时间:2020年01月16日 09:30  稿件来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金融服務開放對雙方都是利好,相關承諾與近年來中國自主、有序推動的金融業開放是一致的

  根據協議,中美雙方將在銀行、證券、保險、電子支付等領域提供公平、有效、非歧視的市場準入待遇。對此,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貿易研究室主任東艷認為,金融業對外開放是中國長期以來的既定方針。近年來,中國自主推動了新一輪金融業開放,大幅放寬了外資在銀行、證券、保險等領域的市場準入。這些措施在很大程度上基本涵蓋了協議中關於金融服務的內容,並對所有國家的金融機構都一視同仁。

  “金融服務開放對雙方都是利好,協議中既有中方的承諾,也有美方的承諾,將有利於中國金融企業更好走出去,到美國開展業務。”東艷說。

  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擴大金融服務開放後,更多外資企業可能進入中國,是否會對金融安全產生不利影響?

  “擴大金融服務開放更多體現為商業領域合作,與資本賬戶等方面的開放是兩回事,不會對國家金融安全帶來不利影響。”東艷表示,從協議內容和近年來的金融開放實踐看,中國的金融業開放並非一放了之、放任自流,金融監管部門還將持續完善監管體系,使監管水平與開放程度相適應,進一步保證國家金融安全。

  東艷認為,我國已經成為銀行業總資產規模全球第一、保費收入全球第二的金融大國,中國金融企業完全有能力與國際金融巨頭同臺競技,並在妳追我趕中實現高質量發展。

  ◎雙方就匯率問題達成平等互利的共識,協議相關內容絕非《廣場協議》的翻版

  中美經貿摩擦中,匯率問題一度是爭議焦點之一。此次簽署的協議中,雙方就匯率問題達成平等互利的共識,並明確了匯率問題上兩國都要平等對待,權利和義務要平等,雙方都要尊重對方貨幣政策自主權等重要原則。

  東艷表示,中美作為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和SDR籃子貨幣國家,就匯率問題達成平等互利的共識,既有利於兩國增進互信、協商解決分歧,也有利於全球外匯市場的有序運行,為國際貨幣體係的穩定做出積極貢獻。

  歷史上,美國曾通過《廣場協議》迫使日元大幅升值,以此來削弱日本產品的出口競爭力。一些人擔心,協議相關內容是不是《廣場協議》的翻版?會不會對人民幣匯率穩定和出口產生負面影響?

  “協議相關內容絕非《廣場協議》的翻版。”東艷表示,此次協議中有關匯率的內容,體現出平等互利和尊重對方貨幣政策自主權的原則,包括不搞競爭性貶值、不將匯率用於競爭性目的,這從根本上保障了我國匯率政策自主權,不會帶來像《廣場協議》那樣的不利後果。

  此次協議中雙方均認可,匯率問題與匯率評估本質上是一個多邊問題,任何一方不能單獨做判斷。這將有助於妥善解決美方一些人亂貼“匯率操縱國”標簽等問題,減少中美在匯率問題上的爭議和分歧,保持外匯市場和金融市場的穩定運行。

  ◎擴大自美進口規模符合我國既定方針和現實所需,將由中國企業和消費者根據市場原則自願購買,政府不會為實現這一規模而採取行政指令、財政補貼等方式

  協議提出,中方將擴大自美農產品、能源產品、工業制成品、服務產品進口,未來兩年的進口規模,要在2017年基數上增加不少於2000億美元。對此,程大為認為,“中美雙邊貿易具有很強互補性。擴大進口有利於優化資源配置、調整產業結構、適應消費需求、促進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

  程大為表示,中方從不刻意追求貿易順差,始終追求自由貿易,堅持通過擴大進口實現外貿平衡發展。連續兩年舉辦進博會、大幅度降低部分進口商品關稅已經充分說明,擴大進口是中方的既定方針和一貫的工作方向。

  擴大進口符合經濟規律。與美國相比,中國在制造業、服務業、農業等領域尚有差距,擴大自美進口有利於更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提高國內企業創新能力和經營效率,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增加自美能源進口,將有助於我國實現能源進口多元化,保障能源供給安全。而且雙方將基於市場價格和商業考慮開展採購活動。

  擴大進口會不會衝擊中國產業?程大為認為,短期看,擴大進口可能會影響部分中國企業的市場空間,但看大局、看長遠,技術進口的溢出效應、先進管理理念和機制的引入以及外部壓力和良性競爭的倒逼都將有利於我國產業加快轉型升級。

  未來兩年自美進口增加不少於2000億美元能否實現?程大為認為,首先,我國擁有近14億人口的大市場和4億中等收入群體,中國經濟穩中向好、長期向好的基本趨勢沒有改變,對中國市場需求的穩定增長要有足夠信心。其次,不少於2000億美元的商品將由中國企業和消費者根據市場原則自願購買,“政府不會為實現這一規模而採取行政指令、財政補貼等方式。”此外,為實現這一規模,美方也要創造有利條件,應確保採取適當舉措以便有足夠的美國商品和服務供中國採購和進口。這還將推進美國將一些中國企業移出“實體清單”,“如果中國企業因為‘實體清單’限制而在經營上受到影響、採購能力打折,無法進口足夠的產品和服務,那麽責任就完全在美方。”程大為說。

  擴大自美進口,會不會影響其他貿易夥伴的利益?程大為認為,“中國市場空間巨大,也始終歡迎各國供應商平等競爭,只要各國的產品和服務足夠優質,就不愁在中國市場找不到空間。”

【編輯:邱志彬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