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鉤沈|明永樂朝為何出現空前活躍的對外交往局面?

时间:2019年12月23日 15:59  稿件来源:北京日報


資料圖。圖源:北京日報

  明洪武末年,只有周圍少數幾個國家來中國“朝貢”,這種冷落現象在建文時沒有什麽改變。在明朝永樂年間,由於明成祖放寬了海禁,亞非友好交往得到空前發展。

  受鄭和下西洋的推動,亞非國家來華使節往來不斷,其頻繁程度為中國數千年封建社會所僅見

  明永樂年間,最廣為人知的重大事件無疑是鄭和下西洋。受鄭和下西洋的推動,亞非國家來華使節往來不斷,其頻繁程度為中國數千年封建社會所僅見。

  鄭和第一次下西洋於永樂五年(1407)回國,“是年,琉球、中山、安南、暹羅、日本、別失八里、阿魯、撒馬爾罕、蘇門答刺、滿刺加、小葛蘭入貢。”其中,除少數幾個國家外,大都與鄭和出使有關。許多國家的使節就是搭乘鄭和的船只來中國的。

  例如,永樂十七年(1419)鄭和第五次下西洋回國時,就帶回了17個國家和地區的貢使。永樂二十年(1422)鄭和第六次下西洋回國,第二年來中國朝貢的共“十六國,遣使千二百人貢方物至京”。

  據統計,洪武年間自洪武二年(1369)二月開始有貢使來華,到朱元璋死的29年間,共有來華使節183次。在永樂年間,自永樂元年(1403)二月至明成祖死的21年間,共有來華使節318次。洪武時每年平均6次多一點,永樂年間則平均每年達15次之多。這種盛況在中外關系史上是空前的。

  實際上,除中外使節的頻繁往來以外,還有數位外國國王多次來訪。這是歷代封建王朝所不曾見過的。他們都受到明成祖的盛情款待,其中有三個國王死在了中國,葬在中國,留下了許多友誼的佳話。這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當時與亞非國家的友好交往已發展到多麽高的程度。

  永樂年間,滿刺加祖孫三代國王親自來中國朝貢

  滿刺加即馬六甲,今屬馬來西亞,洪武和建文時一直未通中國。永樂元年(1403),明成祖遣尹慶出使滿刺加,當時其地尚未稱國,也沒有國王,隸屬於暹羅。尹慶賜其酋長拜里迷蘇刺織金文綺等,宣示明成祖威德和招徠之意。

  拜里迷蘇刺大喜,遂於永樂三年(1405)遣使來中國,貢方物。明成祖很高興,遂封拜里迷蘇刺為滿刺加國王,並賜予誥印、彩幣、襲衣等物。其使者表示,其王願每年來貢,請求明成祖“封其山為一國之鎮”。明成祖答應了他的請求,並親制碑文勒於山上。從此以後,兩國關系甚是密切。

  永樂七年(1409),鄭和還在滿刺加建了一個像小城一樣的官倉,一應錢糧都儲存在這里,各分支船隊都在這里取齊,等風順時一起回國。

  滿刺加王對明成祖十分感激,便決定親自率領一個龐大的使團來中國朝貢。史載:永樂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滿刺加國王拜里迷蘇刺率其妻子及陪臣五百四十余人入朝。初,上(明成祖)聞知,念其輕去鄉土,跋涉海道以來,即遣官往勞,復命有司供張會同館。是日,奉表入見,並獻方物。上禦奉天門宴勞之,別宴王妃及陪臣等。仍命光祿寺日給牲宰上尊,命禮部賜王金繡龍衣二襲,麒麟衣一襲,及金銀器皿、帷幔裀褥。賜王妃及其子侄、陪臣、傔從文綺、紗羅、襲衣有差。”滿刺加是個小國,其使團竟有540余人,這是很少見的。由此足可看出滿刺加王對這次出使的重視。

  明成祖給他的禮遇也很高,沒到京以前就“遣官往勞”,來京朝見的當天就親自設宴款待,而且賞賜極豐。三天後,明成祖又在會同館設宴款待滿刺加王及王妃。九月一日,明成祖又於午門設宴,款待滿刺加王及各國使臣。十五日,拜里迷蘇刺辭歸,明成祖又於奉天門設宴餞行。

  第二年,拜里迷蘇刺派他的侄子來中國,向明成祖致謝。從此以後貢使往來不斷。

  永樂十二年(1414),拜里迷蘇刺死,其子名叫母幹撒於的兒沙,親自來向明成祖告訃。明成祖遂命他承襲滿刺加王,並賜予金幣。永樂十七年(1419),新王率妻子、陪臣等人親自來中國謝恩。永樂二十二年(1424),新王又死去,其子西里麻哈刺嗣位,又一次率妻子、陪臣來中國謝恩。

  自明成祖封滿刺加王以後,滿刺加王不時親自來中國。至於一般的貢使,或一年一次,或隔年一次,一直不斷。直到明中期葡萄牙人占領滿刺加以後,這種朝貢活動才停止。僅在永樂年間,祖孫三代國王都親自來中國朝貢,使雙方的經濟文化交流發展到很高的程度。這不能不說是中外關系史上的一件盛事。

  明成祖冊封蘇祿東王、西王和峒王同為蘇祿國王

  蘇祿,指今菲律賓的蘇祿群島。在隨鄭和出使的人員留下的三本書中,只有《星差勝覽》一書記有“蘇祿國”。我們不能肯定鄭和是否親自去過蘇祿,但至少他的分支船隊到過此地。蘇祿王的來訪當與鄭和的出使有關。當時蘇祿有三個王——東王、西王和峒王。

  永樂十五年(1417)八月,三人一起率領一個340余人的龐大使團來訪。這在《明實錄》上有明確記載:“權蘇祿東國巴都葛叭答刺、權蘇祿西國麻哈刺咤葛刺馬丁、故權蘇祿峒者之妻巴都葛叭刺蔔,各率其屬及隨從頭目,凡三百四十余人,奉金縷表來朝貢,且獻珍珠、寶石、玳瑁等物。賜予視滿刺加國王。”也就是說,對蘇祿三王的禮遇和賞賜與滿刺加王相同,即同樣優厚。

  八月八日,明成祖正式冊封三王同為蘇祿國王,並賜予誥命、印章、冠服等物,對隨同人員也都給予了不同的賞賜。

  八月二十七日,三王辭歸,明成祖又賜予金銀、玉帶、文綺、絹帛諸物甚豐。九月十三日,東王在回國途中於德州病死。明成祖聞訃後十分悲傷,馬上遣官往祭,命地方官為其營建墳墓,葬以王禮,賜謚號為“恭定”。明成祖命其長子回國襲封,留王妃及東王次子和十名隨從守墓,待三年喪滿後回國,並令德州地方官每人每月支給錢糧一石,布鈔若幹,另在德州找三戶回民供役使,全免其差役。

  明成祖還命為東王立碑勒銘,並親自撰寫了碑文。蘇祿東王墓和所立石碑至今尚存,地址在今德州市北門外,已被列為國家重點保護文物。王妃於永樂二十一年(1423)回國,共守墓6年。其次子和一些隨從則長期在中國住了下來,一直都享受很多優待。現在德州北門外的安、溫二姓都是其後裔。

  永樂十九年(1421),東王的叔叔來貢,獻給明成祖一顆大珍珠,重7兩多,得到明成祖的大量賞賜。永樂二十二年(1424)蘇祿又來貢一次,以後一直到明朝滅亡,就再也沒有看到蘇祿的貢使。這表明,只有在明成祖大力發展中外友好關系的時候,蘇祿才和中國有如此密切的交往。這種交往已成為中國和菲律賓友好關系史上的佳話。

  浡泥王和古麻刺朗王來訪並安葬在中國,其陵墓至今猶存,成為中外友好的歷史見證

  浡泥又寫作渤泥、佛泥、婆羅等,即今文萊,為加里曼丹島北端的古國。浡泥在北宋時即已通中國,洪武時曾遣使往諭,浡泥亦遣使來朝貢。明成祖即位後,雙方的關系更加密切。永樂五年(1407),鄭和第二次下西洋期間到了浡泥。第二年八月,浡泥王麻那惹加那親自來朝。他們一行先到了福建,地方官馬上報告了朝廷,明成祖遂派中官杜興前往迎接,並“宴勞之”。奉明成祖之命,凡浡泥王所經各地,地方官都要設宴款待。

  浡泥王到京後獻上方物,對明成祖說了一番頌揚的話:“陛下膺天寶命,統一華夷。臣國遠在海島,荷蒙大恩,錫以封爵。自是國中雨旸時順,歲屢豐稔,民無災厲;山川之間,珍寶畢露;草木鳥獸,悉皆蕃育;國之老長,鹹謂此陛下覆冒大恩所致。臣願睹天日之光,少輸微誠,故不憚險遠,恭率家屬國人詣闕朝謝。”明成祖十分高興,對浡泥王嘉勞再三,對王和王妃、隨從都給予豐厚的賞賜。當天,明成祖親自設宴於奉天門,款待浡泥國王,而王妃及隨從則另宴於舊三公府。

  永樂六年(1408)十月一日,浡泥國王因病死於會同館。明成祖很悲傷,為此“輟朝三日”,遣官致祭,賜以繒帛。太子和各親王也都遣人往祭。明成祖特命工部為浡泥王準備棺槨、明器,將浡泥王安葬於南京安德門外的石子崗,立碑勒銘,並於墓旁建祠,謚號“恭順”。浡泥王有一子,名字叫遐旺,剛4歲。明成祖命遐旺襲王爵,賜予冠服、玉帶等物,讓他的叔叔盡心輔佐。明成祖還命地方官找了三戶人家充當墳戶,專事守墓,免除其徭役。

  古麻刺朗亦稱作麻刺,位於今菲律賓的棉蘭老島。永樂年間,古麻刺朗國王也曾來中國訪問。永樂十五年(1417),明成祖曾遣太監張謙出使該國,並贈送給國王幹刺義亦敦奔絨錦、纻絲、紗羅諸物。永樂十八年(1420)十月,國王幹刺義亦敦奔率妻子、陪臣隨張謙來朝,貢方物。明成祖命禮部以禮遇滿加刺王的規格來接待。古麻刺王對明成祖說:“雖為國中所推,然未受朝命,幸賜之。”明成祖答應了他的請求,便仍用舊王號對他進行了冊封,並給予印誥、冠帶、金織襲衣等,對王妃和陪臣都給予了豐厚的賞賜。

  永樂十九年(1421)正月間,古麻刺朗國王辭歸,明成祖又賜予金銀、銅錢、文綺、紗羅等物。他們一行四月間到達福建,國王幹刺義亦敦奔竟病死在當地。明成祖聞訃後很悲傷,遣禮部主事楊善前往諭祭,謚號“康靖”,名地方官治墳墓,以王禮安葬於福州。明成祖命其子繼承王位,率眾回國。

  如上所述,僅永樂一朝就有4個國家的國王先後7次來訪,並有3個國王死在中國,安葬在中國,其陵墓至今猶存,成為中外友好的歷史見證。這種情況是歷朝歷代都不曾見過的。

  這從一個側面表明,永樂年間的海外交往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這正如明代人嚴從簡在《殊域周咨錄》中所說:“當時之夷,歿葬於中國者,如浡泥、蘇祿、麻刺共三人焉。非我朝德威遠被,烏能使海外遐酋,傾心殞身如此哉!”這不僅與明王朝“德威遠被”有關,更是永樂年間積極推行睦鄰友好政策的結果。

  (作者為山東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博導:晁中辰 )

【編輯:马华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