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首页 > 内地 > 正文

實地採訪 揭穿海外反華人士編造新疆親友失蹤謠言

时间:2019年12月23日 15:49  稿件来源:環球網


資料圖:2018年12月初,新疆喀什深圳產業園新疆金富婕服裝有限公司服裝加工車間裏,員工正在趕制服裝訂單。中新社記者 劉新 攝

  在12月9日國務院新聞辦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紮克爾宣布,參加“三學一去”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學員已全部結業。然而,一些身處海外的人士近日卻在外國社交媒體上宣稱,自己在新疆的所謂“親人”“朋友”目前杳無音訊,失去蹤跡,借機汙蔑中國的治疆政策和新疆的教培工作。

  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梳理了境外各社交平台上幾十個賬號發布的所謂“尋人帖”,通過向新疆相關部門核實所謂“失聯”人員信息,並且赴新疆實地採訪多位被傳失蹤的當事人,發現很多所謂“失聯”人員都在自己的家鄉過著幸福、安定的生活。

  此外,記者還發現,此次所謂的“尋人帖”活動,實質上是由眾多境外“東突”分子發起,妄圖又一次汙蔑和攻擊治疆政策。“維吾爾運動”發起人茹仙·阿巴斯、阿爾斯蘭·依達耶提,“我也是維吾爾人”活動發起人哈力木提拉·維吾爾等,都是“東突”組織的成員。這些“東突”分子負責發帖,炮制各種所謂“失聯”人員信息和圖片來制造輿論,一些反華的非政府組織,如“人權觀察”,還有一些媒體以及學者在海外各社交平台上推波助瀾,炒作相關話題。

  結業學員已有幸福生活,質問哥哥為何說謊

  “基於新疆暴恐活動多發頻發的嚴峻形勢,我們依法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開展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雪克來提·紮克爾12月9日在北京表示,“目前,參加‘三學一去’的教培學員已全部結業,在政府幫助下實現了穩定就業,改善了生活質量,過上了幸福生活。”

  正如此前發生過的情況一樣,一些海外人士再次利用這則官方信息,在外國社交媒體上編造出不少“教培學員依舊失蹤、失聯”的故事,其中就包括23歲的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他在海外的哥哥麥提托合提·阿塔伍拉宣稱,曾在教培中心學習的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結業後一直沒有音訊。

  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現在的境況究竟如何?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18日在新疆和田縣的一家制鞋工廠見到他時,他正在縫紉機前工作,不時挑起的眉毛顯示出他的認真和專註。2017年,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因感染極端思想而前往教培中心學習,去年結業後來到這家工廠工作。

  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告訴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他的同學都結業了,並且都找到了工作,他在教培中心學習時的班長阿不來提也和他在同一家工廠工作。現在,每天工作8小時的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一個月能賺到2500元。“我還要再努力一些,如果我再多完成一些工作量,應該能拿到3000元。”

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與家人在一起

  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和他家人一起住在政府幫助修建的安居房中。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帶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參觀了他的家,80多平米的房子寬敞、整潔,後面還有羊圈、牛棚和幾畝地。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的三哥阿卜杜麥吉提·阿塔伍拉告訴記者,現在家裏有7畝地,種了西紅柿、白蘿卜、白菜和葡萄,2019年靠種地就賺了1.6萬元。

  就在記者來採訪的前一天,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剛剛和認識多年的女友領證結婚,籌備婚禮成為他這段時間最忙碌卻也最幸福的事情。從男朋友變為丈夫的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向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展示了結婚證和妻子的照片,“為了婚禮,我特意買了一套西服,還準備去拍一套好看的婚紗照。”提到新婚妻子,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顯得有些害羞,但臉上的笑容卻掩蓋不住發自內心的喜悅。

  對於這個生活美滿的家庭而言,大哥麥提托合提·阿塔伍拉卻是一個大家都不願提起的痛。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從有關部門了解到,麥提托合提·阿塔伍拉於2018年9月出境,在國外社交媒體上頻頻抹黑新疆,並疑似加入“東突”組織。近日,他又在外國社交媒體宣稱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失蹤”了。

  2個多月前,阿卜杜麥吉提·阿塔伍拉與麥提托合提·阿塔伍拉通過電話,這也是全家人最後一次與大哥聯系。阿卜杜麥吉提·阿塔伍拉說,“大哥當時就問過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的情況,我告訴他弟弟已經結業了,現在上班了,我不知道他現在為什麽要說假話”。

  事實上,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等學員在教培中心學習期間,也從未有過所謂“失聯”“失蹤”的情況,他們可以正常地回家、與家人聯系。國新辦今年8月16日發布的《新疆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工作》白皮書提到,學員在教培中心學習過程中的人身自由得到依法保障。教培中心實行寄宿制管理,學員可定期回家,有事請假,學員有通信自由。

  “哥哥,你說你是出國讀書的,但是你卻和國外的分裂勢力勾結在一起,攻擊我們國家的好政策,我不知道你為什麽要騙人”,如則麥麥提·阿塔伍拉在接受採訪時,抑制不住自己的悲傷,“現在我們的生活越來越好了,有了新房子,蓋起了羊圈,養了牛羊”。如則麥麥提硬咽著說,“我希望你不要和分裂勢力勾結在一起,爸爸年紀越來越大了,我們全家人都特別想你”。

  普通市民被“失聯”,怒斥“壞人”不要打擾幸福生活

  對於一些在海外與“三股勢力”相互勾結、不斷對新疆“潑臟水”的人而言,利用不知從何得到的照片和信息,炮制出自己所謂的“親人”和“朋友”被新疆“壓迫”“監禁”的故事,是一種慣用伎倆。

  47歲的阿不都克裏木·阿不都熱依原本在烏魯木齊過著平靜的生活,直到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告訴他,他才知道自己的照片和個人信息被人利用,當作了反華的政治工具。

阿不都克裏木·阿不都熱依在家中澆花

  環球時報-環球網來到阿不都克裏木·阿不都熱依家中時,他正在陽台擺弄自己養的花花草草,種花也是性格內向的他最大的愛好。阿不都克裏木·阿不都熱依的家是典型的維吾爾族風格裝修,墻上貼著精美的壁紙,地上鋪著花地毯。

  因為幾年前視力下降,阿不都克裏木·阿不都熱依選擇了從公交公司提前退休,現在他每個月能拿到2000多元退休工資,如今還在一家公司擔任保潔員,一個月也能拿到3800元。

  “社區的工作人員都很關心我,經常來家裏問問有什麽困難需要解決”,阿不都克裏木·阿不都熱依說,他19歲的大兒子很快就要拿到計算機專業的中專畢業證了。

  阿不都克裏木·阿不都熱依告訴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他在境外沒有親人和朋友,也不知道是誰造謠他“失蹤”了,“我要告訴在外面利用我們照片造謠的那些壞人,我們生活工作各方面都特別正常,過著幸福的生活,你們不要再打擾我們了。”

  “有人說我失蹤了,但我在這裏過得很好,這些都是破壞我們生活、汙蔑我們新疆的謠言。”同樣被利用個人信息造謠“失蹤”的塔伊爾·阿卜來提在接受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採訪時表達了他的憤怒。

塔伊爾·阿卜來提在他工作的餐廳

  今年26歲的塔伊爾·阿卜來提是喀什地區疏勒縣阿拉力鄉的一名普通村民,在鄉裏的一家餐廳打工。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前來採訪時,他正在為客人上菜。塔伊爾·阿卜來提領著記者參觀了這家名叫“亮星”的餐廳。這裏一樓供應傳統新疆美食,門口的架子上正烤著羊肉串。二樓則是餐廳老板在塔伊爾·阿卜來提的建議下開設的西餐區,這對當地村民而言是新鮮事物。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看到,二樓墻上貼著印有星空圖案的壁紙,桌子旁擺著紅色的沙發,櫃台上放著咖啡機。“我們這可以制作漢堡、披薩,年輕人和小孩子都可喜歡來了。”說起自己一手張羅的西餐區,塔伊爾·阿卜來提顯得格外興奮。

  對於現在的工作和每月3000多元的工資,塔伊爾·阿卜來提十分滿意,準備再攢一些錢,去內地開個屬於自己的餐廳。“我的弟弟在西安上大學,讀的是會計專業”,塔伊爾·阿卜來提說,如果有可能,最好是能夠把餐廳開在西安,可以一邊賺錢,一邊照顧弟弟。

  在得知自己的個人信息被人用來捏造謠言後,塔伊爾·阿卜來提顯得既驚訝又憤怒,“我在國外沒有親戚、朋友,我明明在家鄉過得很好,我不希望有人利用我的照片和名字來說新疆的壞話。”

  女兒造謠父母失蹤,家人盼其改邪歸正

  同樣在外國社交媒體上被“失蹤”的,還有家住阿克蘇地區庫車縣的一對老夫婦,63歲的艾則孜·尼牙孜和55歲的買熱葉木·尕依提。以前一直在庫車縣水利局庫車河水管所工作的艾則孜今年7月剛剛退休,現在和妻子住在大兒子玉蘇普的家中,幫著照顧小孫子,享受著天倫之樂。

  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來到艾則孜·尼牙孜家中時,他正在拿著玩具汽車陪孫子玩。“娃娃3歲多了,準備上幼兒園了,他現在能數到30了,還跟著爸爸學了幾個英語單詞”,提到自己的孫輩,艾則孜和所有老人一樣,笑得合不攏嘴。

艾則孜·尼牙孜與小孫子一起看電視

  艾則孜退休後的生活簡單而規律,每天早上7點多起床下樓晨練,然後回家接替要上班的兒子兒媳照看小孫子。除此之外,艾則孜喜歡看新聞類的節目。“咱們國家現在發展很快,我是農民出身,以前日子很困難,種地都靠牲畜,現在都機械化了”,艾則孜對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講起了如今的好日子,“我現在一個月退休金5300多元,國家對咱們新疆的各類惠民政策涉及生活方方面面,醫療、養老、道路交通,娃娃從出生開始15年義務教育,我們都不用操心了。”艾則孜·尼牙孜夫婦有三個孩子,都是學醫的。大兒子玉蘇普·艾則孜從新疆醫科大學碩士畢業後,從2015年開始一直在庫車縣人民醫院工作。艾則孜·尼牙孜告訴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大女兒馬依熱木去了加拿大留學,小女兒布阿介爾在法國上學,都已經2年沒有聯系了,“很想念他們,不知道她們現在過得怎麽樣,希望她們能早點回來團聚”。玉蘇普對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說,父母親經常會想起兩個妹妹,尤其是母親,一提起她們就會流淚。

  但艾則孜夫婦不知道的是,2017年4月出國的小女兒布阿介爾並沒有按照他們的囑托好好讀書,反而受到分裂勢力影響,屢次在海外公開汙蔑中國的治疆政策,並且將父母的照片發到社交媒體上,編造這對老夫婦“失蹤”的謊言。

  “妹妹,爸爸媽媽一直和我在一起,我不知道你為什麽要編造謠言”,已經知道布阿介爾在海外與分裂勢力勾結的玉蘇普·艾則孜顯得十分心痛,但仍希望妹妹可以改邪歸正,他對著鏡頭說道,“希望你不要編造這些謠言,在外面好好地學習,好好地回來。”

【編輯:邱志彬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