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首页 > 国际 > 正文

2019年 這些面孔上過世界熱搜

时间:2019年12月19日 11:09  稿件来源:新華國際頭條


資料圖:俄羅斯總統普京。圖源:中新社

  2019年即將過去。

  這一年,世界風雲變幻,焦點人物叠出。

  這一年,有人登頂“權力人物榜”,有人從喜劇演員“轉型”為一國元首,有人在國際舞台上“硬核”打拼,有人打出一把地緣政治“同花順”,還有人在一波三折的“反轉劇”中刷足存在感……

  他們的面孔與熱點事件一道,給這一年留下獨有的記憶——

  普京

  地緣博弈牌局“老手”

  2019年10月22日,俄羅斯索契。俄羅斯總統普京會晤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就敘利亞局勢達成諒解備忘錄,次日主持召開首屆俄羅斯與非洲國家峰會,為俄非發展合作規劃目標。兩大外交行動,完成對中東、非洲兩大地緣政治版塊布局,續寫俄外交成果。

10月22日,在俄羅斯索契,俄羅斯總統普京(右)聆聽到訪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講話。新華社/衛星社
10月22日,在俄羅斯索契,俄羅斯總統普京(右)聆聽到訪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講話。新華社/衛星社

  在中東,趁美國部分撤軍之際,加大與敘利亞、土耳其等方面溝通,斡旋敘利亞局勢,在俄美博弈中持續發力;深化與沙特合作,聯手歐佩克共同減產,與主張低油價的美國政府唱對台戲,提升能源話語權。

  在非洲,瞄準地緣政治新熱點,密切與非洲大陸國家的政治、經濟往來。

10月23日,在俄羅斯索契,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俄非峰會框架內的論壇上講話。新華社/衛星社
10月23日,在俄羅斯索契,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俄非峰會框架內的論壇上講話。新華社/衛星社

  在亞洲,繼續深化對華關系;4月會晤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加強俄羅斯在半島問題中作用;堅持南千島群島(日本稱“北方四島”)主權的同時,推進與日本經貿合作。

  在歐洲,俄出口土耳其S-400防空導彈系統引發北約內部分歧;歐洲認為俄在中東、非洲、亞洲影響不降反升,無法孤立,轉為期盼烏克蘭盡快了結與俄羅斯的爭端。

8月5日,在俄羅斯莫斯科,俄羅斯總統普京與俄聯邦安全會議多位常務委員(未在畫面中)開會。新華社/衛星社
8月5日,在俄羅斯莫斯科,俄羅斯總統普京與俄聯邦安全會議多位常務委員(未在畫面中)開會。新華社/衛星社

  《經濟學人》描述,經濟長期不振、西方多年圍堵之際,普京卻在一年中打出一把地緣政治“同花順”。他“牌路”清晰,值得西方學習。

  一是眼光敏銳,善於抓住全球地緣政治格局的薄弱環節和西方內部分歧;

  二是決策果斷,需要展示實力時不猶豫,強化與他國關系時務實穩健,毫不諱言軍事外交行動服務於國家利益;

  三是講究策略,與西方博弈中強處示強,盡可能擴大影響,弱處周旋,避免給對手可乘之機。

  埃爾多安

  目標“大國俱樂部”

  2019年11月10日,土耳其紀念國父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圖爾克逝世81周年。總統埃爾多安發表講話,稱將致力於在2023年前讓土耳其晉級全球“大國俱樂部”。

  過去一年來,埃爾多安在國際舞台“硬核”打拼,引人矚目。

2月14日,在俄羅斯索契,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出席新聞發布會。新華社/衛星社
2月14日,在俄羅斯索契,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出席新聞發布會。新華社/衛星社

  10月訪問俄羅斯索契,與俄總統普京就敘利亞問題達成共識,謀求土耳其在敘利亞乃至中東地區的地緣利益最大化。

  11月訪問白宮,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磋商敘利亞衝突,頂住美方制裁壓力,堅持推進部署俄制S-400防空導彈系統。

  12月訪問英國倫敦,不惜以阻撓北約軍事防禦計劃施壓西方,要求其認定敘利亞庫爾德武裝為恐怖組織。

8月30日,在土耳其安卡拉,土總統埃爾多安(前左)出席紀念活動。新華社發(穆斯塔法·卡亞攝)
8月30日,在土耳其安卡拉,土總統埃爾多安(前左)出席紀念活動。新華社發(穆斯塔法·卡亞攝)

  西方媒體眼中,埃爾多安個性鮮明,常有驚人之舉,全球活躍度高。

  針鋒相對。美方就購買俄S-400系統威脅對土耳其實施制裁後,埃爾多安警告可能以關閉土境內美軍基地作為報復;美國國會通過認定亞美尼亞人在土耳其奧斯曼帝國時期遭“屠殺”的議案後,埃爾多安暗示土耳其議會可能把印第安人在北美殖民地時期遇害認定為“屠殺”。

  鐵腕施政。土耳其3月地方選舉中,執政黨失去最大城市伊斯坦布爾,經濟牌被指失效。面對匯率暴跌、投資消費放緩等經濟挑戰,埃爾多安堅決撤換因實行獨立貨幣政策而受到西方媒體吹捧的央行行長。

1月8日,在土耳其安卡拉,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議會發表演講。 新華社發(穆斯塔法·卡亞攝)
1月8日,在土耳其安卡拉,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議會發表演講。 新華社發(穆斯塔法·卡亞攝)

  挑戰面前,土耳其如何在大國博弈中周旋、能否實現地緣政治目標、擴大全球影響,將繼續考驗埃爾多安執政力。

  澤連斯基

  卷入美總統彈劾調查漩渦

  人生如戲,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從曾經的喜劇演員成功轉型為一國元首,或許能體會人生舞台的變幻。

  戲如人生,從矢誌開辟外交新局面,到陷入大國博弈夾縫,最終被動成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彈劾事件中的重要角色,澤連斯基不得不面對現實的無奈。

5月20日,在位於烏克蘭首都基輔市的議會大廈前,民眾在觀看澤連斯基就職的實況轉播。新華社發(謝爾蓋攝)
5月20日,在位於烏克蘭首都基輔市的議會大廈前,民眾在觀看澤連斯基就職的實況轉播。新華社發(謝爾蓋攝)

  美國《大西洋》月刊評述,澤連斯基的這一年,堪稱現實與戲劇無縫切換的經典後現代小說。

  2018年年底,因飾演總統而名聲大噪的澤連斯基宣布參選總統,並在不到4個月後勝選。澤連斯基喊出“反腐”“變化”口號,力壓一眾老牌政客,輕松當選;其領導的人民公仆黨在7月議會選舉中以43%得票率成為第一大黨。

  權力更叠後,澤連斯基的政治考驗接踵而至。兩大競選承諾中,反腐敗推進困難重重,寡頭精英與眾多政客相互依附,形成巨大阻力;解決烏克蘭東部地位問題和處理對俄關系遭遇障礙,俄羅斯不願做出實質讓步,歐盟與美國也未給予烏方更大支持。

7月8日,在烏克蘭首都基輔,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出席聯合記者會。新華社發(謝爾蓋攝)
7月8日,在烏克蘭首都基輔,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出席聯合記者會。新華社發(謝爾蓋攝)

  特朗普7月與澤連斯基的通話遭美國情報官員檢舉,由此引發彈劾調查。澤連斯基被卷入這一事件,成為西方媒體聚光燈下的熱門面孔。

  澤連斯基最近對美國《時代》周刊吐露心聲,稱烏克蘭“不信任任何人”,“不希望成為大國玩家棋盤上的一塊拼圖,任它們撕扯、用作擋箭牌或者某種籌碼”。

  約翰遜

  “脫歐”博弈贏家

  “我們將在(明年)1月31日脫離歐盟。沒有如果!沒有但是!”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帶領保守黨拿下議會下院絕對多數席位後重申“脫歐”決心。

7月24日,在英國倫敦,新就任的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在唐寧街10號首相府門前發表講話。新華社記者 韓巖 攝
7月24日,在英國倫敦,新就任的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在唐寧街10號首相府門前發表講話。新華社記者 韓巖 攝

  面對勝利,約翰遜難掩欣喜:繼續手握首相權柄,“搞定脫歐”近在咫尺。

  面對結果,選民憂慮難消:選舉暫時消除政局短期不確定性,卻難見“脫歐”後英國前景“定心丸”。

3月12日,在英國倫敦議會大廈外,反對“脫歐”示威者的身影映在水中(圖片經180度旋轉)。英國議會下院當日投票再次否決了英國政府與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新華社記者 韓巖 攝
3月12日,在英國倫敦議會大廈外,反對“脫歐”示威者的身影映在水中(圖片經180度旋轉)。英國議會下院當日投票再次否決了英國政府與歐盟達成的“脫歐”協議。新華社記者 韓巖 攝

  回望英國“脫歐”路,劇情一波三折。前首相特雷莎·梅因“脫歐”協議遭議會否決黯然下台。約翰遜強勢上位後,為“脫歐”不惜“豪賭”。從請求女王伊麗莎白二世批準議會休會震驚英倫三島,到面對議會通過阻止無協議“脫歐”法案時“寧死陰溝,不延脫歐”的強硬表態,再到一次次發起提前選舉動議遭否決後的卷土重來……他上台後多次引發“府院交鋒”,圍繞“脫歐”展開的政治博弈令人印象深刻。

  為選舉,約翰遜刷足“存在感”。他成為視頻博客“新晉達人”,不僅大秀泡茶技能,更借鑒電影橋段,出現在選民家門口拉票。

12月12日,在英國倫敦,英國首相、保守黨領袖鮑里斯·約翰遜在一個投票站投票後牽著他的小狗離開。英國議會下院選舉於當天上午7時開始投票。新華社記者 韓巖 攝
12月12日,在英國倫敦,英國首相、保守黨領袖鮑里斯·約翰遜在一個投票站投票後牽著他的小狗離開。英國議會下院選舉於當天上午7時開始投票。新華社記者 韓巖 攝

  經歷3年政治混亂期,人心思定成為主流。約翰遜曾被視為英國政治另類,如今民眾推舉他當政壇主導角色;約翰遜曾被視為歐洲“攪局者”,如今歐盟接受他作為“有序脫歐”最佳人選。

  “脫歐”後的英國可能付出失去自由進入歐盟市場的沈重代價,面對“後脫歐”時代不確定的經濟前景與民生困惑。保守黨籍前首相約翰·梅傑哀嘆,“脫歐”是糟糕的外交政策,只會讓英國“更弱更窮”。

  馬克龍

  “歐洲自主”進行時

  《歐洲政治周報》12月評出最新歐洲權力人物榜,法國總統馬克龍列首位。英國“脫歐”難以逆轉,德國經濟低迷超預期,歐洲政治、經濟權力平衡格局就此打破,為馬克龍攀登權力高峰提供契機。

  過去一年,馬克龍外交政策明顯呈現硬朗作風,毫不避諱施展影響力,努力將法國展示為歐洲捍衛多邊主義的旗手。

12月13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歐盟冬季峰會結束後出席新聞發布會。新華社記者 張鋮 攝
12月13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歐盟冬季峰會結束後出席新聞發布會。新華社記者 張鋮 攝

  一方面,努力擺脫“美國優先”陰影。馬克龍在多個重要國際場合展示法國乃至歐洲影響力,維護多邊主義立場,不惜公開“叫板”美國總統特朗普:堅持對美國企業為主的全球科技巨頭征收數字稅,遭遇美方貿易反制也堅決不退縮;8月主辦七國集團峰會期間邀請伊朗外長會面,努力為挽救伊劾問題全面協議創造條件;11月主辦第二屆巴黎和平論壇,警告國際體系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12月促成“諾曼底模式”四國峰會重啟,尋求化解烏克蘭危機。

  另一方面,努力重塑歐洲秩序。各成員國協商新任歐盟委員會主席人選時,馬克龍沒有遵循“領銜候選人制”慣例,最先支持處於備選名單上的馮德萊恩,同時推動中意人選出任歐洲理事會主席及歐洲央行行長,雖得罪歐洲議會,卻成為新一屆歐盟權力機構“造王者”。11月,法國不顧歐盟多數國家意見,反對啟動阿爾巴尼亞、北馬其頓的入盟談判,主張提高歐盟擴大“門檻”。

5月28日,法國總統馬克龍抵達位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新華社記者 張鋮 攝
5月28日,法國總統馬克龍抵達位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盟總部。新華社記者 張鋮 攝

  《紐約時報》評價,馬克龍的表現凸顯其對歐洲“去美國化”、重拾自主權的未來願景,也不免帶來法美元首“兄弟情”不再、法國成為美方打壓歐洲頭號目標的局面。

  只是,重現歐洲輝煌的夢想正遭遇西方影響力衰落的現實。從8月G7峰會後警告西方霸權正在終結,到12月北約峰會前拋出“腦死亡”論,馬克龍難掩對“歐洲自主”的焦慮情緒。

【編輯:李雪萍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