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首页 > 视频 > 正文

居港外籍人安德龍:不怕撐警被打 怕該說話的時候沒說

时间:2019年12月17日 09:50  稿件来源:中國新聞網

  

  【解說】香港修例風波持續超過六個月,在暴力示威的同時,許多香港市民自發舉行了多場反暴力撐警察集會,其中一個西方面孔經常在現場出現,他手持“愛香港護和平”標語,備受市民關注。他就是出生於意大利、成長於瑞士的居港瑞士人安德龍。

  【解說】能說一口流利普通話的安德龍,在香港從事商業貿易工作達20多年。近幾個月的暴力衝突影響到了他的生活和工作。當看到有內地記者在香港機場被暴徒毆打,市民晚上出門擔心會遇到暴力,朋友間的關係因為不同觀點受影響的情況,安德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開始在網上參加愛國愛港論壇,加入到反暴力集會中。他希望他的發聲能起到“催化劑”的作用,促使那些在香港“政治冷感”的外國人也逐漸參與到反對暴力、支持警察的活動中來。他認為這不只是政治問題,更是關係到人性,如果有人無端被打,無論怎樣都要施以援手。

  【同期】居港外籍人士 安德龍

  我們就開始(發起)一些(愛國愛港)論壇,我們(撐警人士)是一起出去談,我覺得我們以後會有很多活動。我第一次參加只有我,第二次有三個(外國)人,但是以後會有十個、一百個、幾百個(參加),有這個希望。我估計後面有可能會有個新的趨勢,外國人會越來越多開始說話,因為我們是在香港親自看,他們不是示威者,他們是暴徒、是恐怖分子,用暴力追求民主是不對的。

  【解說】安德龍現在每天出門,只要看到警察,都會說聲“謝謝警察”。他願意從自己做起,樹立榜樣。香港警察看到一個外國人給他們竪大拇指,受到很大鼓舞。

  【解說】多次參與撐警活動後,在場“格外顯眼”的安德龍遭受到示威者的攻擊與人肉“起底”,有人給他發過恐嚇郵件,罵他是納粹。他對此“哭笑不得”。他深刻地了解,法西斯是不同意別人的看法就施以暴力,那些在街上襲擊市民的暴徒才是法西斯。

  安德龍坦言,現在外國人在香港支持警察是很不容易的,他不怕被打,要給孩子作出表率,挺身而出支持正確的事情;他最怕的是應該說話的時候沒有說話,怕後悔自己沒有開口。

  【同期】居港外籍人士 安德龍

  現在一個外國人在香港支持中國很不容易,一個是有他們的外國朋友給他們壓力,要付出一些代價,我會失去一些朋友。一個是經濟方面,這個說不定會影響我的生意,或是我的工作。我在(香港)25年了,這個我敢自己在鏡子裡看,如果我現在沒有開口,我怎麼看自己啊?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和我的孩子說,我那個時候我開口了。

  【解說】人生經歷豐富的安德龍曾擔任過瑞士某城市議員,對政治界頗有了解。他游歷全球,曾赴台灣、上海求學深造。他深感中國安定的環境得來不易,社會環境和諧,民眾享有人權和自由。他也親身經歷幾年前由美國在背後策動的委內瑞拉反政府示威。他認為,香港現在被美國用作牽制中國的一顆棋子。

  【同期】居港外籍人士 安德龍

  我在委內瑞拉生活過的,我在委內瑞拉是親自體驗了美國的干涉,我體驗了社會特別亂的。也是一樣的,委內瑞拉的媒體是被西方支持、被美國控制的,所以我是親自體驗了。(香港)這次是特別明顯是一次“顔色革命”,因為我看到了叙利亞他們是怎麼做、烏克蘭是怎麼做的。

  【解說】安德龍覺得香港長期發展還是樂觀的,相信特區政府可以止暴制亂。他表示,香港發展過程中不可能不經歷挫折,經歷過風雨才能成長。他指出,也許要付出代價,香港社會才能意識到問題。

  【同期】居港外籍人士 安德龍

  (香港)要付出一個代價,經濟衰退了兩三年,(示威者)他們會覺得他們會發現一個是被利用的,然後得不償失。然後他們會發現是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他們不知道香港這個社會已經特別特別好了,有多少自由,你知道香港的自由在世界有時候是排名第一、第二、第三。

  記者 鄭興 香港報道

【編輯:刘惠琼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