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弟子請教孔子如何當官?孔子這樣說

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5:47  稿件来源:北京日報


資料圖:孔子雕像。圖源:北京日報

  子張學幹祿。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余,則寡尤;多見闋殆,慎行其余,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

  孔子的陳國學生子張請教怎麽能當官。孔子說:“多聽聽別人怎麽說,把有疑問的地方放在一邊,謹慎地談論其他更多的東西,這樣就能減少過失;多看看別人怎麽做,把沒見識的事情先放在一邊,謹慎地去做除此之外的事情,這樣就能減少懊悔。基本不說錯話、不做錯事,就能去當官了。”

  我們經常聽到一個詞——“政治把握能力”,感覺這是一個高深莫測的詞,不是一般人能夠具備的。其實,孔子這里對子張要去做官的教導就是政治把握能力的一些要求。

  孔子總是教育學生和官員,公眾人物的言行要考慮社會影響,要更多地從社會效果上來調整自己的行為

  要具備“政治把握能力”首先要具備“政治敏銳性”,而要具備政治敏銳性首先要有政治鑒別力,能夠見微知著,從小事情中感受民風民情。一個公眾人物的言行要考慮社會影響,力求自己的言行給整個社會帶來正能量、好風氣,而不是負能量、壞風氣。孔子告訴學生,當官一定要把問題弄清楚、學習到位,不弄清楚、不學習到位,事情把握不好,就不要隨便發表意見、不要隨便下令去做,不要亂表態、瞎指揮,否則就是一個不合格的差領導。

  孔老師總是教育學生和官員更多地從社會效果上來調整自己的行為。《呂氏春秋·察微》里記載了這樣一個孔門故事——魯國有一道律法:凡是見到魯國人在他國淪為奴隸的人,自己墊錢把奴隸買回來,可從魯國領取一定份額的錢作為獎賞。很多被人當做牛馬使喚的魯國人奴隸因此而獲救。

  子貢也贖回了一個魯國人,卻不去接受賞金,魯國上下聽說這件事後紛紛稱贊他重義輕財。子貢也覺得做了善事而不求財物回報是更高的善舉,因此十分得意。

  孔子聽說了這個消息,卻很不高興,對子貢說:“子貢啊,妳做錯了!如果妳也領了賞錢,妳的品性名聲並沒有受到什麽損害;但妳不領賞錢卻會導致其他人不再去贖人。”

  又有一次,子路救了一個溺水的人,被救的人很感激,要送一頭牛給他,子路收下了。孔子聽說之後,非常高興,說道:“從此之後,再見到溺水的人,必定人人奮力相救。”

  這個故事的結尾針對孔子對子貢、子路做好人好事的不同態度給出了評價:孔子見之以細,觀化遠也。其實,子貢救人不領賞錢的確是高尚行為,一般人做不到;子路收了別人的回贈,一般人做得到。

  從一般的道德評價來講,子貢的行為比子路高尚。但子貢、子路都是魯國名人,子貢的行為可能會導致人們贖回了奴隸而不好意思去領錢,就不去贖買奴隸了,要知道不是人人都如同子貢那般有錢、有品德;子路的行為雖然沒有子貢的行為高尚,但可以帶動更多的人去行善。所以,孔子批評了子貢而表揚了子路。

  在孔子看來,在復雜的政治環境中君子當然也需要自保之道,但更重要的是正直行事

  政治敏銳性要求從政者能夠見微知著,能夠預判一件事的社會影響。有人把政治敏銳性理解為靈敏的政治嗅覺,及時了解上級動向,學會明哲保身。

  在孔子看來,在復雜的政治環境中君子當然也需要自保之道,但更重要的是正直行事。這里,我們來看看孔子對於幾個處在復雜政治環境中政治人物的態度。

  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邦無道,危行言孫。”

  孔子說:“國家政治清明,要言行正直;國家政治昏暗,行為要正直,但言語要謙虛謹慎。”而且孔子認為,一個人在國家政治黑暗時做大官,發國難財是一種恥辱。子曰:“邦有道,谷;邦無道,谷,恥也。”孔子更提倡在國家政治黑暗時要麽正直行事,促使政治局面向好的方向發展;要麽就不做官,以免成為黑暗政治的幫兇,也毀了自己。

  子曰:“直哉史魚!邦有道,如矢;邦無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則仕;邦無道,則可卷而懷之。”

  孔子在官員對待官位和國家關系上,非常贊賞衛國大夫史魚。他說:“史魚真是正直啊!國家政治清明時,他的言行像箭一樣直;國家政治黑暗時,他的言行還是像箭一樣直。蘧伯玉真是一個君子啊!國家政治清明時,他就出來做官;國家政治黑暗時,他就隱退起來。”

  史魚和蘧伯玉這兩個人是有故事的,在這個故事中,史魚的正直超乎我們的想象。《孔子家語·困誓》中記載了“史魚屍諫”的故事:衛國的蘧伯玉德才兼備,但衛靈公卻不重用他;而一個叫彌子瑕的家夥作風不正派,反而得到衛靈公的重用。史魚是衛國一位大臣,看到這種情況多次進諫,衛靈公就是不聽。

  後來,史魚得了重病,在要去世前把兒子叫過來囑咐他說:“我在做官,卻不能夠進薦賢德的蘧伯玉而勸退彌子瑕,是我身為臣子卻沒能防止國君犯下過失啊!生前無法正君,死了也沒臉舉辦喪禮。我死後,妳將我的屍體放在窗子下,這樣就行了。”

  衛靈公前來吊喪時,見到大臣史魚的屍體竟然被放置在窗下,就去責問史魚的兒子。於是,史魚的兒子就將史魚死前的交代原原本本地告訴了衛靈公。衛靈公聽後很受震撼,說:“這是我的過失啊!”然後讓史魚的兒子好好安葬史魚。衛靈公回去後便重用了蘧伯玉,接著又辭退了彌子瑕並疏遠了他。

  孔子聽說這件事後贊嘆道:“自古以來有許多敢於直言相諫的人,但到死了便也結束了。還沒有像史魚這樣的,死了還用自己的屍體來勸諫君王,用自己的赤膽忠心感化了君王,難道還稱不上是正直的人嗎?”

  在政治敏銳性上,孔子還強調一個人對自我要有正確認識,知道自己的斤兩

  在政治敏銳性上,還要強調一個人對自我的正確認識,知道自己的斤兩。當官不是當得越大越好,要是自己的德行、見識和能力達不到就身居高位,要麽害了自己,要麽害了別人、害了社會。

  每一個想當官的人都要對自己有一個清晰的認識,然後再去決定是否去當官,適合當哪個層次和哪個崗位的官。

  子曰:“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鮮不及矣!”德行不夠而官位很高,智慧不足而謀劃很大,能力有限卻擔負重任,這樣的人遲早要遭遇災禍的。

  孔子這段話對那些一心往上爬的人是個提醒。德行不夠、見識有限、能力低下,卻野心勃勃,不擇手段,雖然可能爬了上去,撈到了好處,結果出了問題,等待他們的卻是黨紀國法的懲罰,以及人們的唾棄。這樣的人還少嗎?

【編輯:马华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