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曾國藩、曾國荃兄弟倆對金錢名利心態迥異卻相通,舉世少有

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5:37  稿件来源:北京日報


資料圖:曾國藩。圖源:北京日報

  有一個事實昭然若揭,那就是晚清時期湘軍將領幾乎個個肥得流油。王闿運在《湘軍志·籌餉篇》中揭秘:“軍興不乏財,而將士愈饒樂,爭求從軍。每破寇,所獲金幣、珍貨不可勝計。復蘇州時,主將所斥賣廢錫器至二十萬斤,他率以萬萬數。能戰之軍未有待餉者也。”

  曾國荃是湘軍虎將,為清王朝鎮壓太平天國,他是不折不扣的大功臣。我們細讀《曾國藩家書》,即可曉然,曾國藩原本打算奏請李鴻章到金陵會剿,因為淮軍的大炮火力更猛,士氣更旺,能夠協助湘軍轟塌堅固的城墻,但他擔心李鴻章氣焰太盛,言語態度會冒犯曾國荃,使九弟原本隱隱作痛的病肝“愈增肝氣”,他還顧慮淮軍“騷擾驕傲”,會欺侮湘軍,“克城時恐搶奪不堪”。

  有這兩方面的擔憂,曾國藩就不太情願讓李鴻章去金陵城頭“摘桃子”。總而言之,曾國藩的心情極其矛盾。所幸李鴻章顧大局識大體,他很清楚,倘若自己半途去金陵會剿,染指分羹,無論是分名還是分利,都不會受到歡迎,這種大忙可幫不得,這種好人可做不得。

  曾國荃也確實爭氣,硬是憑借其麾下的湘軍吉字營打贏了這場艱苦卓絕的攻堅戰,率領蠻子兄弟拿下了太平軍的老巢,奪得首功一件,不僅在金陵城里美滋滋、樂顛顛地撒了一次野,而且升官、晉爵、發財,三者齊備。

  曾國荃攻下金陵後,湘江中運送財物回鄉的船只絡繹不絕,前後斷斷續續達三個月之久,可見他們撈到的好處相當驚人。湘軍將領貪名盛傳之際,水師統領楊嶽斌為了撇清自己,於回鄉途中作口號二句:“借問歸來何所有?半帆明月半帆風。”兩位湘軍水師統領楊嶽斌和彭玉麟不貪財,倒是確鑿無疑的事實,但這種操守在湘軍將領中並非普遍存在。

  回到湘鄉,曾國荃購買良田萬頃,還建造了奢華壯麗的大夫第。其侄女曾紀芬在《自編年譜》中回憶道:“前有轅門,後仿公署之制,為門數重。鄉人頗有浮議。文正(曾國藩)聞而令毀之。”最末一句有點誇張,不過,鹹豐九年(1859),曾國藩在致諸弟的信中確實有這方面的指示:“我家若太修造壯麗,則元弟(曾國荃)必為眾人所指摘,且亂世而居華屋廣廈,尤非所宜。”

  由此可見,曾氏兄弟的性情並不相同,老大主張“謹慎”和“韜光養晦”,老九則主張“瀟灑”和“及時行樂”。曾國荃竭盡所能,撈足了金錢,然後揮金似土,曾國藩對此不以為然,外界也多有非議。

  曾紀芬在《自編年譜》中嘗試為其九叔做出辯解:“忠襄公(曾國荃)每克一名城,奏一凱歌,必請假還家一次,頗以求田問舍自晦。”所謂“自晦”就是向外界表明他毫無政治野心,以免慈喜太後猜忌。

  鹹豐九年秋,曾國藩在致曾國荃的家書中寫道:“聞林文忠(林則徐)三子分家,各得六千串。督撫二十年,真不可及。”我想,曾國荃讀完這封信,肯定噴茶一笑。林則徐當了多年高官,卻一直清廉自守。死後只留下這麽點遺產,寒冬臘月,害得三個兒子喝西北風,能說他盡到了做父親的責任?曾國藩肯向林則徐看齊,並非故意裝假,他既有思想上的衝動,又有行為上的表現。曾國荃奉行實用主義,只認準錢多好辦事,恐怕連思想上的瞬間衝動也沒有。

  曾國藩對幕僚趙烈文說過這樣一番話:“九弟手筆寬博,將我分內應做之事,一概做完,渠得貪名而我償素願,皆意想所不到。”曾國荃照顧整個家族,揮金似土,焉得不貪取錢財?為了讓大哥唱紅臉,以完人的形象取信於當世和後世,他不惜包攬貪名,歡唱白臉。如此兄弟,可謂舉世少有。

【編輯:马华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