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田飛龍:香港應以“去冷戰化”思維看待中美博弈

时间:2019年12月08日 21:19  稿件来源:香港中國通訊社

  香港中通社12月8日電 (記者 寧之羽)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田飛龍8日在香港出席“香港再出發”研討會時表示,香港應以“去冷戰化”思維看待中美博弈,只有完成這樣的精神調整與轉型,香港才有可能尋找到較為清晰的未來發展方向。

  田飛龍指出,香港的前途命運,無論身份認同、經濟社會轉型,還是香港在東西方之間樞紐平台的地位,都需要香港自身積極更新對國家以及國家與世界關係的認識,並且極力超越20世紀的冷戰世界觀,只有完成這樣的精神調整與轉型,香港才有可能尋找到較為清晰的未來發展方向。

  “當下香港也許有精神困頓,在中美博弈中不知何去何從,這有它歷史的依賴,有本土的種種原因,但是我覺得真實的命題實際上是去冷戰化,去殖民化是一個部分,但更重要的是去冷戰化,不要以20世紀落後的冷戰思維去看待中國在21世紀的發展。”田飛龍說。

  田飛龍談及對“一國兩制”的理解時指出,“一國兩制”中的“兩制”,一邊是社會主義,一邊是資本主義。儘管它處於一個中國的主權秩序之下,但是它並沒有消解兩制分別所根植的世界觀和一整套政治哲學。“一國兩制”實際上是作為主體的中央政府,盡量淡化兩制的意識形態和冷戰型的價值對立,用一國與世界的和平相處,以及一國之內對香港制度跟生活方式的高度尊重、高度自治的制度配置來尋求共同發展,是整個改革開放,中國融入世界,內地與香港共同建設現代化未來的一種善意釋放。“一國兩制”的繁榮穩定和長期發展,與中國崛起融入世界主流體系,與中美關係的結構性和解相關。沒有這樣的國內政治和國際政治前提條件,“一國兩制”很難成為制度現實。

  他續指,新中國成立後確立了現代化和國際化長遠戰略,毛澤東和鄧小平這兩代領導人都充分認識到中國的發展離不開與主流世界的互聯互通。所以1949年解放軍到深圳河北岸的時候,中央決定香港維持現狀,與英國政府達成了政治上的默契。這換來的是一個新生的新中國政權在外交和外貿的一個通道,也預示著中國儘管基於當時冷戰的嚴峻形勢,從國家大局出發倒向蘇聯陣營,但實際上對世界的理解是健全的,始終沒有放棄對資本主義世界中合理因素的接觸、學習和吸納。後來,中美、中日建交打開及鋪墊了中國未來改革開放的國內政治基礎和國際政治條件。所以,“一國兩制”始終是服從於1949年以來新中國長期的現代化和國際化戰略,國家與香港之間制度權力的配置跟政策關係的調整要服從於整體利益。今天的粵港澳大灣區以及“一帶一路”對香港的重新定位,同樣是服從於這樣的國家發展戰略。如果不能很好地理解這樣的戰略變遷,那麼香港的地位和發展都找不到正確方向。

  田飛龍表示,香港能夠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很大程度取決於中國通過“一國兩制”形成了與西方世界的大體和平發展關係,如果沒有中央政府這個政策的穩定保障,香港很可能被周邊其他平台快速超過。今天香港這個平台的維持,仍然依賴國家對“一國兩制”的堅持。

  他又表示,中國現在所代表的早已是一個超越冷戰的新的世界觀以及新的秩序哲學,人類命運共同體正是要探索一種超越資本主義、社會主義的21世紀人類和平發展整體框架,“一國兩制”有可能在中國主權秩序之下,達成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和平相處的一系列經驗,從而為整個世界跨越意識形態鴻溝,跨越20世紀冷戰陷阱提供經驗。

  “這恰恰是中國東方智慧、東方文化能夠為世界作出的貢獻,香港平台能夠進一步地為人類永久和平發展探索提供持續的支撐,它的意義早就超過了前店後廠式的經濟現代化。”他說。

  田飛龍認為,二戰後100年的秩序,其中一個最大的變量就是中國持續崛起,以及負責任、建設性地嵌入世界體系的中央。在此過程中,香港能夠如何為國家作出貢獻,需要香港人去思考。(完)

【編輯:香港新闻网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