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旺角被砸男子發聲:如果暴徒繼續破壞 香港難有未來

时间:2019年12月05日 10:11  稿件来源:香港文匯網


  12月1日凌晨,有黑衣人在旺角以雜物堵路,一名姓廖的男子在場清理路障期間被人以硬物擊頭,由救護車送院治理。廖先生目前頭上縫了10針,已經出院,首次站出來發聲。

  據央視報道,警方表示,凌晨1時許,一名53歲本地男子到彌敦道及旺角道交界清理路障,其間被一名身穿淺色短袖上衣、黑色長褲及戴黑色鴨舌帽的男子以硬物襲擊頭部,傷者其後發現手提電話被盜去。警方經初步調查,將案件列作傷人及盜竊,交由毒品調查科跟進,暫時未有人被捕。該名53歲男子頭部受傷,清醒送往廣華醫院治理。

  廖先生:在5個月之前,我覺得香港是非常自由的,你做什麼都行。但現在你走在大街上就會被打,你看那些暴徒,他看你不順眼就會打你,你說話,他聽得不順耳也打你,甚至你去清理雜物,也會被打。那其實,這種是不是真的自由呢?

  記者:當時想去移這個路障的時候,您是怎麼想的?為什麼要去挪這個路障呢?之前有70歲的老伯被砸死的案例,您不擔心危險嗎?

  廖先生:其實我也沒想到會有什麼危險的。因為我覺得我做這個是很正常的事情,我沒有做到錯事。做錯的是攻擊我的那些人,是這些堵路的暴徒。其實他們做這些已經妨礙了整個社會。如果我們一直不出聲,那他們會覺得做些事情是大家都支持的,他們會更加變本加厲繼續破壞社會,整個社會會更加沉淪,所以我覺得每個人看見都應該發聲。

  記者:看到這個視頻中,您突然被打後倒下了,好像幾秒鐘後您又醒來了一下。您當時有意識嗎?知道發生了什麼嗎?

  廖先生:其實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我那時也沒有意識,我記得的是我拿出手機,然後好像斷片一樣,當我恢復知覺之後,我看見一大群人圍着我在罵,其中有一個戴着黑色口罩,還想拿着一把傘來襲擊我。

  記者:那後來到了醫院,醫生是怎麼說的?傷勢怎麼樣?現在還要做一些什麼樣的治療?

  廖先生:我去到醫院後,醫生幫我照了x光,他說頭蓋骨沒有裂。後來就幫我縫了10針,之後就要我留院觀察一晚,到第二天早上,看我並無大礙,就讓我出院了。

  記者:您對那些設置路障的人怎麼看?您有什麼想對他們說的?

  廖先生:如果你們現在繼續這樣下去,不停地破壞所有東西,那麼香港就是一個沒有法治的爛攤子。這是你們真正想要的、所訴求的嗎?

  記者:您怎麼看他們這些訴求?他們說是為了香港的未來,為了香港明天更好,您覺得呢?

  廖先生:他們經常在喊香港沒有民主,其實我想問香港在哪方面沒有民主呢?香港的民主自由程度在全世界來說排列第三。全部什麼都有自由,福利也好、全民也免費教育,這還有什麼不好呢?如果他們現在做的這些事情,在將來可以得到更好的民主或者自由的社會,其實我覺得是假的。因為你們已經破壞了現在,那哪裡來的將來呢?

  視頻鏈接:《旺角被砸男子發聲:如果暴徒繼續破壞 香港難有未來》

【編輯:邱志彬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