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暴徒曝內訌細節:慫恿打港警可得1萬 首領卻先逃跑

时间:2019年12月04日 09:48  稿件来源:海外網


暴徒占據香港理工大學期間,校園一度滿目瘡痍。(“香港警察”臉書截圖)

  理大暴亂事件雖結束,但暴徒仍繼續四處行“私刑”、堵路、扔汽油彈。一名曾參與中大暴亂、在理大當“哨兵”的暴徒日前接受港媒采訪時,親述沈淪暴亂半年,誤走違法歧途的心路歷程。

  種種黑暴惡行,令他開始反思,不能再以“和理非”自欺欺人了,現在早已“和勇不分”。他甚至忍不住坦言“我也覺得他們變質了”。

  據大公網報道,21歲的黑仔(化名)與“同黨”——18歲的光仔逃避過理大警方防線。二人逃離理大後,光仔因涉嫌其他暴亂罪落網上庭,日前黑仔戴黑色口罩、黑帽半遮掩樣貌到法庭旁聽。開庭前黑仔時不時用手機傳送訊息,向暴亂小隊成員“匯報”案件進展。

  “我和光仔屬於不同的小隊,是9.21元朗集會認識,之後中環堵路再次見面,大家都是‘和理非’,理念一樣,經常約飯,成為好朋友。”在職的黑仔說他的小隊成員都是年紀較大的在職人士,包括六十多歲的助暴“媽媽”,而仍在學的光仔則與幾名中學同學組成另一隊學生暴亂小隊。

  “他叫我們幫手出去打警察,我真是害怕”

  黑仔與光仔多次一起參與暴亂,暴徒占據理大一事,黑仔稱在理大時自告奮勇當“哨兵”,負責駐守理大一個“哨站”,觀察警方舉動,用無線對講機向“上頭”匯報。黑仔說不知“上頭”是誰,每人在理大都不知對方身份,他只是定時匯報警方防線的最新情況,對講機另一方會傳來“收到收到”。

  黑仔說,理大環境惡劣,滿地玻璃碎、食堂無人清洗食用過的碗具,廁所衛生更糟糕得嚇人。他在理大第三天就想逃走,但遇到年長暴徒阻撓。

  黑仔回憶道,他與幾名成員曾向駐防人員說已沒有裝備,要離開,但被一名年約30多歲的暴徒阻撓,“佢叫我的幫手出去打警察(他叫我們幫手出去打警察),我真是全心全意想走,我真是害怕,因為沒想過會被警察封鎖。”黑仔拒絕再衝,其後看準機會與其他成員逃離理大。

  黑仔說不關心政治,但因6月9日所謂的“百萬遊行”挑動了好奇心,6月12日首次參與暴亂,此後便成為暴亂常客,後來越陷越深。黑仔坦然受暴亂氛圍感染,不自覺越走越前,進而走上犯法之路。

  黑仔自稱有親戚是律師,經常提醒他扔汽油彈可判監禁十年(最高刑罰判處終身監禁),每次暴亂黑仔自知無法承受十年牢獄的風險,堅持只做“傘兵”。

  他說,曾多次被身邊暴徒遊說扔汽油彈,他都拒絕了。只有14、15歲的中學生意誌軟弱,“原本個個都害怕坐牢,但會有人(暴徒)同我們講,如果大家都不做,就沒人去抗爭,就跟著也做了一份。”黑仔說時壓低聲線說。

  前排扔汽油彈可得8000元,打警察得1萬元

  6月以來,黑仔親眼目的看似“勇武”的約20多歲的暴徒帶頭煽暴衝擊警方防線,發號施令“衝出去”,而當防暴警察開始追捕時,該暴徒卻害怕到率先逃走,並非如煽暴“文宣”所謂的“齊上齊落”。

  黑仔說,曾聽過前線的“同黨”說過收錢“做事”,“站前排扔汽油彈收8000元,打警察就一萬,我的律師表哥也說收到消息是這個價錢。”

  黑仔自稱他沒有收錢,是“真心”爭取所謂的“五大訴求”,但當記者反問他由最初參與合法遊行的“和理非”,再到做“傘兵”、“哨兵”的“和勇不分”,又看到暴徒的自私、猙獰,他們口中的所謂“抗爭”是否已變質?黑仔低頭沈默不語,當他看見記者收起記事簿,關了錄音,才坦白承認:“我都覺得佢的變左質!”(我也覺得他們變質了)

  (原標題:香港暴徒自曝內訌細節:慫恿打警察可得1萬元 首領卻先逃跑)


【編輯:刘凯程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