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外國學者:香港很可能成為下一個貝魯特

时间:2019年11月11日 15:34  稿件来源:香港新聞網


騷亂中的香港

  香港新聞網11月11日電 馬來西亞華裔經濟學家沈聯濤前日在香港《南華早報》刊文:《香港的示威行動是新大國衝突的一部分,都是為了邊緣地帶,智利的卻不是》。

  俗話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這位馬來西亞人站在世界歷史、當今世界格局的角度分析,一下子理清了香港騷亂的來龍去脈,也在文末處給求助於美國“友人”的香港示威者潑了盆“冷水”。

  編譯如下:

  大國角逐目標的演變:從歐洲列強爭奪腹地,到美國霸權攪局邊緣地帶

  文章稱,在美國還比較孤立的19世紀,歐洲列強為爭奪政治霸權進行了激烈角逐。倫敦經濟學院時任校長麥金德就是那場角逐的“教父”,認為非洲和歐亞大陸是世界最大、最富有、最重要的地方,是“世界之島”。

  由於當時的美洲和非洲處於相對孤立狀態,麥金德認為那場角逐就是為了爭奪腹地,尤其是西歐和東亞以及石油豐富的中東地區。

  然而,麥金德沒想到美國會掘起,也沒想到美國會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耶魯大學教授斯派克曼總結了美國霸權的地緣政治策略——邊緣地帶戰略。

  邊緣地帶指西歐、中東地區、印度、東南亞和東亞等腹地外圍的沿海地區。斯派克曼指出,腹地太不發達,無關緊要。斯派克曼認為,憑借海洋和空中力量,美國可以控制邊緣地帶,並有效遏制俄羅斯。直到今天,美國的戰略思維中仍然充斥著這種冷戰思維。不過,美國如今主要希望遏制中國,同時孤立俄羅斯。

  因此,自二戰以來,美國的軍事和戰略足跡主要遍布在韓國、越南、伊拉克、黎巴嫩、阿富汗等邊緣地區和國家。邊緣地區和國家是重要的“緩衝地帶”,因為它們維持著一種平衡。這種平衡讓世界得以保持微妙的和平。

  但以美國為主導的世界格局正發生變化

  今天的大國競爭比冷戰時更激烈,因為中國與蘇聯不同,已深深融入世界貿易。“一帶一路”倡議也已受到俄羅斯的歡迎,因為它將為俄羅斯這個內陸國家帶來經濟活力。

  此外,全球變暖使北冰洋逐漸融化,夏季時貨船已能夠在亞洲和北歐之間航行,使北極逐漸向北開放。

  網絡技術的到來使這場競爭從陸地、海洋和空中擴大至太空、網絡和金融領域。殖民時期劃定的邊界幾乎已全部消失,但衝突和入侵使邊緣地區和國家比以往更危險。

  上周,這場競爭是以貿易的形式呈現。東盟各國與日本、韓國、中國、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宣布RCEP已完成談判,將於明年簽署合作協議。去年,11個國家簽署了CPTPP。

  值得註意的是,RCEP和CPTPP中都不包括美國。

  還要引起註意的是,美國在崇尚“美國優先”,世界其它地區和國家卻在積極參與相互合作和競爭的各種聯盟。美國不斷要求每個國家都選邊站,並通過金融、關稅等手段,對盟國和競爭對手進行制裁。世界各國對這樣的美國感到不舒服。

  香港已陷入美國地緣戰略棋局,結局令人堪憂

  今天,地理位置仍影響著政治。智利連續數晚的示威行動已造成20多人死亡。然而,國際媒體卻將智利首都聖地亞哥的示威行動歸因於內部矛盾。這是因為,聖利亞哥並不處於邊緣地帶。

  然而,當香港示威者揮舞著美國星條旗示威,並不斷向華盛頓求助時,他們已深深陷入新的大國競爭遊戲。這會給所有人帶來危險。要知道,正因為大國的介入,敘利亞、也門、伊拉克等邊緣地區和國家全部迅速陷入內戰。

  文章指出,30年前,柏林墻的倒塌拉倒了分割西歐和東歐的鐵幕,重塑了柏林,使其成為德國首都。但是,如果香港示威者繼續鬧,香港不會成為下一個柏林,但很可能成為下一個貝魯特(黎巴嫩首都)。文章稱,貝魯特也曾是位於邊緣地帶的金融中心,如今它已淪為美國邊緣地帶戰略的犧牲品。

【編輯:王金霞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