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首页 > 国际 > 正文

西方對香港的雙標,西班牙人先反應過來了

时间:2019年10月24日 16:07  稿件来源:環球時報


加泰羅尼亞自治區(加區)街頭騷亂 圖源:環球時報

  “當我看到在巴塞羅那的中國居民分享的視頻上暴力抗議者襲警的畫面時,我對西方批評香港警察的行為感到震驚。必須承認,在更加詳細地了解香港在中國的特殊地位後,我明白西方媒體故意隱瞞了一些有助了解事件全貌的重要信息。我感到被操控了。”一位叫喬爾豪·阿古德羅的西班牙作家,在論述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自治區(加區)騷亂的文章中這樣提到。

  以下翻譯自喬爾豪·阿古德羅文章:

  加泰的分離主義土壤

  加泰的獨立氛圍始於中世紀,到1931年至1934年,加泰地區和西班牙政府之間的裂痕急劇加深,馬西亞和孔帕尼斯兩位主席先後兩次宣布加泰羅尼亞共和國脫離西班牙。這是加泰羅尼亞和西班牙關系最緊張的時期。

  幸運的是,目前的局勢遠未到那種狀況。但是許多加泰人,無論是聯合主義者還是分離主義者,都擔心在脆弱的歐洲,暴力行為是血腥事件的序言。這是我們這代人第一次在房屋門前看到路障。

  因此,當加泰自治區主席奎姆·托拉(一位分離主義者)下令“加強行動”時,我們不寒而栗。因為,如此一來社會將分成行動者和受害者兩方。而加泰當局下令不服從國家,更給局勢增添了合法的危險因素。

  因為在激進分子眼中,他們是聽從政府的命令做一件正確的事——捍衛加泰體制。這使仇恨合法化,給那些損害城市聲望的混亂披上高尚的外衣。

圖自法新社
圖自法新社

  分離主義勢力不斷擴大,在加泰羅尼亞來說並非偶然。這次騷亂的發生有著幾個深層原因:

  首先,目前暴力活動的主角是街頭鬧事專業分子,他們的目的是制造騷亂,而且與政治家峰會時制造暴亂的是同一批人。

  現在,分離主義分子正在討好這些人。更令人驚訝的是,不少受到良好教育的加泰年輕人受到煽動也參加了夜間騷亂。

  他們白天是模範青年,夜幕降臨就變成騷亂分子。不知他們是否會在暴力的路上越走越遠。

  其次,在分離主義政府的控制下,加泰公眾媒體上沒有西語節目、不發布西語作品,加泰兒童的詞匯遊戲中不說“西班牙”,而用別的詞代替。

  他們試圖盡量弱化西語的使用,最後讓加泰人不再以“作為西班牙人而自豪”。如果妳來巴塞羅那旅遊,會看到市中心的圖書紀念碑上只有40位使用加泰名字的作家,而那些使用西語名的優秀加泰作家則被排除在外。

  音樂界這種現象尤其突出,上世紀80年代初巴塞羅那曾是西語流行音樂的集中地,有很多優秀的西語樂隊。但後來,由於巴塞羅那市政府只扶持加泰語樂隊,導致現在巴塞羅那已沒有西語樂隊了。

  第三, 聯合主義者強調加泰地區存在兩種文化,但分裂勢力認為自己才是這片土地的主人。說實話,我在巴塞羅那從沒覺得被分離主義者排斥或威脅過,我們曾多次平靜地公開討論過這個話題。

  以我的經驗,是分離主義政客在推波助瀾。不過,在街道縱火只需要一點時間,而滅火可能需要幾代人的努力。

  雙重標準遮蔽真相

  西方一些媒體和政客因為意識形態的原因,會在某些問題上執行雙重標準。他們把自己視為文明的旗幟,“為傳播自由和民主而存在”。但是,有辨識力的人都知道,事實並非如此。

  尤其在新聞處理中,雙重標準是非常明顯的。例如,對於香港的暴力示威,歐洲新聞台的標題聚焦在“香港警察鎮壓”;而對倫敦的示威,標題則是“倫敦警察禁止‘反抗滅絕’在英國首都的抗議活動”。

  事實上,當我看到在巴塞羅那的中國居民分享的視頻上暴力抗議者襲警的畫面時,我對西方批評香港警察的行為感到震驚。

  必須承認,在更加詳細地了解香港在中國的特殊地位後,我明白西方媒體故意隱瞞了一些有助了解事件全貌的重要信息。我感到被操控了。

  而對於倫敦目前的示威活動,西方媒體報道很少,我們大多一無所知,就像是一個黑洞吞沒了一切混亂。

  這是偶然的嗎?我不認為。

圖自法新社
圖自法新社

  在巴塞羅那,機場也遭到了衝擊甚至一度被癱瘓,我們的警察也驅逐了暴力分子。分離主義媒體則公開指責執法部門濫用職權。

  可笑的是,這些媒體似乎和公眾的視角不同,根本看不到暴力分子強占機場,使城市基礎設施陷於癱瘓的惡行。

  分裂勢力不斷湧現是不爭的事實,加泰今天的現狀還要歸因於近30年分離主義執政黨和相關媒體有目的地傳播片面歷史敘述,以及由自治區政府控制的媒體宣傳所帶來的影響。

  他們編織了一個受害者的故事,說內戰和獨裁時期西班牙政府刻意打擊加泰羅尼亞。實際上,任何西班牙人都知道那是整個民族受難的時期。

  不應讓暴力橫行街頭

  隨著社交網絡的出現,分離主義的聲音在全球快速增長。互聯網是一個強大的傳播媒介,每天全球的信息通過它飛速地傳播,信息技術也正以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高速發展,覆蓋了每一個角落。

  如果各國都希望捍衛自己的完整,那麽我們應該在反對分離主義和反對暴力騷亂方面采取統一的標準。因為,采取雙重標準的最終後果,很可能就是引火燒身。

  如果沒有分裂勢力介入的話,現在的危機將逐漸減輕。但由於分離主義政黨的選舉制度將利益最大化放在首位,兼之中央政府與自治區政府的對話困難重重,這個“毒瘤”會一直存在。

  德國前首相俾斯麥曾說:“我堅信西班牙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之一,但幾個世紀以來它一直在自毀,所以至今尚未成功。”這段話可能是杜撰的,但非常準確地描述了西班牙的情況。

  在21世紀的今天,全世界應該統一相關抗議活動的標準。無論在巴塞羅那、巴黎還是其他地方,暴力都不應該橫行街頭。

  我們應贊賞安全力量的努力(當然他們也必須遵守法律),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去制止街頭暴力,為捍衛和平及所有人的權利表現出勇氣和克制。那些破壞城市設施、縱火、襲擊警察的人應該得到審判。


【編輯:刘凯程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