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香港警察遭暴徒潑強酸:人生從未試過如此的痛,但無悔入警隊

时间:2019年10月20日 15:53  稿件来源:觀察者網


資料圖:社交媒體截圖

  “我真的很痛、很痛、很痛……痛得快瘋了,我人生從來未試過如此的痛。”聽到遭暴徒潑酸同事發來的語音,一名香港警察“一路聽一路在哭”。

  但受傷警員不後悔自己的決定,表示即使時光倒流,仍會做警察應該做的執法。

  據香港《大公報》10月20日報道,遭暴徒淋鏹水(濃硝酸、濃鹽酸等的俗稱)的警員以顫抖、沙啞和痛苦的聲線說道:“我真的很痛、很痛、很痛……痛得快瘋了,我人生從來未試過如此的痛。這種煎皮拆骨的痛令我頭皮也麻痹了。在手術室,醫生把釘在我身體上兩星期的人造植皮活生生地撕開。身上數百粒的金屬釘一粒一粒地拔出來,活生生地看見我自己的鮮血、淋巴水液和正在發炎的血肉組織。”

  “這個血肉模糊的場面加上皮肉再被撕開的痛楚,令我幾乎忍受不了。我在吶喊,極度痛楚,這種痛楚我還要再經歷最少四次。妳知道我有多痛嗎?”

  收到語音的同事“一路聽一路在哭”,因為幫不了忙,又安慰不了,也不能夠感受到皮肉分離的痛楚。

  另據《大公報》16日報道,近日,有便衣防暴警在屯門遭暴徒淋鏹水受傷,背部和手臂灼傷,大面積神經線壞死,未來要進行多次植皮手術。

  但他向前來探訪的同僚重申,無悔加入警隊,只希望不要再有兄弟受傷。“好希望各位可以安全上班,平安下班。”

  “我真的沒後悔過自己的決定,如果讓我再次回到過去,我都一樣會衝上前做自己角色應該要做的事,執法就是執法。”

  他還認為,近期的社會事件“相信是對手有組織地長時間部署的”,對警隊是一個大挑戰。

  此外,19日,受到大家關註的葵湧警署“光頭警長”劉澤基也在微博轉發了兩名受傷警員的撰文。

  他們仍心系執勤同事的安危,時刻留意著電視新聞和網絡平台等資訊,希望可以跟蹤同事現況。兩人叮囑同事“引以我倆為鑒”,促請管理層加強前線裝備,希望不再有同類事件發生。“同事受傷,一個都嫌多,絕不可以超越我們。”

  其中一名受傷警員描述,鏹水潑到身上時甚至來不及脫掉衣服,“磚頭飛來時,那面盾牌擋得住嗎?有沒有人能夠真的明白我們的裝備真的不夠用呢?當我們下班時被認出來,對方拿著汽油彈、錘子、木棍像雨點一般砸過來時,難道我手裏那根短短的警棍可以擋下這一切?”

  兩人分別引用“千軍萬馬前與君並肩立;九曲黃泉中陪君闖生死”、“大丈夫一生要經過,世上磨練共多少;大丈夫一生要幾次,落魄失望與心焦。冷雨狂風歷盡,人格更光耀。立地頂天漢子心裏,磊落永不折腰”等詩句及歌詞,與同僚互勉,要“繼續堅守香港法治最後一道防線”,“香港,是我們的家”!

【編輯:胡雪石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