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如果文物會說話 聽被追繳的青銅器講述“前世今生”

时间:2019年08月15日 18:11  稿件来源:中新社微信公眾號


晉公盤。李庭耀 攝

  最近一段時間,山西青銅博物館火了!

  這是中國首座省級青銅專題博物館,展出的青銅器物多達2200余件,上起陶寺,下至秦漢,跨越整個青銅時代。自7月份開館以來,每天都有很多喜歡研究青銅器的人們前來參觀。

  不過更為值得關註的是,這座博物館中約700件展品來自近年公安機關打擊文物犯罪專項鬥爭追繳的文物。

  如果文物會說話,它們會說啥?

  今天且聽這座“網紅”博物館中,幾件被山西警方追回的“國寶重器”講講自己的“前世今生”吧!

  我是“晉公盤”!

晉公盤。韋亮 攝

  什麽?有網友問,我是不是盛菜的盤子?NO NO NO 妳們也太小瞧我了!我已經2600多歲了,準確地說,我是一件陪嫁品!還是“春秋五霸”之一晉文公大女兒的嫁妝!

  請仔細看我的造型,我的口徑有40厘米,總重7000余克,淺腹平底。內底中央飾有一對精美浮雕龍盤繞成圓形;雙龍中央,有一只立體水鳥;雙龍之外,還有四只立體水鳥和四只浮雕金龜;再向外延,又有三只圓雕跳躍青蛙和三條遊魚;最外圈,則有四只蹲姿青蛙、七只浮雕遊泳青蛙和四只圓雕爬行烏龜。

  最最最重要的是!這些圓雕動物,都能在裝置原處作360度轉動,鳥嘴可以啟閉、烏龜頭也可以伸縮。

  專家們都說我,雄渾多姿,呈現了中國春秋時期青銅器的最高工藝水平。更為珍貴的是,在我身上,還發現珍貴銘文七處,每處三行,共183字。這些銘文清晰呈現了晉文公時期的晉國盛世氣象,傳遞了極為珍貴的歷史信息。

  妳們見過如此驚艷的嫁妝嗎?

  不過,誰還沒有點傷心事?作為“國寶重器”,我也曾流失海外。被盜流失後,曾被轉手到多個省市並流落海外多國。

  2018年,山西省公安廳組織全省公安機關開展了打擊文物犯罪的三年專項行動,有情報稱,幾年前,曾有盜墓犯罪集團盜賣了一個盤狀青銅重器,疑似國家重要文物。

  山西警方循線追緝,經境內境外縝密偵查,查清了我流失的路線和最終目的地,查明了盜販鏈條上的相關人員。歷經幾個月,警方終於從境外某國將我成功追繳回國,我終於又回到熟悉的家鄉了。

  我是“義尊”!

義尊。韋亮 攝

  這是我的兄弟“義方彜”!

義方彜。張雲 攝

  我們兄弟倆都是西周早期青銅器,從同一墓坑被盜。

  我們身上有相同的銘文,均為“隹十又三月丁亥,武王賜義貝三十朋,用作父乙寶尊彜”。 “義尊”為敞口,方唇,扉棱發達、器體厚重,圈足下接高臺,內鑄23字銘文,銘文中顯示周武王賞賜“義”三十朋貝。“義”是周武王身邊近臣,賞賜貝幣高達三十朋,非常少見。

  “義方彜”器身為長方體,身部微鼓,頸部和圈足飾夔紋。主體紋飾為帶雙層卷角的獸面紋;器蓋為四阿形,四面主體紋飾均為大獸面紋。器身和器蓋的四隅及正中,均帶有長鉤狀扉棱。器蓋及器底的銘文基本相同,器底的銘文比器蓋銘文多出族氏銘文“丙”。

  從文物形制看,“義方彜”器體厚重、紋飾精美,而且帶有厚重的提梁,是目前考古學界所見不多的帶有提梁的方彜。

  我們兄弟倆被文物專家譽為研究青銅器斷代和西周歷史的珍貴遺存。銘文顯示,我們都是“義”在受到周武王賞賜後為父輩制作的重要禮器。

  “義”是“丙”族的後裔。“丙”族是在商代是與王室有密切聯系的一個大族。這表明,進入西周之後,作為殷商遺民的“丙”族,因與周王室關系密切,還保留著較高的政治地位。

  我們兄弟倆被盜流失後,曾被文物販子轉手多個省市並最終流落境外。山西警方經境內境外縝密偵查,終於一一查清了我們流失的路線和最終目的地,查明了盜販鏈條上的相關人員。在國家力量的強大支撐下,通過運用法律手段,經不懈努力,警方從境外將我們成功追回。

  我是“獸形觥”!

獸形觥。韋亮 攝

  我已經3000多歲了,出土於山西聞喜商代貴族大墓。我是古代酒器,造型精美、紋飾繁縟。我被盜挖後,犯罪分子先將我運抵廣州,後幾經倒手走私到香港,並以1300萬元拍賣。因犯罪嫌疑人不舍,欲以贗品搗鬼調包,才致交易流產,後又將我偷運回境。

  為了找到我,專案組民警先後赴廣州、澳門、北京、上海等地,經縝密偵查、深度研判,最終在上海成功把我追回。

  我是“懋卣”!

懋卣。山西省公安廳提供

  我是古代酒器,器型輕巧秀麗,碧綠如玉,線條洗練、鑄工極精,內底與蓋內各有36字銘文,記載了周穆王賞賜重臣懋、懋謝天子的史實。銘文中有清晰的“穆王”兩字,是西周時期斷代的標準器,對研究西周時期的賞賜制度具有極為重要的價值。

  為了追回我,參戰民警4天3夜不眠不休,多次駕車往返於北京、山東、陜西等地,風餐露宿、輾轉萬裏,機智地破解了犯罪分子頻繁變更交易地點、臨時改變車牌號碼等伎倆,終於在交易現場“救下”了我。

  我是“獸面銜鳳紋銅镈”!

獸面銜鳳紋銅镈。山西省公安廳提供

  我是國家一級文物,共1組4件,被犯罪分子從聞喜上郭城址和邱家莊墓群中盜掘。其中最小的一件,因破損未經倒賣,其余3件則幾經易手,先後流轉於北京、天津、上海、深圳等地。

  山西公安機關對此緊盯不放,循線追蹤,在發現我已賣給香港買家後,立即趕赴香港開展工作。通過愛國感召、政策攻心和友好人士斡旋,迫使買家將3件重量級的國寶帶到北京,交還山西,使我返回家園。

  我是“水陸攻戰紋銅鑒”!

水陸攻戰紋銅鑒。韋亮 攝

  我是古代水器,共1組2件,國家一級文物,在聞喜上郭城址和邱家莊墓群被盜掘,山西公安機關根據獲取的線索,全面分析研判,不遠萬裏追蹤,經過近兩個月的艱苦工作,於2018年7月將我在香港成功追回。

  我的器型呈大口狀,頸、腹部均飾水陸攻戰紋,具有極高的研究價值和歷史文化價值。據考證,在銅鏡尚未普及之前,人們以此盛水照影,類似今天的鏡子,後世以銅為鑒,就是由這種使用功能發展而來。

  我是“漢代彩繪雁魚銅燈”!

漢代彩繪雁魚銅燈。韋亮 攝

  我是國家一級文物,犯罪嫌疑人將我視為珍寶,打算作為“傳家寶”留給子孫,或作為東山再起的資本,拒不交代我的下落。

  警方為此與犯罪嫌疑人鬥智鬥勇,通過細節順藤摸瓜,終於找到藏匿我的地點,一舉將我追回。得知我被警方找到的消息後,犯罪嫌疑人徹底崩潰,痛哭不止,如實交代了其犯罪事實。

  我展現的是一只體態優美的大雁,驀然回首間,銜起了一條肥碩的魚兒。

  我的獨特之處在於燈火點燃之時,燃燒形成的燈煙會通過魚和大雁的脖頸傳導至存有清水的大雁體內,起到降低汙染、凈化室內空氣的功效,且燈的照明方向可隨意調整。這種雁魚燈,雖然在其它地方也有出土,但器型如此之大、工藝如此之精,卻十分罕見。

山西公安機關打擊文物犯罪追繳文物第二次移交儀式。李庭耀 攝

  山西公安機關開展打擊文物犯罪的三年專項行動以來,共破獲文物犯罪案件1014起,打掉犯罪團夥181個,抓獲犯罪嫌疑人1621人,追繳文物29731件,其中,一級文物152件,追繳文物數、破案數、抓獲人數超過前十年之和,一度猖獗的盜掘古墓葬犯罪自2018年5月以來保持了“零發案”。 因此,山西打擊文物犯罪的戰果也被稱為“一場鬥爭打出了一個‘博物館’”。

  向山西公安致敬!正是有了他們,這些見證歷史的文物才得以被保護,我們才能有機會感受他們的文化與美好。

  (原標題:《大家好,我是一件2600多歲的文物,警察蜀黍救了我》)

【編輯:石欢欢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