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為什麽香港警察顯得比暴徒弱勢?

时间:2019年07月24日 11:05  稿件来源:環球時報


7月20日,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參加“守護香港”集會。圖為集會結束後,市民紛紛向現場警察豎大拇指點贊。 香港中通社圖片

  混亂在香港蔓延,一個重要的原因是警權受到極大限制。

  香港的秩序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特區政府依法施政面臨嚴重困難,每次遊行,暴徒咨意妄為,他們總體上顯得比警察還要強勢,香港的法治被他們捅了一個大窟窿,已經岌岌可危。

  混亂在香港蔓延,一個重要的原因是警權受到極大限制。警察本來應當依法維護社會治安,對所有破壞法治之徒施以堅決處置。

  但是從6月份開始,就有暴力示威者向警察扔石頭,警察依法采取行動控制局面,反被香港一些輿論指責為“濫用暴力”。

  這一個多月裏,每有衝突發生,那些輿論對警察“使用暴力”的指控常常比對暴徒無法無天的指責更為嚴苛。

  極端反對派控制的輿論平台並非很多,但他們的聲音得到西方輿論的支持,加上社交媒體的發酵,形成了對香港警方的巨大壓力。

  從以往的情況看,香港法院的一些判例也打擊了警察嚴格執法的積極性。

  2014年“占中”導致香港數月的混亂,但到最後,被判刑的破壞秩序者寥寥無幾,而且服刑時間很短,香港警察卻有多人付出沈重代價,或受到更長的監禁,或丟了飯碗。

  香港素以法治為核心價值,但現在在法治之上又出了一個政治。違法要看是從哪個方向違的,如果是為了所謂“民主”而幹出襲警、打砸政府機關的事,一些人就抱以了同情和寬容。

  警方為制止那些人犯罪而采取行動,在政治上就成了冒險的事,比打籃球蓋帽還容易“犯規”,沒打對方的手也容易被賴上。

  這就不再是把法治放在核心位置了,而是價值判斷淩駕到了法治之上。警察是兌現法治的基礎工具,也是最顯著的工具。

  法治最重要,警察就強大;由政治左右的價值判斷變得更重要,暴力示威者就變得比警察還強大了。警察手裏有催淚彈,橡皮子彈,還有真子彈,但都不敢輕易使用。

  而暴徒手裏的石塊、棍棒甚至土造兇器想怎麽用就怎麽用,並且他們人多,警察弱勢就成了必然。

7月21日晚,一些示威者與警方在上環一帶對峙。有數名示威者於對峙線內突然衝前向警方投擲攻擊物後,迅速逃回示威人群當中。 警方當晚對非法占道聚集示威者清場。有示威者以自制煙霧彈投擲向警察方向。香港中通社圖片
7月21日晚,一些示威者與警方在上環一帶對峙。有數名示威者於對峙線內突然衝前向警方投擲攻擊物後,迅速逃回示威人群當中。 警方當晚對非法占道聚集示威者清場。有示威者以自制煙霧彈投擲向警察方向。香港中通社圖片

  警權受到上述根本性限制,社會上的各種違法衝動會增加,從而導致一系列基層治安環節脫落的後果。這些後果都要由香港居民集體埋單。

  目前香港一些人對警察執法和“不作為”的指責都與對所涉事件的政治看法和價值判斷有很大關系,這等於是要求警察在做執法與不執法的選擇前先要厘清政治立場,確保“政治正確”。這與警察的職責南轅北轍。

  香港社會作為整體必須致力於恢復警察的權威,徹底取消政治對警察執法的幹預、騷擾和限制。警察只能認法,不認任何“政治正確”,誰違法了就抓誰,處置誰,不管違法者的矛頭指向的是誰和什麽,他們是否頭上戴著一頂“爭民主”的高帽。

  像現在這樣,街頭暴徒襲警,網絡暴徒“人肉”警察甚至他們的家人,很多警察網上網下都被罵,重重壓力之下,他們如何執法,強力執法導致激烈衝突的風險有多高,都已經不是一個法治社會應有的概念了。

  香港社會作為整體如果希望繼續把法治作為核心價值,就請從正確對待警察的執法開始吧。

【編輯:黄媛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22/F, Eastern Central Plaza, 3 Yiu Hing Road, Shau Kei Wan,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