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首页 > 内地 > 正文

38國支持中國新疆政策,西方國家又“開腦洞”找補

时间:2019年07月24日 10:47  稿件来源:俠客島


  剛過的周末,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了《新疆的若幹歷史問題》白皮書,其核心觀點是:宗教極端主義是對宗教的背叛,絕不能借口涉及宗教問題,就不去清除宗教極端思想。

  島友會覺得,這不是常識嗎?從源頭上消除恐怖主義極端思想,再正確不過了,為何還要再強調呢?

  可對於歐美國家的民眾來說,他們卻難以理解這個道理。因為西方媒體近幾個月來,關於新疆報道的畫風是這樣的——

  “新疆沒發生過恐怖活動”“兩百萬維吾爾人和穆斯林被監禁在秘密營地”“上百個兒童失蹤,被迫與父母分離”“中國政府正在對維吾爾人進行洗腦”“新疆正在發生文化大屠殺”。

  在這種輿論環境下,本月10日,18個歐洲國家加上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日本的代表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遞交公開信,心痛地指出:我們呼籲中國尊重人權,停止對維吾爾人和新疆穆斯林的任意拘留和自由限制。

  看看這22個國家的名單,島叔觀察到一個現象:除日本外,其他21個國家全都是傳統意義上的基督教國家。

  可真是奇景,一群基督教國家呼籲保護中國穆斯林的人權?

  支持

  那對於中國的新疆政策,伊斯蘭國家怎麽看呢?

  其實,在公開信遞交僅僅一天後,包括俄羅斯、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埃及、古巴、阿爾及利亞、阿聯酋、卡塔爾、尼日利亞、安哥拉、多哥、塔吉克斯坦、菲律賓、白俄羅斯等37個國家也聯名致信聯合國,明確支持中國的新疆政策。

  島叔瞅了一眼名單,發現其中一半的國家都是以穆斯林為主體人口的國家,包括巴基斯坦、卡塔爾、敘利亞、阿聯酋、沙特、埃及、阿曼等等。

  這37個國家在信中是這麽說的:“面對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的嚴峻挑戰,中國在新疆采取了一系列反恐和去極端化措施,包括建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

  信中還提到“新疆已經3年沒有發生恐怖襲擊,人們享受到了更強烈的幸福感、滿足感和安全感”。  

  一周後的7月17日,伊朗常駐日內瓦使團也發出聲明,強烈反對前述22個國家針對中國的指控。

  伊朗近來與中國走近,最近還宣布對中國遊客免簽,在“新疆問題”上也是支持中國的,怎麽就沒在37國名單上呢?有人說是前期溝通問題,有人說是伊朗不願意跟沙特出現在一張名單上。

  不管怎樣,伊朗發出的聲明非常給力,其內容直指問題實質:“促進和保護人權的崇高目標再一次為少數國家的政治利益服務,人權一直是他們外交政策工具箱中的工具而已,用來向他們不喜歡的國家施壓”。

  聲明還點出了西方國家外交政策中一直存在的“雙標”問題。

  “事實上, 正是這些國家對於嚴重、系統危害人權的行為視而不見 ,他們及他們盟友對無辜的也門和巴勒斯坦人民犯下的戰爭及罪行,很好地揭露了他們的真實面孔和寫公開信的真實意圖”。

  “在這方面,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堅決反對一些西方國家對中國的不可接受的做法,以及實施雙重標準,濫用人權。 ”

  聲明最後總結道:“令人遺憾的是,他們隨意使用這種明顯的雙重標準,將國際人權機制降級為政治工具,以便他們方便地濫用在任何被認為,不是他們朋友的國家身上”。

  找補

  22對38,西方國家叫來的人不夠多,還迅速被其他伊斯蘭國家“打臉”。“鱷魚的眼淚”不能被識破,於是,一些西方評論家開始從一些奇怪的角度來解釋這38個國家對中國的支持。

  島叔總結,他們會有如下幾個角度。

  “中國主宰了巴基斯坦的經濟,中國是巴基斯坦的最好債主,所以在巴基斯坦批評中國是禁忌。”

  華盛頓的“全球政策中心”主任阿茲姆·易蔔拉欣提出上述想法。島叔想說,談友誼的時候能不能不談錢,中巴可是“全天候戰略合作夥伴關系”。

  “有些窮國,比如土庫曼斯坦、塔吉克斯坦因為倚重與中國的貿易,委屈地在名單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島叔想問,錢真的是萬能的嗎?世界上倚重與美國貿易的國家應該比倚重中國的國家多吧,多好多吧?

  “中國對待國內部分穆斯林的政策與阿拉伯世界派系鬥爭無關,這些穆斯林國家領導人對於站在中國一邊不會感到內疚。”

  這是倫敦皇家聯合服務研究院和華盛頓亞特蘭大協會資深研究員海耶爾說的。這混亂的邏輯,島叔也是沒有完全看懂,他是說阿拉伯的穆斯林不顧其他穆斯林嗎?

  “像阿聯酋、卡塔爾這種國家雖然不缺錢,但在意識形態上要維護中國的新疆政策,因為他們都是獨裁統治,他們要樹立在自己國家內能為所欲為的意識形態”。

  對這種“腦洞大開”的想法,島叔也不想評價了,心累。

  人權

  人權,一開始是西方國家提出的觀念,後來逐漸被國際社會普遍接受。1948年12月,《世界人權宣言》在聯合國大會通過。

  中國在2004年3月,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通過憲法修正案,首次將“人權”概念引入憲法,明確規定“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

  然而,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對人權的含義理解卻不盡相同。發展中國家普遍認為,生存權、發展權是最基本的人權,要在發展中不斷完善政治權利;而發達國家則強調,個人的、政治的權利才是首位(畢竟他們沒有解決溫飽的煩惱)。

  就此問題,島叔曾經跟一名聯合國官員進行過交流。島叔打比方說,例如一國政府要修一條公路,這條公路對當地經濟發展十分重要,但規劃路線上一戶人家不同意搬遷,那政府該怎麽辦?

  這名官員說: 那就不要修這條路,個人權利最重要。

  如今,西方大部分民眾在看待新疆問題上,也運用了同樣的邏輯:新疆的反恐政策在執行過程中,會有侵犯人權、侵犯宗教自由之嫌,為了保護人權,中國需要停掉所有反恐措施。

  怪不得西方國家的恐怖襲擊還是接連不斷,至今找不到解決方案。

  除了這些傳說中“傻白甜”,更具危害性的是那些秉持冷戰思維、敵視中國的西方政客,他們有權力,可以把初衷為保護人權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變為向中國等發展中國家發難的平台。

  已故的吳建民大使在一次發言中指出:“自1992年以來,人權會通過了58項國別人權決議,幾乎全部針對發展中國家。人權會簡直成了法庭,被審判的是廣大發展中國家,法官是少數發達國家,最大的法官是那個超級大國。少數國家把人權會當做推行自己外交政策的工具,保護人權是假,推行強權政治是真。”

  島叔很想向那22個國家的人權代表問問:

  在新疆,因恐襲而無辜受害的百姓,因反恐而壯烈犧牲的警察,他們的人權算不算人權?

  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也門被某些國家弄得四分五裂、生靈塗炭,這些國家上億的人民到底有沒有人權?

【編輯:易小娇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22/F, Eastern Central Plaza, 3 Yiu Hing Road, Shau Kei Wan,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