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十節玉棕:見證一場數千年前的“親密接觸”

时间:2019年07月12日 14:28  稿件来源:中國文化報


來自良諸文化的十節玉棕及玉棕刻符(圖片來源:成都金沙遺址博物館)

  7月6日,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庫舉行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43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通過決議,將中國提名項目良諸古城遺址列入《世界遺產名錄》,至此,中國擁有的世界遺產總數增加至55處。

  當全球聚焦良諸古城發掘、研究、保護和展示之時,在距離良諸地區1000余公裏外的成都平原,古蜀人所擁有的一件十節玉棕,意外揭開了長江流域數千年前的交流往來。

  北宋詞人李之儀曾在《蔔算子》一詞中寫道:“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在新石器時代,與長江下遊環太湖流域的良諸古城“共飲長江水”的,正是位於長江上遊的古蜀王國早期文化——成都新津寶墩古城。

  良諸古城距今約5300年至4300年,以此為中心,形成了約3.65萬平方公裏的良諸文化分布區。古城以規模宏大的城址、功能復雜的外圍水利系統、分等級墓地(含祭壇),以及以具有信仰與制度象征的系列玉器為主的出土物,揭示了中國新石器時代晚期在長江下遊環太湖地區曾經存在過一個以稻作農業為經濟支撐、出現明顯社會分化和具有統一信仰的區域性早期國家。

  良諸古城遺址出土了不少於7000件玉器,玉棕無疑是其中的典範。良諸玉棕是溝通天地人神的法器,很多玉棕都以四面轉角作為對稱線,刻畫出一個神人獸面的形象,該形象是當時象征神權等級的符號,也是良諸文化的標誌性紋樣。然而在距其1000多公裏以外、時代約1000年以後的古蜀金沙,考古學家也發現了與良諸文化“同宗同源”的十節玉棕。

  2001年的冬天,在位於四川省成都市西郊的金沙遺址考古工地上,一件十節玉棕的出土,令全場考古隊員為之振奮。這件玉棕有20多厘米,表面分布著幾塊顏色較深的玉石斑紋,好似水墨畫中出現的山巒,與青亮的玉質融為一體,渾然天成。

  十節玉棕以四面轉角作為對稱線,每個節槽上都刻畫了一個簡化的人面符號,陰刻的橫線為羽冠,一大一小的兩個圓圈表示眼睛和眼珠,長方形的紋樣表示鼻子,下面分節的缺口表示嘴,整件玉棕共有40個這樣的符號。這些刻符具有典型的良諸文化晚期玉棕的紋飾特點,其雕琢技法也和良諸玉棕幾乎完全相同。除此之外,金沙遺址出土的絕大部分玉料主要來源於四川地區,材質疏松、多孔多縫,表面硬度較低,很容易吸附土壤裏的金屬離子,從而呈現出斑斕的色彩。但是十節玉棕的透明度較高,整體呈翠綠色,質地晶瑩剔透,有著較高的強度和硬度,可以肯定玉料來自四川以外的地區。這些證據都說明,這件十節玉棕就是來自千裏之外的良諸文化,是一件名副其實的“進口禮品”。

  那麽,這件“進口禮品”如何跨越時空,來到距離良諸千裏之外的成都平原?專家推測,良諸文化在當時遭遇了一場重大變故或自然災害,因此突然衰落,良諸人向四處遷徒並逐漸定居下來,其中一支良諸人很可能就輾轉來到長江上遊的成都平原,並帶來了傳承千年的良諸文化。正是這些外來文化因素的植入,直接推動了古蜀玉器在良諸文明的基礎上不斷吸收、融合、發展,從而走向了繁榮。古蜀文明作為一種具有鮮明特色的文化,與長江中下遊流域的其他文明一起,是構成中華文明多元一體的重要組成部分。

  3000年前古蜀文明的發展脈絡依然能在文物中找到鮮活的證據。近年來,古蜀文明遺址申遺步伐正在加快。2013年,三星堆遺址、金沙遺址和古蜀船棺合葬墓,首次作為古蜀文明遺址一起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為古蜀文明申遺奠定了良好基礎。作為中華文明的有機組成部分,古蜀文明代表了周邊文明不斷融入以華夏文明為核心的中華文明圈的過程。近年來,金沙遺址和三星堆遺址通過與西班牙、墨西哥、意大利等國家的交流和聯合巡展,提升了國際社會對古蜀文明的認知度,讓更多人認識到古蜀文明在中華多元文明中的重要地位。

【編輯:刘楠楠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22/F, Eastern Central Plaza, 3 Yiu Hing Road, Shau Kei Wan,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