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徒衝擊香港立法會後,美媒采訪到一名英國人……

时间:2019年07月04日 09:15  稿件来源:觀察者網


視頻截圖

  “我看到了那些暴力行為,他們破壞公物,令人厭惡氣憤。我哭了。我愛香港,也愛中國。”7月2日,在中國香港工作、生活了至少35年的英國人彼得(Peter Bentley),站在受損嚴重的香港立法會大樓門口接受美聯社采訪時,神情嚴肅地譴責7月1日部分示威者的暴行。

  在回應美媒詢問時,他不止一次地強調,暴徒損害到香港、內地民主進程,“是最可悲的(saddest)事”。如果在英國、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他們面對的將是真正的子彈,而非橡膠子彈,幾十甚至幾百人會因此傷亡。

  彼得來自英國,但已在中國香港生活了至少35年。他在中國工作了大約30年,為瑞士、德國、美國的公司銷售高科技設備,目前已退休。

  據大公文匯全媒體7月2日報道,1日,一些極端分子暴力衝擊香港立法會大樓,造成嚴重破壞。因大樓受損十分嚴重,立法會未來兩星期不能舉行會議。

  2日,立法會大樓外,彼得身穿運動背心,在雨中接受了美聯社采訪。他回應“妳昨天看到了什麽?又是什麽感受?”時條理清晰地表示:“昨天我看到了三件事。”

  上午,他看到了升旗時的暴力示威。那些人蒙著臉,掩飾自己的身份。“可我沒有遮遮掩掩,我就這麽走來走去,我在香港是個自由的人。”下午,他看到了一場和平遊行。人不是很多,但都是和平人士。

  到了晚上,彼得再次看到了那些暴力行為。他指了指背後遭衝擊的立法會大樓,批評說:“他們破壞公物,就像妳在這兒看到的令人厭惡氣憤的畫面。”

  “我哭了。我人生的大半時間都在中國香港度過,我愛香港,也愛中國。”

  彼得認為,這些事情將使香港的和平民主進程倒退至少兩、三代人,他們的所作所為給全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帶來了巨大損失,“這是最可悲(saddest)的事。”

  他同時評價道,這些抗議者可能覺得自己在做什麽好事,但他認為他們中的大多數只是暴徒和破壞者。

  至於采訪者有關“年輕人擔心自己的未來,認為自己有權這樣做”的說法,彼得反駁指出,他們有權利抗議、投票,但他們沒權利實施暴力行為。香港基於法治而不是混亂,也沒人有權利做這種事。

  他舉例說,“如果我走進妳家,把妳家砸得一團糟,打碎妳珍貴的東西,離開時還說:‘真不好意思,我就是討厭妳。’我有這個權利嗎?沒有,沒人有權這樣做。”

  在彼得看來,香港是個自由的地方,在香港幾乎沒什麽不能做的事。近日的暴行是悲劇,西方不理解這一點,年輕人也不明白這一點,他們沒意識到在香港生活有多美好。

  值得註意的是,彼得還指出,如果那些暴力抗議者面對的是英國、美國、法國或德國這些“西方民主國家”的防暴警察,後者會使用真正的子彈,而不是橡膠子彈,幾十甚至幾百人會因此傷亡。

  在采訪結束時,美聯社記者追問彼得的姓氏,他稍稍猶豫後也作出了明確回答。

  針對一些極端分子暴力衝擊香港立法會大樓的行為,2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譴責道,衝擊和損害立法會大樓設施,是踐踏法治、危害社會秩序的嚴重違法行為,中央政府堅決支持香港特區政府和警方依法處置該事件。

  同時,因香港立法會大樓遭嚴重破壞,維修費用預計高達6000萬港幣(約合人民幣5298萬元)。警方目前已掌握至少10人的罪證,將盡快采取拘捕行動。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也強調,將對暴力行為“追究到底”。法律界人士則稱,衝擊立法會的暴徒觸犯多項罪名,最高刑期可判14年。

  (原標題:香港立法會遭暴力衝擊後,老外對美媒說:這要是在美國……)

【編輯:邱志彬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22/F, Eastern Central Plaza, 3 Yiu Hing Road, Shau Kei Wan,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