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最大的問題:想回到過去

时间:2019年06月19日 11:52  稿件来源:觀方翻譯


香港維港俯瞰照 新華社

  《南華早報》上周重新刊登1月9日舊文金融作家Peter Guy文章《一個時代的終結:中國資本的面孔不再是香港》。

  文章稱,每個王朝遲早都有落幕的一天。2018年,隨著一整代香港商業與文化巨子離開人世,香港也揮別了一個時代。在他們事業鼎盛時期,曾把香港這座城市塑造成整個華人世界的資本中心,直到後來內地經濟掘起。而他們的逝去以及留下的遺產將決定香港的未來。

  新鴻基地產前董事局主席郭炳湘的去世,標誌著香港房地產大亨時代的終結。拉開這場告別序幕的是新世界發展的創始人鄭裕彤,他於1970年創辦這家公司,2016年去世時在香港富豪榜上名列第三。也是在去年,李嘉誠正式退休並解除了對長江和記實業有限公司的管理權,這家跨行業巨型公司50年前是靠賣塑料花嶄露頭角的。

  在這一代香港商業巨子的字典裏,只有掠奪式資本主義,沒有社群式資本主義。最明顯的便是香港扭曲的房地產市場,政府可以允許開發商出售僅有停車位大小的私人“公寓”。房地產大亨階層已經逐漸成為威脅香港社會穩定的因素。

  直到這些年,香港政府才慢慢認識到放任政策的結果是,房地產不是被當作促進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戰略性公共資源,而是開發商用於謀取私利的原材料。

  除了商業巨子,香港黃金一代的代表人物也包括許多國際媒體和文化巨擘。查良鏞(更被人所熟知的是他的筆名:金庸)作為全世界最受歡迎的中國作家,被許多人認為是20世紀最有影響力的武俠小說家。

  香港電影制片人鄒文懷在1970年創立了嘉禾電影公司,通過影片把李小龍和成龍推介給了全世界。最初,是大通曼哈頓銀行香港分行的一名銀行家說服總部貸款給鄒文懷拍第一部李小龍電影,鄒文懷則把自己的公寓房拿出來做了抵押。今天,香港的文化產業或許再也也無法恢復其昔日的影響力了。

  今天,年輕一代香港創業者甚至買不起一套公寓房,更別提拿它來做貸款抵押了。今年最好的商業建議或許來自長江和記實業有限公司總監霍建寧,他建議年輕人不要購買香港標價過高的微型公寓,而應該投身內地開創屬於自己的未來。

  香港的房地產、零售、公用事業和金融等領域已經卡特爾化,這種壟斷性同業聯盟導致經濟舉步維艱。特別是香港的房地產市場,就像經過一整晚牌局搏殺,最後所有錢都進了個別人的口袋。正如一名房地產大亨所說,“要在本地樓市取得成功,最重要的技能就是應付資產快速漲跌的能力。”而這也似乎是香港商業文化唯一傳承下來的投機技巧。

  香港資本流動和資本形成最大的問題在於,在持續很久的房地產繁榮之後,有產者掌控了這座城市的大部分資本,而這部分人又對除房產以外的其他投資缺乏興趣。實際上,香港最富有的一些人正在離開中國,將資金投向海外。

  在矽谷,技術資本十分適應科技產業,所以投資者往往會對這個行業再投資。而“新興經濟”公司在香港則很難籌到啟動資金。而隨著知識資本和成功新企業的湧向中國內地,這種技術資本遍地都是。

  在中國努力獲取超級大國影響力的同時,一個更為重要的問題擺在香港那些傳統資本家面前。這個問題已經超越了當前貿易戰帶來的關稅調整和經濟形勢變化的層面。它是卡爾·馬克思在對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鬥爭的描述中提出的核心問題:資本應該掌握在誰手裏?資本主義者認為資本屬於個人,而共產主義者認則為資本必須完全由國家掌握。在今天的意義上來說,資本包括金融資本、實物資本和知識產權。

  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其資本形式與西方資本主義不相容。這種意識形態的分歧在資本高度集中與商業大亨之手的香港明顯得無以復加。這裏最大的問題在於,這些商人覺得財產屬於自己的家族而不屬於國家。

  1997年回歸之後,香港最致命的幻覺在於試圖滯留在過去,一成不變地守著昔日的政策。未來的香港或許再也不會出現那種典型的商業大亨,因為內地已經找到了一種比西方自由民主制度表現更好、更長久的國家資本形式。

【編輯:邱志彬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22/F, Eastern Central Plaza, 3 Yiu Hing Road, Shau Kei Wan,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