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00年前雙墩陶塑人頭像:人類早期陶塑藝術珍品

时间:2019年05月27日 09:24  稿件来源:中國新聞網


雙墩遺址出土的7300年前陶塑人頭像,是蚌埠市博物館的鎮館之寶。 孫自法 攝

  “淮河古代文明研究——蚌埠雙墩陶塑人頭像與史前雕塑學術研討會”25日在蚌埠開幕,中外60余位考古學、歷史學、民俗學、宗教學、工藝美術等相關領域專家學者與會研討交流稱,距今7300多年的雙墩陶塑人頭像,是中國陶塑藝術史上的裏程碑,也是一件珍貴的人類早期陶塑藝術珍品。

  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館員闞緒杭介紹說,雙墩遺址出土的陶塑人頭像面部保存基本完整,通高9.2厘米、面寬8.4厘米,頭像左耳缺失,頸部殘斷,頭後部殘損。頭像造型寫實,五官端正,形象生動,特別是額頭與面部兩頰有兩組刻紋,是一件珍貴的人類早期陶塑藝術珍品。

  雙墩陶塑人頭像額頭刻飾同心圓紋和鼻孔兩側面頰刻飾對稱刺點紋,在中國新石器時代從早期到晚期發現陶塑人頭像額頭和面頰有刻紋符號的極其罕見,迄今僅見此一例。考古資料顯示其塑型+刻紋具有唯一性,是中國陶塑藝術史上的裏程碑,也是一件具有象征人類自我塑型、自我認知、自我欣賞和自我崇拜的審美觀的陶塑藝術珍品。   

  闞緒杭認為,雙墩陶塑人頭像刻紋應該歸於雙墩陶器刻劃符號類,其內涵“天、地、人”認知,是“天文歷法”標誌性符號,在淮河流域一脈相承傳承幾千年,是淮河流域人類文明的標誌之一。

  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王仁湘說,一系列的考古發現表明,頭徽在距今四五千年的史前末期,不僅已經出現,而且成為流行。雙墩遺址陶人面的發現,似乎說明頭徽的出現還有更早的源頭。他指出,頭徽既是不同文化不同部族的象征符號,一方面突顯政體區別,又或者是軍武的區別,史前頭徽的出現,說明可能離文明出現的時代已經不遠了。

  吉林大學考古學院教授朱泓從體質人類學分析稱,蚌埠雙墩遺址出土的距今7000多年陶塑人頭像是一件由遠古祖先創造出的彌足珍貴的精美藝術品,該塑像具有低而寬闊的面形、明顯突出的眉弓、較厚的唇部、較大的眼裂和欠發達的上眼瞼皺褶,這些特征似乎均與先秦時期“古中原類型”居民比較相似。

  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顧萬發研究館員認為,蚌埠雙墩陶塑人頭像初步釋讀雙墩陶人首額頭圖像應為太陽符,與常見太陽圖像相似,之所以增加線條,是為了與整體風格相符。

  “雙墩陶塑人頭像,是迄今為止已發現的7000多年前第一尊雕題人物頭像。”文化部藝術評估委員會委員、國家一級美術師楊士林說,其精美的制作,面部神秘的紋飾符號,非常罕有。雙墩陶塑人頭像面部鼻翼兩側呈八字開分布,每行五個戳點的紋飾符號,應與早期先民數字崇拜有關,後來的五行觀念,亦應溯源於此。另一組額頭上的雙圈紋符號,應當視作太陽紋符號,與早期太陽崇拜有關。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館員方向明認為,雙墩遺址目前發掘共發現633件刻劃符號,是中國新石器時代出土刻劃符號數量最多、內容最豐富、年代也較早的遺址,刻劃符號分為象形、幾何、其他三類,幾乎囊括了史前雙墩人生活的各方面,共同組成一幅7000年前的雙墩遺址圖景。

  本次蚌埠雙墩陶塑人頭像與史前雕塑學術研討會為期兩天,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安徽省文化和旅遊廳、蚌埠市政府共同主辦,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考古研究所所長陳星燦研究員向研討會發來書面致辭說,淮河流域地處黃河與長江之間,在南北文化的交匯融合上曾發揮重要作用,對於深入研究中華文明的起源、形成和早期發展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他表示,雙墩遺址在淮河流域尤其是淮河中遊地區有著重要的學術地位,本次研討會聚焦雙墩遺址出土的陶塑人頭像,對其考古價值和藝術價值進行充分闡釋,必將進一步提升雙墩遺址和雙墩文化重要的學術價值,推動雙墩遺址考古公園的建設及蚌埠市文旅產業的快速發展。

  當天研討會開幕式上,“落戶”蚌埠的“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古代玉器研究基地”和“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文創產品研發生產基地”也正式揭牌成立。

【編輯:刘楠楠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