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地 > 正文

對話任正非完整版:根本不認為華為會死,我從來都不想當英雄(2)

时间:2019年05月27日 09:21  稿件来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任正非:現在我們要講兩個故事,第一個德國,第二個日本。大家知道德國因為不投降,最後被炸得片瓦未存。日本也受到了強烈轟炸,日本投降。結果日本沒有被完全摧毀,但是大量的工業基礎被摧毀了。當時有一個最著名的口號,“什麽都沒有了,只要我的人還在,我就可以重整雄風”。德國歷史看得清清楚楚的,沒多少年德國就振興了,而且所有房子修復了,修復跟過去一樣。日本的經濟也快速恢復了,得益於他們的人才,得益於他們的教育,得益於他們的基礎,這點是最主要的。所有一切失去了,不能失去是人,人的素質、人的技能、人的信心,這一點應該是很重要的。

  華為發布的這張飛機圖片,讓人聯想起他們曾經發過的另外一張圖片,“芭蕾腳”廣告圖。任正非曾在達沃斯論壇的演講中說:我們除了比別人少喝咖啡,多幹點兒活,其實我們不比別人有什麽長處,就是因為我們起步太晚,成長的年限太短,積累的東西太少,我們得比別人多吃苦一點,所以我們這有一只芭蕾腳,一只很爛的腳,華為就是那麽一只爛腳,痛並快樂著,它解釋了我們如何走向世界。而這張芭蕾腳的廣告圖,還與任正非的女兒,華為副董事長,全球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相關。

  當地時間2018年12月1日,加拿大當局應美方要求,扣留了在加拿大機場轉機的孟晚舟,美國隨後承認,正在尋求對孟晚舟的引渡。10天之後,2018年12月11日,加拿大法院作出裁決,批準孟晚舟的保釋申請。當晚,走出法庭的孟晚舟發朋友圈表示,我以華為為傲,我以祖國為傲。配圖就是那張“芭蕾腳”的華為廣告圖,上面寫著:偉大的背後都是苦難。外界擔心,由於不斷升級的中美貿易摩擦,可能會影響到孟晚舟在加拿大的引渡訴訟。

  記者:這一次在這樣的背景下,您擔不擔心她未來怎麽樣?

  任正非:不擔心,因為現在我女兒本身也很樂觀,她自己在自學五六門功課,她準備讀一個“獄中博士”出來,在監獄裏面完成這個博士學歷出來,也沒有閑著,每天忙得很。我每次打電話的時候她媽接電話,她老公接電話說忙得很,我說忙得很趕快過來接個電話,她說很忙的,充實得很。

  記者:她現在在哪裏?

  任正非:在溫哥華,軟禁狀態,軟禁不是監禁,四周都有警察包圍著的,但是生活還是自由的。

  記者:如果她這種情況持續很長的話?

  任正非:關鍵美國和加拿大是法治國家,妳要通過證據來證明她有沒有罪,我們完全站在理上,事件都轟動了,加拿大最大的報紙頭版頭條的主要標題,就寫孟晚舟事件典型的國家違法事件,就像我們人民日報大標題寫的是這個事件。妳想一想,我們不在理上,人家會有這樣的東西嗎?

  1987年,44歲的任正非集資2.1萬元在深圳創立華為公司,時至今日,華為已經從一家不起眼的小作坊發展為世界領先的信息與通信基礎設施和智能終端提供商,致力於把數字世界帶入每個人、每個家庭、每個組織,構建萬物互聯的智能世界。華為32年的飛速發展,得益於中國的改革開放和世界科技水平的不斷提升。據介紹,華為在全球18萬員工中,研究人員就占到了45%,每年的研發包括基礎研究的投入占銷售額的15%左右。2018年,華為在研發方面投入達到了150億美元,未來5年將超過1000億美元。

  任正非:我們公司應該至少是有七百多個數學家,八百多個物理學家,一百二十多個化學家,還有六千多位專門在基礎研究的專家,再有六萬多工程師來構建這麽一個研發系統,使我們快速趕上人類時代的進步,要搶占更重要的制高點。

  華為旗下的半導體公司海思就是華為搶占的一個制高點。也就在美國禁令發出的第二天淩晨,海思的總裁何庭波發表了一封內部信,稱華為多年前已經做出過極限生存的假設,預計有一天,所有美國的先進芯片和技術將不可獲得,而華為仍將持續為客戶服務。她宣布,之前為公司的生存打造的“備胎”,一夜之間全部“轉正”,為華為的正常業務保駕護航。

  記者:海思在近段時間以來,在所有人的心目中幾乎像一個英雄一樣?

  任正非:本來就是英雄,妳想他們獎牌拿了多少,這個職級有多高,各方面的收入有多少,我就問過他們。他們說默默無聞,我說錢少了嗎,不少,那就行了嗎?

  記者:妳為什麽要用錢這個標準來問?

  任正非:開玩笑,他們也想去張揚一下,不允許。他們那個手機研發的人也跑到臺上去演講,我們就批評老老實實回到科研室去,不要去社會上講,讓他們搞銷售的去講,妳那個搞研發的不要去講。

  記者:為什麽?

  任正非:踏踏實實幹活,活沒幹好,張揚有什麽結果。

  記者:對他們來說什麽叫幹好了?

  任正非:產品。

  記者:如果他們始終憋著,能證明他們是幹好還是沒幹好?

  任正非:他們怎麽會憋著呢,回去老婆老表揚他,他老婆一天出去買好幾個包,回來就說妳看這包好不好看,不就是表揚他了嗎,他不掙那麽多錢,老婆能拿什麽去買包?跟我們市場系統、研發系統同等重要的部門,他們就是正常拿工資,拿獎金,人人都一樣戴大紅花,妳看我們給員工發的獎牌。

  記者:真漂亮,這是給哪位員工發的?

  任正非:誰評上就給誰。

  記者:評的是什麽獎?

  任正非:明日之星是每年20%,20%大概4萬人左右。我們的獎牌都是很厲害的,都是全世界的造幣廠在為我們公司造獎牌。

  記者:今天上午您也說到他們了,一直就是低著頭夾著尾巴做人。

  任正非:憋不住了。

  記者:最後憋不住了,終於輪到他們去昂起首來了,這是好事嗎?

  任正非:現在也不能說是好事,也不能說不是好事,已經發生的我們就決定了,就不要去收回。

  海思2004年成立,負責華為所有的半導體芯片以及核心器件的開發和交付,在華為內部的地位尤其重要。然而這個部門卻異常低調,甚至在華為的架構中,一級部門找不到海思的身影。

  記者:就在當年2004年甚至更早的時候,中美關系一切正常,而且國際供應鏈一切正常,為什麽您會預想假如這個世界不正常怎麽辦?

  任正非:這個東西我這麽講,我們曾經是準備用一百億美金,把這個公司賣給一個美國公司,因為我們大家都知道,我們再發展下去就和美國要碰撞,一定要去碰撞,因為賣給人家的時候,合同也簽訂了,所有手續辦完了。那麽我們穿上花衣服,就在海灘上跑步,比賽跑步,比賽打乒乓球。但是這個星期美國公司的董事會發生變化,新董事長否決了這項收購,那麽好我們回來再討論我們還再賣不賣,少壯派是激進派,堅決不再賣了,那不再賣我們就說十年以後我們和美國在山頭上遭遇。遭遇的時候我們肯定是輸家,我們拼不過他們刺刀,他們爬南坡的時候是帶著牛肉,罐頭,咖啡在爬坡,我們這邊背著幹糧爬坡,可能爬到山上我們還不如人家。好,那我們就要有思想準備,那思想準備我們就準備,備胎計劃就出來了。當然今天有人也說,5G將來會不會分裂成兩種標準,西方一種標準,東方一種標準,我認為是不會的。因為人類好不容易統一了一個標準,為共同的全球雲社會服務,這樣兩種標準就是兩朵雲,這個東西將來是很難交融。在這樣的前提下美國今天把我們從北坡往下打,我們順著雪往下滑一點,再起來爬坡,但是總有一天兩軍會爬到山頂,這時我們決不會和美國人拼刺刀。我們會去擁抱,我們歡呼,為人類數字化、信息化服務勝利大會師,多種標準勝利會師。我們理想是為人類服務,不是為了賺錢,也不是為了消滅別人,大家共同能實現為人類服務,不更好嗎?不是有人提過嗎,既然有備胎妳為什麽早不用呢,我們就是為了西方公司的利益,我們不讓西方的利益被擠榨了,朋友就變多了。妳看我壓制住公司不要做8K電視機,日本 韓國所有的電視機用的是我們的芯片,用的是我們的系統。

  記者:可能很多人就不大能理解,剛才您說的這樣一句話,有的時候我們放著這個錢不掙,要讓別人去掙,這是什麽樣的考慮?

  任正非:我們已經夠多了,要不要講講,把他們常務董事會去年利潤太多的檢查拿來給妳看看,我還沒批示。

  記者:這太炫富了吧?

【編輯:李圣鹏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