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地 > 正文

對話任正非完整版:根本不認為華為會死,我從來都不想當英雄

时间:2019年05月27日 09:21  稿件来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5月21日下午,華為創始人、CEO任正非在深圳華為總部接受了《面對面》記者董倩的采訪。自1月17日第一次接受《面對面》的專訪之後,這是他時隔四個多月第二次接受我們的采訪,也是他第二次接受國內電視媒體的專訪。當天上午,75歲的任正非接受了國內近二十家媒體兩個半小時的集體采訪。

  記者:今天上午兩個半小時的記者會,而且今天中午又是沒間斷的會談,下午再專訪,您會不會感到有點累?

  任正非:不會,我中午還改了昨天德國記者采訪的紀要。

  記者:這是不是您工作的常態?

  任正非:但是我一般午覺20分鐘左右。

  記者:今天中午午睡了沒有?

  任正非:睡了,有20分鐘吧,誰能證明我中午睡了多長時間,因為我睡著了我就不知道了。

  對於四個月後再次接受《面對面》的專訪,任正非有一個條件,要更多地談基礎研究和基礎教育。

  記者:當外界都在擔憂華為如此生死攸關的一個時刻,您反而有點超然物外要談教育,教育還是您最關心的事情,為什麽?

  任正非:第一點我們從來沒覺得我們會死亡,我們已經做了兩萬枚金牌獎章,上面題詞是不死的華為。我們根本不認為我們會死,我們為什麽把死看得那麽重,所以我們認為我們梳理一下我們存在的問題,哪些問題去掉,哪些問題加強,勝利一定是屬於我們的。一些高端的產品美國也沒辦法,因為我們完全靠自己不靠美國。我關心教育不是關心華為,是關心我們國家。如果不重視教育,實際上我們會重返貧窮的。因為這個社會最終要走向人工智能的,因為妳可以參觀一下我們的生產線,20秒鐘一部手機從無到有,基本上沒有什麽人。未來我們幾百條上千條的生產線完全是自動化的,所以我們的人的文化素質不夠,至少妳沒受過大專或者大學以上的教育,妳的英文也不好,計算機也不好,做工人的機會都不存在。從我們公司的縮影就要看到國家,放大來看國家,國家也要走向這一步,否則國家是沒有競爭力的。

  在1月17日,任正非接受《面對面》專訪中,任正非呼籲,把教育做好,國家才有未來。因此,要提高老師的待遇,再窮也不能窮教師,要讓優秀的人才願意去當老師,讓優秀的孩子願意學師範,這樣就可以實現“用最優秀的人去培養更優秀的人”。而四個月後的這次采訪,他最想呼籲的依然是提高老師的待遇,再窮不能窮教師,讓社會各界都來重視基礎教育。

  任正非:一個國家強大的基礎是什麽,比如硬件、鐵路、公路、交通設施、城市建設、自來水各種環境的硬設施,硬設施沒有靈魂的。靈魂在於文化、在於哲學、在於教育,一個國家有硬的基礎設施,一定要有軟的土壤,沒有這層軟的土壤任何莊稼不能生長。為什麽別人不會提這個問題,我會提這個問題,我們真正在科學技術上是領導這個世界的,我能看見我們科學家的工作狀態。我只要一出國,到了任何一個研究所,每個科學家都爭著上來講他的方程,十年二十年以後這些東西產生的結果。比如他演示系統方程給我看,說這個將來毫米波可能會給人類提高一百倍的帶寬,但是只增加兩倍的錢。就是妳多出兩分錢,妳就可以獲得一百倍的帶寬,所以窮人都能消費起了。這些基礎的科學走到這一步,如果沒有從農村的基礎教育抓起,如果沒有從一層層的基礎教育抓起,我們國家就不可能在世界這個地方競爭。因此我認為國家要充分看到這一點,國家的未來就是教育。

  在任正非看來,從華為遭遇美國禁令到近期不斷升級的中美貿易摩擦,實質是科技實力的較量,根本問題還是教育水平。

  記者:您認識到了這樣的一個關鍵性的問題,但是您企業再大也就是一家企業,您能為改變這個社會問題能做些什麽?

  任正非:因為我只是我能看到科學家的真實研究能達到的水平,達到這個水平的難度我知道。我認為要從最基礎抓起,要尊師重教。能真正這樣子將來這個國家二三十年、三五十年有希望,這個二三十年人類一定爆發一場巨大的革命,這個革命的恐怖性人人都看到了,特別是美國看得最清楚。看得最清楚,他們才能打妳這個出頭鳥。他們沒想到我們早就準備消滅不了,他們沒想到。他們以為架起幾門炮嚇唬一個國家的時代,還是那個時代,可能誤判了。以為抓起我們家一個人來,就摧毀了我們的意誌這個也誤判了。所以我認為我們國家其實從今天抓起,如果我們農村的孩子二三十年以後好多都是博士碩士了,這會為國家在新的創新領域去搏擊,爭取國家新的前途和命運,這才是未來。

  記者:任總,像您剛才所說的這一系列的問題,我們以人才為例會影響到華為公司未來若幹年的發展嗎?

  任正非:不會。

  記者:您有充分的人才儲備吧?

  任正非:對,我們可以在世界各國網羅最優秀人才,比如我們在英國建芯片工廠,我們從德國招博士過去,德國博士動手能力很強。我們可以在新西伯利亞大學裏面,把世界計算機競賽的冠軍,用五六倍的工資招進來。我們在俄羅斯提高了工資待遇,俄羅斯很多博士科學家就爭著到我們這來工作。

  記者:既然如此,您為什麽要操一份也許在別人看來是閑心的心?

  任正非:愛國,愛這個國家,希望這個國家繁榮富強,不要再讓人欺負了。

  記者:還有一個人們特別關心,外界有人說華為可能是從有公司以來現在是最艱難最危機的時候,您這麽看嗎?

  任正非:不是,我們今年至少增長20%,每一個部門都躍躍欲試,我叫他們把計劃報低一點,不然上頭獎金就壓妳們了。

  這是1月17日,任正非對華為形勢的回答。在外界看來,相對於四個月前,華為目前的處境似乎更加艱難。5月16日,美國當局以國家安全為由,將華為列入所謂的“實體清單”。這意味著如果沒有美國政府的許可,華為將無法向美國企業購買芯片等產品,因為高通、英特爾等美國企業是一直是華為的核心芯片供應商。外界因此擔心,美國的禁令會對華為包括智能手機在內的業務板塊產生衝擊。

  記者:當很多人知道我來采訪您的時候,他們都希望我問的問題,華為是不是已經到了最危險最危難的時候?

  任正非:不會,在我們沒有受到美國打壓的時候,孟晚舟事件沒發生的時候,我們公司是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惰怠,大家口袋都有錢,不服從分配,不願意去艱苦的地方工作,是危險狀態了。現在我們公司全體振奮,整個戰鬥力在蒸蒸日上,這個時候我們怎麽到了最危險時候,應該是在最佳狀態了。

  針對社會對華為的關切,5月21日上午,任正非接受了國內媒體的集體采訪,在華為方面給記者們提供的資料中,有這樣一張圖片:一架二戰中被打得像篩子一樣,彈痕累累的伊爾2飛機,依然堅持飛行,終於安全返回。飛機下面是一行大字:沒有傷痕累累,哪來皮糙肉厚,英雄自古多磨難。

  記者:剛才有記者同行也拿出這張飛機的照片,同樣我們也拿到了,這張照片您也非常喜愛,因為它本身是一張傷痕累累的照片。

  任正非:昨天晚上半夜上網看到這張照片,很像我們公司,一邊飛一邊修飛機,爭取能夠飛回來。

  記者:說到這架飛機我有一個問題給您,這架飛機可能之所以能夠飛回來,是因為它的要害部分沒有受到傷害,有沒有可能有一天這架飛機在飛的時候,發動機、油箱,它的要害部位受到了攻擊,那怎麽辦?

【編輯:李圣鹏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