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 正文

海口艦首批艦員:16年生死相隨,見證人民海軍逐夢深藍

时间:2019年04月29日 16:44  稿件来源:CNR國防時空


海口艦接護中國漁船“天裕8號”(資料圖)

  4月23日,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成立70周年海上閱兵活動在青島附近海空域舉行,航母“帶刀侍衛”海口艦精彩亮相。

  自入列以來,海口艦勇闖遠海大洋,航跡遍布4大洲3大洋,出色完成了海上維權、亞丁灣護航等重大任務。在海口艦縱橫萬裏海疆的背後,離不開首批艦員16年的朝夕相伴、生死相隨——

海口艦遠海訓練(資料圖)

  亞丁灣上鬥海盜!直面生死方懂軍人價值

  2008年12月26日下午,海口艦汽笛長鳴,與武漢艦、微山湖艦一起起錨離港。10多年過去了,回憶起在茫茫大洋上漂泊的124天,首批艦員李衛華依然覺得驚險與熱血沸騰。

  2009年1月6日,海口艦經過連續10天的高速航行,抵達亞丁灣海域,隨即開始執行第一批護送任務。而“河北翺翔”號,成為了第一艘在異國他鄉海域被人民海軍保護的商船。

  在兩艘導彈驅逐艦的護衛下,“河北翺翔”號平安駛向目的地港口。即將分別之際,船員們自發在艙面的甲板上用油漆刷出了“祖國萬歲”四個大字,每個字有4米寬,格外醒目。

  李衛華當時正在值了望更,他目送著17萬噸的那艘巨大的商船緩緩離開,感覺身上的血一下子就湧上了腦袋,胸口像有一團火。

  “軍人的價值和榮譽感,在那一刻體現得淋漓盡致。”李衛華說,保護祖國同胞不受侵害,是一名軍人最自豪的事情。但十多年前異國他鄉的那片海域,其實處處危機。

  2009年2月5日,海口艦接到命令,接護被海盜劫持80多天後釋放的中國漁船“天裕8號”。

  李衛華至今仍清晰地記得終於找到被護漁船時的場景:船員們衣衫襤褸,光著腳,頭發、胡須又長又亂,像一群野人。船上所有的東西都被海盜洗劫一空。看到中國軍艦來了,每個人的眼淚都奪眶而出。

  已經連續航行100多天沒有補給的海口艦當時也已“捉襟見肘”了。但艦上的官兵還是把自己換洗的衣服、鞋子以及平時節省下來準備過元宵的食物都送給了船員。

  李衛華說,當真正直面生死,他才明白肩上的責任,才懂得中國軍人究竟意味著什麽。而在此後的十余年裏,他又繼續隨海口艦完成了第十批、第二十七批護航任務。

  “海盜已經很少了。這片海域因為有中國海軍護航編隊的持續守護,變得越來越安全了。”李衛華說,現在他們護航,心裏特別有底氣,一是經驗足了,二是一條安全的航道隨著中國軍艦的護航軌跡,深深地印刻在了這片大洋之上。

  聽音識障!海口艦上人人有絕活

  在海口艦上一待就是16年,首批艦員、一級軍士長王東練就了一個絕活。走進機艙,他可以靠聽聲音、聞氣味,來識別機器故障。

  “機艙裏有上千個閥門,我都了如指掌。機器正常工作的聲音、味道,已經在我腦海中形成了固定的頻率與氣息。只要一有異常的聲音,刺鼻的味道,都會引起我的警覺。”

首批艦員王東(資料圖)

  前不久,王東隨海口艦出航,在機器檢拭時,一個不起眼的響聲鉆進了他的耳朵。王東這摸摸,那聽聽,很快就判定這是一個試管漏氣了。搶修人員過來一檢查,果然如此。

  這樣的胸有成竹,來得並不容易。王東之前服役於一艘老式護衛艦,被抽調到當時我國自行設計建造的最先進的導彈驅逐艦上後,他首先面對的是一米多高的學習資料:“完全是一個跨越,我們整整學了兩年左右。”

  和王東一樣,組建之初來到海口艦的那批年輕人,都經歷了一段長長的從頭學起、開疆拓土的艱難時光。而今,他們都成為了身懷絕技的大師傅。

  海口艦主炮班長李明,操縱著國產新型主炮,全年無故障實射近400發炮彈,每一次怒射都雷霆萬鈞;

  海口艦水聲對抗班長徐夢,被稱為“聽風者”,他的耳朵裏容不得任何雜音,能夠清晰辨識裝備各種狀態運行聲音差異;

  海口艦燃氣輪機班長周帥,坐鎮160分貝噪聲、狹窄高溫的機艙,保障燃機在使用極限之前無故障高速運轉,守護燃機安全運轉2900小時。

  從太平洋、印度洋到大西洋,從海外護航、中外聯演到海外撤僑……隨著使命任務拓展,這群優秀的士官追隨著海口艦戰鬥在遠海大洋、活躍在國際舞臺,他們練兵備戰、聞戰則喜,他們見證了一個人才方陣的誕生,帶出了一大批歷經深藍大洋“加鋼淬火”的優秀人才。

  他們雖身處基層,但卻像艦艇的“龍骨”一樣,托舉著這艘戰艦龐大的身軀,向著深藍、向著未來、向著勝利破浪前行!

  十年巨變!中國海軍遠海保障質的飛躍

  入列以來,海口艦平均每年出海200多天。機器的轟鳴,海浪的顛簸……從上艦那天開始,首批艦員周文明就開始了與大海為伍,與軍艦作伴的生活。他經歷過蹲在甲板上吃飯,追著烏雲洗澡的“一無所有”,也見證了中國海軍建設的跨越式發展。

  周文明說,11年前的第一批護航,是他從軍以來執行的最光榮,卻又最艱巨的一次任務。印度洋上海天相接,到處是一片蔚藍,看不到島嶼也瞧不見岸,不靠港也沒有任何補給,這些曾一度讓他感到絕望。

  那時候淡水也很緊缺。很多官兵理了光頭,購買了一堆一次性內褲。艦上實行定時供水,洗澡都像在打仗,一三五不洗,二四六幹擦,只有星期天才能洗個快捷澡。

  時間不過半個月,新鮮蔬菜就吃得差不多了,水果更成了奢望。不少艦員逐漸顯現出焦慮、煩躁等長航不適顯現現象。

  時任海口艦政委劉健忠在一次午飯時,發現一粒蒜頭發了芽。那一抹翠生生的綠色探出頭來,讓人欣喜極了。他倡導艦員們開始了種蒜苗比賽。

  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那或深或淺的綠色,為艦員們一塵不變的遠航生活,帶來了生機與活力。10余年後,周文明早已記不清誰最後得了第一第二,但他依然記得那縈繞於心的欣喜與激動。

  除了生活保障的不給力,周文明覺得最難受的還是情感上的牽掛,艦員們離家越來越遠,思念隔著茫茫大海卻無處投遞。

  過春節時,艦上專門設置了親情電話,每個人排隊打3分鐘,從拿起電話的那一刻就開始計時。

  號碼撥完過去幾十秒,電話響鈴又過去幾十秒……好不容易接通,只聽到一聲“餵”,信號開始不穩定,又過去幾十秒,終於說話了。“媽,是我。我挺好的,家裏可好,照顧好自己,我很快就回去了。”電話掛斷,剛好3分鐘。

  這些都是第一批護航時的情景。而十年後,周文明再次跟隨編隊執行第二十七批護航任務時,一切早已全然不同。

  在軍艦上,任何一個地方擰開水龍頭都有淡化的海水,每天的體能訓練後都能洗個熱水澡;在現代化的餐廳裏,每天都能吃到新鮮的蔬菜水果;在親情電話室,隨時隨地可以撥打電話……

  “現在的出海生活,早就跟在岸上一樣方便了。”周文明說,10年間,他陪伴著海口艦一次又一次逐夢遠航,感受到遠海保障模式質的飛躍,更見證著中國海軍的快速發展,走向深藍。

【編輯:石欢欢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