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地 > 正文

這個落馬官員跟魯煒有共同點 還創了一項紀錄

时间:2019年03月13日 17:47  稿件来源:北京青年報


高守良

  3月12日,北京市紀委監委消息,北京市供銷合作總社原黨委書記、理事長高守良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調查。

  觀海解局註意到,北京市紀委監委對他的通報逾600字,“罪名”還真不少,其中還有一個與中宣部原副部長魯煒一樣。  

  對待群眾態度惡劣

  公開資料顯示,高守良生於1961年11月,北京市委黨校研究生學歷。早年在北京市糧食系統工作,從北京市西郊糧庫檢斤員一直做到市糧食局副局長。2001年8月,出任北京市監事會工作辦公室專職監事。5年後任北京市國有企業監事會主席。

  2009年12月,高守良調往北京市供銷合作總社,歷任總社黨委書記、理事會副主任,理事長。

  此番的通報值得一看。經查,高守良陽奉陰違,是典型的“兩面人”;超標準乘坐頭等艙,公車私用,在分配、購買住房中侵犯國家、集體利益;對待群眾態度惡劣、簡單粗暴;違反社會主義道德,追求低級趣味。

  觀海解局註意到,通報中提及的“追求低級趣味”一詞其實早有先例。

  2018年9月,廣西果洛州達日縣原縣委書記武偉被雙開。他的通報中就有“追求低級趣味”。通報中披露了他在婚姻存續期間,與他人長期保持不正當性關系。

  2016年7月,山東聊城市江北水城旅遊度假區黨工委原書記、管委會原主任胡廷金被雙開,通報中也提到了“追求低級趣味”。

  解放日報曾刊文指出,“低級趣味”通常是腐敗的伴生物。已被執行死刑的原沈陽市副市長馬向東愛賭,可以倒背《賭術精選》;而落馬的原丹江口市市委書記張二江好色,喜歡看A版的《玉蒲團》……“趣味”問題已經成了一個“突破口”,成了千裏長堤一朝潰敗的“蟻穴”。

  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一百二十六條規定,生活奢靡、貪圖享樂、追求低級趣味,造成不良影響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處分。可以說,追求低級趣味已經不僅僅是個人道德問題,而是黨明令禁止的一種行為。

  觀海解局查詢後發現,通報中提及的“對待群眾態度惡劣、簡單粗暴”一項,一般都出現在縣級及縣級以下的官員。

  在落馬廳官中提及這一項的,高守良是第一人。

  魯煒通報中首提

  通報中還提到高守良“四個意識”個個皆無,“六項紀律”項項違反,雖屬罕見,但並不只有他一人。

  這一說法最早出現在已經落馬的中宣部原副部長魯煒的身上。

  通報指出,魯煒陽奉陰違、欺騙中央,目無規矩、肆意妄為,妄議中央,幹擾中央巡視,野心膨脹,公器私用,不擇手段為個人造勢,品行惡劣、匿名誣告他人,拉幫結派、搞“小圈子”;頻繁出入私人會所,大搞特權,作風粗暴、專橫跋扈;以權謀私,收錢斂財;以權謀色、毫無廉恥。“四個意識”個個皆無,“六大紀律”項項違反,是典型的“兩面人”。

  距魯煒被雙開不到4個月,2018年6月,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委常委、集寧區委書記楊國文被雙開。

  這是內蒙古自治區監委掛牌成立以來自行查辦的首起留置案件,涉案金額上億、涉案人員眾多。

  楊國文的“雙開”通報中也有“四個意識個個皆無,六項紀律項項違反”等觸目驚心的內容。

  楊國文也有不少細節可說。比如他讓司機開著公車送他夫婦倆去北京看女兒,每晚九點後開始出去尋歡作樂,有人在其辦公室排隊送禮等。據查送禮金幹部達百余名,行賄企業家達百余名。

  陜西省衛生計生委原黨組書記、榆林市委原書記胡誌強,還有現在非常火的“火書記”,甘肅省政協農業和農村工作委員會原副主任火榮貴,在他們的雙開通報中,也同樣存在“六大紀律項項違反”等字眼。

  巡視組曾反饋情況

  2017年11月10日至2018年1月12日,北京市委第七巡視組對市供銷合作總社黨委進行了巡視。

  2018年2月27日,市委第七巡視組組長周京生代表市委巡視組向市供銷合作總社黨委領導班子進行了反饋。巡視指出,市供銷合作總社工作偏離“為農服務”的根本宗旨,重大經營決策脫離黨委的領導,對監管體制問題負有責任。選人用人工作不規範,兼職和出國(境)管理不嚴格。

  此外,市供銷合作總社黨委常委會很少研究全面從嚴治黨和黨風廉政建設相關議題。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四風”問題依然突出,招待費、會議費、福利費、勞保費使用管理混亂。對下屬企業資產監管不到位,投資項目存在巨大風險。

  周京生反饋完情況後,時任北京市供銷合作總社黨委書記高守良曾表示,市供銷合作總社黨委虛心接受、照單全收、堅決整改。高守良還表示,認真貫徹巡視整改要求,切實加強整改任務落實,嚴守規矩,堅持全面從嚴治黨。

  觀海解局註意到,高守良最後一次出現在公開報道中是在2018年8月22日,第十六屆北京國際圖書節的開幕儀式上。

  僅12天後, 2018年9月3日,高守良落馬。

  這印證了高守良陽奉陰違,是典型的“兩面人”的說法。

【編輯:李圣鹏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