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正文

印度政局隱現變數,中印關係行穩致遠

时间:2019年01月23日 11:09  稿件来源:解放日報

  今年印度政局將出現新的變數:在上半年舉行的議會大選中,之前頗受肯定的總理莫迪和人民黨政府能否連任,現在似乎非常不確定。

  高速增長並未出現

  出現這種情況,部分原因在於莫迪一直信誓旦旦要帶給印度的高速增長,在過去將近五年時間裏並沒有真正實現,或者說並沒有符合民眾預期。即便在統計數據上一切都還比較像樣,如印度成為增長最快的經濟體等,但在公眾看來,一切似乎仍在原地踏步。

  印度與日本簽約建造的連接孟買和艾哈邁德巴德、長達550公裏的首條高鐵,歷經數年仍進展十分緩慢,按預定時間節點完成看來已是不可能的任務;印度全國缺電的現象仍然一如過去。在日前舉行的中央邦等五個邦的地方選舉中,長期執政的人民黨敗績連連,而且大部分都輸給了國大黨這個死對頭。正因如此,對今年大選莫迪是否能繼續2014年的神話、高票連任的前景,人們產生了很大懷疑。

  諸多舉措頗有爭議

  在印度的黨派政治背景下,莫迪執政五年的政績,無疑集中在一些頗有爭議的政策措施上。例如突然取消舊的高面值鈔票以打擊逃稅和官員腐敗,結果導致市場一時陷入混亂;統一各邦的稅收制度,遭到感覺利益受損各邦的抵制;新年期間突然發生在喀拉拉邦的印度教神廟衝突事件,莫迪親自出馬指責邦政府打破傳統支持女性進入神廟,結果導致保守民眾大規模示威。上述制造議題的手法在選舉中常被人民黨采用,但也飽受輿論批評。

  這些舉措也突出了莫迪在經濟上強烈主張自由主義、卻在文化和政治上立場保守的形象。這位總理本人對連任信心十足,認為他的主張還遠遠沒有實現,並誓言要把印度帶入像樣的全球大國行列。為此,莫迪在外交上也沒少下功夫,盡管印度選民似乎並不怎麽重視。

  武漢會晤意義非凡

  莫迪的大國外交在過去數年裏為印度爭取到一個左右逢源的國際環境,是其政績中比較有利的因素,其中對美和對華政策相對突出。

  自2017年夏天發生洞朗對峙後,西方一些媒體把中印間分歧誇大成妳死我活的鬥爭,進而抹黑中國的南亞周邊政策和“一帶一路”倡議前景。與此相呼應,美國特朗普政府就任後於2017年11月在越南主辦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上正式提出美版“印太戰略”,美國太平洋司令部也順勢改為印太司令部。其中一個重要原因顯然和美日主張的“美日印澳體係”有關,印度被視為這個體係中的天然成員,由此也成為美國新亞洲戰略的主要一環。

  很多分析認為,美國在這個時刻出臺此戰略,顯示美國戰略學界在地緣政治上的一個新認識,即印度有望成為美國的緊密夥伴。但洞朗對峙後出臺新戰略,這種時間順序上的“巧合”令印度突然被塗上一層新的色彩,底下蘊含的一個主題是“制約中國”。

  然而,現實政治的演變並不是這種對抗型冷戰思維所能預見的。2018年4月,應習近平主席邀請,莫迪訪問中國中部地區重鎮武漢,與習主席舉行了中印關係史上很少見的領導人非正式會晤。雙方在這次重要會晤中把兩國間所有重大問題都放到桌面上進行認真討論,為提高兩國間相互信任、互不視為敵人、共同謀劃中印關係未來的合作前景作出很大貢獻。

  可以清楚地看到,洞朗對峙以及雙方最終通過和平方式妥善處理這起1962年以來確實較嚴重的事件,都表明雙方需要從戰略高度和大局出發審視兩國關係的未來走向。從這個意義上,武漢會晤為雙方如何正確看待對方鋪平了道路,同時也為印度的戰略選擇提供了新的途徑,這正是在嗣後舉行的新加坡香格裏拉安全合作對話會議上莫迪的主旨發言的背景。

  在這個關於印度對外戰略選擇的重要發言中,莫迪回答了印度如何看待印太戰略的問題。印度雖然歡迎印太戰略把印度洋和太平洋置於同一地理範疇,但並不贊同將此範疇納入地緣政治和戰略的競爭關係,也不贊同印度應該加入這種旨在加劇戰略對立和對抗的遊戲。莫迪的這個精到分析在中國戰略學界受到歡迎。盡管沒有人認為莫迪的理性發言就表明中印間的所有問題都已經解決,但武漢會晤所創造的中印關係新氛圍確實更新了印度對外戰略的雷達,這在印度被稱為“武漢精神”。

  外交將保持延續性

  展望印度2019年政局和中印關係發展趨勢,應當說前者存在著較大變數,後者則將繼續保持穩定。

  由於印度近年來發展比較迅速,社會處於獨立以來變化最快的轉型時期,莫迪執政的五年,也是經濟日益走向開放、風險因子逐漸放大的五年。一方面,傳統守舊的理念仍然頑強地擁有話語權,另一方面,新的思想不斷在社會各方面湧現。印度人民黨一貫以弘揚印度傳統文化為標榜,其民粹主義的理念特征與莫迪主張的自由主義開放經濟,其實並不在一個軌道上。這也使得外界常常看到一個非常矛盾的印度。

  人民黨今年的選舉前景恐怕不佳,很難重演2014年取得壓倒性勝利的一幕,甚至有可能重現2004年選戰情形。當時執政的人民黨躊躇滿誌對連任自信十足,乃至於提前舉行大選,孰料國大黨發揚傳統,做足草根底層工作,徹底翻盤。如果出現這種情況,印度政局可謂再次變天。

  莫迪的外交是其執政五年的得意之筆,但外交通常不是印度選舉的主要議題。同理,印度本輪選舉雖然有著較大懸念,但無論是哪個黨派成為議會第一大黨,甚至像巴基斯坦去年的選舉那樣出現“黑天鵝”,兩大傳統政黨都無法獲得足夠議席,導致第三黨嶄露頭角,預計印度政府在外交上也不會出現顛覆性變化。

  由此觀之,中印關係自武漢會晤以來一直處在穩步前進的軌道上,包括雙方邊界談判特別代表會談的再啟動,以及雙方舉行反恐聯合演習等。特別是中印雙邊貿易,即使在洞朗對峙發生的2017年,也仍然出現明顯增長,顯示出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逐漸盛行的背景下,同為新興發展中大國的中印有著諸多共同利益。這些都表明,兩國從大局出發,決心按照兩國領導人已經達成的互不視對方為敵等一係列原則精神,將以有力的行動確保中印關係在不穩定因素逐漸上升的國際格局中行穩致遠。

  作者:趙干城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 解放日報 2019年1月23日 04版

【編輯:潘香君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