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 正文

挪威宙斯盾艦被油輪撞沈 艦長強硬發聲:沒失職,不羞恥

时间:2018年12月28日 15:06  稿件来源:澎湃新聞


普利本·奧特森(Preben Ottesen)艦長站在“南森”級“斯維爾德魯普”號(左)護衛艦和“海爾達爾”號導彈護衛艦(右)前面。(圖源:澎湃新聞)

“英斯塔”號護衛艦碰撞事件發生經過。(圖源:澎湃新聞)

  11月8日淩晨,挪威海軍“南森”級“英斯塔”號護衛艦(排水量約5000噸)在參加完北約“三叉戟2018”多邊聯合軍事演習之後,與一艘馬耳他籍“Sola TS”號油輪(排水量約62000噸)相撞,遭受重創。由於難以控制進水,艦體發生部分傾斜,軍艦不得不搶灘擱淺。後來多日救援無果,“英斯塔”號護衛艦逐漸沈沒。

  據挪威《世界之路報》近日報道,“英斯塔”號艦長普利本·奧特森(Preben Ottesen)終於獲準接受了媒體的采訪。

  普利本·奧特森告訴媒體,他不覺得自己有失職的地方,也沒有感到任何羞恥,只是感覺他的軍艦嚴重受損、側翻且大部分存在水下,令人心痛。“當妳站在陸地上,看著自己的船沈沒……這感覺完全是不真實的。”奧特森說,“只能眼看著妳愛的船,躺在那裏掙紮,這是世界上最令人悲哀的場景。

  普利本·奧特森艦長現年49歲。在挪威語中,他被稱為護衛艦的“skipssjef”(字面意思是“艦長”),但正式身份是護衛艦的指揮官兼艦長。

  奧特森說,他仍然不確定自己是否完全了解“英斯塔”號沈沒的事實。現在他在位於挪威卑爾根市哈肯斯沃恩(Haakonsvern)海軍基地裏的辦公室工作。挪威《世界之路報》評價他時寫道:普利本·奧特森說話的時候既堅決又冷靜,符合這艘價值43億挪威克朗(約合5億美元),有137名船員的艦船對於艦長的期望。

  碰撞發生時奧特森正在休息

  他告訴媒體,11月8日淩晨,“英斯塔”號護衛艦以17-18節的速度向南航行,與滿載的油輪“索拉TS”相撞時,他正在護衛艦上睡覺。這艘油輪剛剛從斯圖爾油碼頭(Sture oil terminal)離開,在一艘拖船和一名領航員的護送下,準備駛向英國。之後,兩艘船的碰撞驚醒了奧特森。

  他的房間在護衛艦的上層建築上,就在艦橋後面。碰撞發生時,他就從床上摔了下來。他說,一開始他感覺到“超級困惑”(“super confused”),但後來意識到有些地方不對勁。他承認自己有過片刻的恐懼,但隨後腎上腺素占據了上風。他告訴媒體,多年的緊急訓練起到了效果。他迅速穿上軍裝,然後跑到護衛艦駕駛室。

  奧特森說,當在雷達顯示器上看到艦船在峽灣中間時,他很快地松了一口氣,判斷軍艦一定是撞到一個集裝箱或漂浮在水中的其他東西。但沒過多久他就意識到實際情況要比預想中嚴重得多。他首先疏散了所有人,因為當時的“英斯塔”號已經失去控制,海水不斷湧入艙室,護衛艦漂向陸地。

  隨後他前往“英斯塔”號艦橋,但由於停電故障,他與艦橋駕駛室已經無法聯系。在進行了各種努力之後,幾乎沒有其他選擇,護衛艦最終只能進行擱淺操作。

  奧特森告訴媒體,“我們知道我們已經無法對‘英斯塔’號護衛艦做些什麽了,我們離開了這艘船。”按照傳統,奧特森是最後一個離開護衛艦的人。在這場事故中,沒人重傷或死亡,僅有個別船員受了輕傷。

  “不會討論碰撞的原因”

  相撞事件發生不久,人們就開始猜測,在平靜的海面和晴朗的天氣下,這樣的碰撞是如何發生的,以及為什麽會發生。調查隨即展開,後來傳來消息說,在與“索拉TS”油輪相撞之前,艦橋上的艦員已接受到警告。

  幾天後,挪威《世界之路報》新聞網站獲得並公布了油輪、岸基控制中心以及護衛艦之間無線電通信的戲劇性錄音,錄音中護衛艦並沒有對前兩者的警告做出及時反應。挪威國防部官員被指控袒護艦員,並且不願意解釋碰撞原因或回答問題。

  無人受到指責,也無人面臨懲罰性的後果——這激怒了很多的海事專家,他們開始在報紙和網上發表憤怒的評論。

  奧特森表示,他仍然不知道如此嚴重的碰撞事故是如何發生的。他不會回答任何關於到底是什麽原因導致了這起事故的問題,就像所有其他挪威高級軍官一樣,包括挪威國防部長弗蘭克·巴克-延森(他一直專註於到底是誰把錄音泄漏給《世界之路報》的問題),以及挪威防衛司令哈康·布倫-漢森海軍上將。

  他們都把這些問題推給了正在進行事故調查挪威警方和國家事故調查委員會。

  目前,調查方的初步報告因淡化甚至模糊護衛艦艦橋上值班人員的責任,以及誇大油輪在事故中的作用而受到嚴厲批評。至少到目前為止,挪威海軍的內部調查還處於保密狀態。《世界之路報》報道稱,奧特森艦長拒絕討論碰撞的可能原因,“很明顯”這是由於他上級官員的命令。

  奧特森甚至聲稱船上的人已經和警察以及國家事故調查委員會都談過了,但是他們都沒有談論他們認為是什麽原因導致了這起碰撞。《世界之路報》認為,這是一個有意識的決定,以避免任何人受到別人的想法的影響。

  “我覺得也沒有必要討論原因,”奧特森告訴媒體。“我們談論的更多的是我們自己的感受,而不是這一切發生的原因。”

  “沒有因為沒表現出領導力而受到批評”

  另外,奧特森和其他海軍軍官也受到了公開和私下的批評,批評他們保持沈默,不承認任何錯誤,也不承擔責任。

  一位退役海軍軍官表示,“他們沒有因為沒表現出領導力而受到批評。相反,他們似乎已經齊心協力地掩蓋過失,並強調積極處理碰撞後果,以及順利將護衛艦船員撤離,沒有人因為事故受重傷或死亡,同時,他還誇耀道,挪威海軍對事故提供的後續支持和跟進行動有多麽好!”

  奧特森承認只對“假設”性的問題感到困擾。他不會回應類似問題:護衛艦航行太快;或在撞船前,由於值班艦員換班擾亂了程序;再或者艦橋上值班艦員根本沒有關註雷達屏幕顯示器或者海上無線電交通系統的批評。

  護衛艦艦員告訴事故調查人員,他們把迎面駛來的油輪的燈光認作是港口的燈火。一些海事專家認為,艦橋上的值班船員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確切位置。

  在解釋撞船發生時之所以在睡覺的原因時,“英斯塔”號艦長普利本·奧特森表示,耶爾特峽灣(Hjelte Fjord)是挪威護衛艦都熟悉的海域,護衛艦在駛離或前往挪威最大的哈肯斯沃恩海軍基地時,都會經過這裏水域。

  峽灣中幾乎所有船只都是南北向航行,東西向航行的船只很少,因此峽灣被視為一個相對簡單的航行水域。

  在從克裏斯蒂安桑前往耶爾特峽灣的航路上,奧特森多次登上艦橋檢查護衛艦航行情況。後來他覺得“英斯塔”號護衛艦在半夜穿越耶爾特峽灣的最後一段航程是他睡覺的好機會。

  “我總得去睡覺。”他說,“在海上生活了12年之後,我對這片海岸可以說是了如指掌,對什麽時間我需要在艦橋上和什麽時候可以休息非常確定”。他說,他在淩晨2點左右離開了艦橋。兩小時後,淩晨4點剛過,就發生了撞船事故。

  當被問及是否對發生的事情感到羞恥時,奧特森說,他不認為自己有任何失職或任何疏忽。“這對我來說也是艱難的事情,但我認為我處理得很好。”奧特森告訴媒體,“除了那些‘為什麽’和‘如果……將會怎樣’的問題之外,我不會覺得睡不著,在談論事故時也沒有任何問題。”

  “我不覺得任何恥辱,”他說,“作為艦長,我要對護衛艦及其船員負全部責任。這件事發生了,我感到非常難過。這個意外不該發生,但我不覺得丟人。”

【編輯:石欢欢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22/F, Eastern Central Plaza, 3 Yiu Hing Road, Shau Kei Wan,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