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熱點:山火悲劇折射美國體制之痛

时间:2018年12月24日 18:02  稿件来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香港新聞網12月24日電 11月以來,3場山林大火肆虐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南北,造成了嚴重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加州拉響了最高火災警報,比尤特、文圖拉和洛杉磯縣全部進入緊急狀態。其中,加州北部的“坎普”山火的破壞性最大,位於火災中心的比尤特縣天堂鎮更是損失慘重。

  “從星星之火,到似乎無法阻擋的燎原烈焰……到底是天災還是人禍?”德國《焦點》周刊發出了這樣的疑問。

  山火悲劇折射體制之痛,引發了美國和國際社會的反思。

  悲劇

  “11月8日,星期四上午8時,威廉·戈吉亞醒來,他聽到遠處丙烷罐爆炸發出的刺耳金屬撞擊聲,燃燒著的大塊木頭正從天上掉下來。戈吉亞當時還不知道,他已經被加州有史以來最致命的山火吞噬了。”英國《衛報》描述了“坎普”山火肆虐天堂鎮的情景,“天堂鎮正在遭受一種越來越可能出現的命運:一座現代美國城市的徹底毀滅。”

  據《今日美國》網站報道,自11月8日起至25日,“這場美國百年來最嚴重的山林大火”造成至少85人死亡,近1.9萬幢建築被毀,過火面積153336英畝(約620.5平方千米)。

  在天堂鎮著火的當天,南加州又爆發“伍爾西山火”和“希爾山火”,威脅文圖拉縣和洛杉磯縣。兩場山火在強風的助力下迅速向海邊蔓延,火災造成的煙霧則在更大的範圍內擴散。

  “11月18日,我到加利福尼亞州的舊金山市辦事。剛下飛機,一股煙味就撲鼻而來。打開手機,我看到舊金山的空氣質量指數高達163,而平常的數字基本上是20多。”美國波特蘭州立大學教授李斧向本報記者描述了他對加州山火的直觀感受。

  “威脅始終存在。”英國《衛報》稱,“山火是加州森林生態系統的正常組成部分。在過去10年中,天堂鎮的部分地區已經受到至少4場大火的威脅。”

  天堂鎮正是整個加州的縮影。該州是美國山火頻發之地,火災數量常年居全美第二,僅在2017年加州就發生了8747場山火。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加州山火的破壞力正在逐年遞增。以過火面積計算,加州史上最大5場山火中,4場發生在2012年以後。今年初剛創下過火面積紀錄的“托馬斯山火”,7個月後就被過火面積超過1148平方公里的“門多西諾聯合山火”超越。

  “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為何擋不住熊熊山火?”英國廣播公司網站的感嘆引人深思。

  問題

  山火治理是美國長期面對的挑戰之一。加州山火肆虐折射出美國在氣候政策、災害應急機制、社會治理等方面的問題與弊端。

  “最近的形勢加大了山火風險。”英國《衛報》分析認為,“全球變暖加劇了森林的幹旱,到處都是枯枝敗葉。”加州大學農業與自然資源部研究員費思·卡恩斯提出,近幾年的山林大火呈現出“火龍卷風”的蔓延趨勢,其主要驅動因素是更加極端的氣候。許多美國學者也都有類似的觀點。

  然而,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美國政府正飽受詬病。

  在加州州長傑瑞·布朗看來,“火魔”肆虐有人為因素。他向媒體和公眾強調,全球變暖、極端天氣增多,是導致加州山火毀滅力超過以往的根本原因。人類需要“與自然站在一邊”,遏止全球變暖的趨勢。

  而這正是白宮政策理念所缺失的重要一環。美國現政府不僅退出了氣候變化《巴黎協定》,還用行政令廢除了奧巴馬時期制定的一系列能源改革措施,甚至計劃強制降低汽車尾氣以及燃煤電廠碳排放標准。

  “加州的政治家、官僚、電力公司等都將‘氣候變化’作為一個多功能的借口,因為他們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來防止致命的山火。”得克薩斯州公共政策基金會副主席、前加州立法委員查克·迪沃在《福布斯》雜志網站撰文,直言美國政府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的“不作為”行為,“什麼都不做,最差就是沒有效果。這一直是美國氣候變化辯論中核心公共政策的一個特征,尤其是在山火問題上。”

  另外,此次加州山火也暴露了美國在災害預警、應急和救援等方面的不足。

  路透社報道稱,“當強風以每分鐘2英裡(約3.2千米)的速度把大火吹向天堂鎮時,急救人員和當地居民意識到,他們在2008年大火後制定的逃生預案已經行不通了。”

  美聯社則關注到,加州政府給居民手機發送撤離警報時,距離山火到來已不足2小時,未給居民留下足够的逃生時間。

  英國《衛報》援引地方官員的觀點稱,天堂鎮制定的疏散計劃有一個至關重要的漏洞,即沒有考慮到在恐慌情緒支配下,全鎮居民大規模撤離可能造成的“僵局”。“消防隊員被全市各地的電話淹沒了,無法回應。”天堂鎮警察羅博·尼克爾斯表示,“他們只能挨家挨戶奔跑,敲門警告人們撤離。”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則關注到加州城市發展規劃上的短板。“自1970年以來,加州人口增加了一倍,達到了近4000萬,將城市擴張推向了山區,這些地區是火災易發區。”該報道援引加州林業和消防部主任肯·皮姆洛特的觀點指出,“政府官員應考慮禁止在脆弱地區建房。”美國華商總會顧問蔡文耀也認為,人居環境應該配合自然環境,保持相對平衡。

  “在加州山火救援中,基層警察疏散人群的時間要更早,措施更有力,并根據當地的情況因勢利導。”美國法律政治學者張軍指出,在城市化推進的過程中,政府在規劃時要在順應民意和預防自然災害之間尋找平衡。

  反思

  應急救災、防災減災是各國生存發展面臨的共同問題。災難救援考驗著各國的應急處理機制,也檢驗著國家治理的能力與水平。

  此次加州山火,還暴露出美國地方政府救災力量配置不平衡的問題。洛杉磯消防部門一名官員表示,“坎普”在加州北部造成重大傷亡,而另兩場在洛杉磯附近的山火損失相對較輕,直接原因是加州南部地方政府更有錢,因此可以雇傭更多消防員、專業滅火飛機和其他大型裝備。而受災最重的天堂鎮所在的比尤特縣恰恰是加州最窮的地方之一。

  “在美國政府預算日益緊縮的情況下,增加防火救災的開支非常重要。”李斧分析說,“在目前共和黨聯邦政府和民主黨加州政府的僵持中,預算難決,格外令人擔憂。”

  “互相指責、推諉扯皮將官僚體制的弊端暴露無遺,這會大大拖累救災進程。”洛杉磯經貿聯合會會長劉楊林提出,相反,中國政府則不斷落實抗災救災工作責任制,秉承人命關天、以人為本的理念,建立起日益完善的災害應急救援體系。

  俄羅斯華僑華人聯合會秘書長吳昊對此評價說,“災難面前,應該互相協調,上下一心,調動一切資源參與救災,才能把損失降至最低。”他還指出,“201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應急管理部正式設立,將更好地協調各方資源,集中力量投入應急救災活動中。”

  美國有線新聞網此前報道稱,中國政府已經建立了一個自上而下的救災體系,這使得政府能够迅速有效地作出反應,并且使政府各部門之間在救災第一線的密切協調制度化。

  “中央和地方的聯動機制非常重要。”菲律賓紅燭華文教育基金會咨詢委員張傑親歷中國汶川地震,深有感觸。

  張傑回憶說,在汶川地震中,解放軍、武警部隊救援力量迅速抵達災區,後勤保障工作到位,救援物資及時送達災民手中,災後重建工作迅速開展……中國政府展現出的救災應急能力令人欽佩。(完)

【編輯:黎金良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