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正文

日媒:日本最快下周宣布退出IWC以重啟商業捕鯨

时间:2018年12月20日 17:41  稿件来源:日本共同社


日本在北海道地區捕撈小須鯨(圖片來源:北海道新聞)

  日本政府相關人士12月20日透露,為重啟商業捕鯨,政府基本決定退出管理鯨類資源的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最快將於下周表明退出方針。

  日本政府擬在日本近海、日本專屬經濟區(EEZ)內實施商業捕鯨,正就此展開協調。共同社稱,二戰後日本幾乎沒有退出國際組織的先例,上述舉措實屬罕見。遭到國際社會輕視規則的指責將在所難免。

  9月在巴西召開的IWC大會上,重啟商業捕鯨的提案遭到否決,日方判斷有必要通過退出打開局面。日本還提議重啟資源豐富的部分鯨類的商業捕鯨,但遭反捕鯨國家的反對被否決。

  若今後留在IWC,重啟商業捕鯨的希望極其渺茫,因此日本政府提及退出的可能性,表示“將詳查所有選項”。為實現明年退出的通知期限為明年1月1日,現已臨近。

  IWC成立條約規定,若通知IWC方面退出的決定,原則上在翌年6月30日生效。日本若退出IWC預計將能重啟商業捕鯨,但將無法進行以加入IWC為條件的南極海域科研捕鯨。政府打算在退出IWC後不在南極海實施商業捕鯨。

  日本締結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鯨魚管理要通過國際機構開展活動,因此也需要就相關應對進行說明。

  日本在2007年IWC大會上也曾因不被允許重啟商業捕鯨而表示可能退出,當時以美國為中心啟動摸索妥協的工作,日本留了下來。

  IWC於1982年決定暫停商業捕鯨。日本1988年停止商業捕鯨,之後為收集科學數據以重啟商業捕鯨,持續在南極海域及西北太平洋開展科研捕鯨。

  除了北海道網走市和釧路市外,宮城縣石卷市、千葉縣南房總市、和歌山縣太地釘、山口県下關市等也是知名的捕鯨相關場所。

  對於日本基本決定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IWC),反捕鯨最前沿的澳大利亞非盈利組織“澳大利亞海洋保護協會”首席執行官(CEO)Darren Kindleysides於12月20日接受共同社采訪,批評稱:“如果日本認真考慮鯨魚問題的話,應該就不會轉頭背對IWC。”

  Kindleysides指出日本的方針是“非常重大的決斷”,並表示:“如果日本退出全球規模的鯨魚保護及管理機構,對其他國際條約及協定等也將構成非常危險的先例。”

  他還提及鯨魚直面氣候變化和海洋塑料汙染等諸多危險,認為保護的必要性正在上升,要求稱“日本即使退出IWC,也應該停止在南極海域捕鯨”。

  反捕鯨國新西蘭的環境保護團體成員、新西蘭奧塔哥大學教授Liz Slooten指出IWC因需處理的問題眾多也存在作用低下的一面,並同時認為“退出IWC是政治家和外交官的錯誤判斷”,預測此舉將有損日本在國際上的評價。她進一步表示:“這可能誘發挪威等其他捕鯨國的退出。”

【編輯:潘香君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