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内地 > 正文

住房50平方米以下限制入學?

时间:2018年12月06日 16:38  稿件来源:香港商報網綜合


  住房50平方米以下限制入學?

  律师認為該限制侵犯了孩子平等受教育權和擇校權

  深圳市螺岭外國語實驗學校日前发布公告,從2019年開始,50平方米以下住房將被限制入學。公告稱該限制是為了優先保障學校地段內實際購房居住的戶籍適齡兒童就近入學的權利,防止臨時擇校性申請,擠佔地段生學位。

  深圳市螺岭外國語實驗學校日前在其官網发布關于學位申請補充要求的公告顯示,從2019年開始,對申請該校學位的房產進行戶型面積及居住年限等方面的“升級”要求。根據新規,50平方米以下住房將被限制入學。學校將通過社區網格系統記錄和家訪等形式對是否在申請房產實際居住進行核實。  僅在一天之後,該公告就被從學校官網撤下。螺岭外國語實驗學校校長杜小宜表示,根據教育部門意見,學校決定撤銷此公告。

  涉事學校此舉並非孤例。為抑制學區房熱、學位房熱,此前也有地方的公辦中小學入學,針對學區房的購買年限、面積做出了限制。比如,2015年,廣州市越秀區教育局就曾发布新規:當年4月15日後購買30平方米以下學位房、又非唯一居住地的,孩子的學位將被統籌。

  學校稱優先保障學校地段內兒童就近入學

  公告稱,近年學校地段生源持續增加,學校學位已到極限。為了優先保障學校地段內實際購房居住的戶籍適齡兒童就近入學的權利,防止臨時擇校性申請,擠佔地段生學位,人為造成不公平和學位緊張局面,保證教育教學的正常開展,現參照兄弟省、市、區做法,結合該校實際情況,從2019年開始,對申請學校學位的房產補充要求如下:

  (1)住房面積小于或等于30平方米的,需購房及實際居住滿六年以上,且在深圳市內沒有其他更大面積住宅類商品房。

  (2)住房面積大于30平方米且小于或等于50平方米的,需購房及實際居住滿四年以上,且未被鎖定。

  (3)住房面積大于50平方米的,需購房及實際居住滿一年以上,且未被鎖定。

  (4)以上所述的購房年限,均以當年4月30日為基點向前倒算。

  該小學為廣東省一級學校

  據公開資料顯示,學校成立于1981年9月,原名螺岭小學。1986年被定為深圳市重點小學, 1997年3月被評為廣東省一級學校,1999年被評為廣東省綠色學校。2002年9月與深圳市海麗小學合並,成為羅湖區教育改革的試點,2004年3月螺岭外國語實驗學校正式掛牌,2014年12月深圳市螺岭外國語實驗學校開通湖貝校區(原湖貝小學)。

  深圳市螺岭外國語實驗學校分三個校區,分為一部,二部及湖貝校區。一部由3、4、5、6年級組成,二部由1、2年級組成,湖貝校區18個班、1008人。總佔地面積30366平方米,建築面積25112平方米。60個教學班,學生2817人,教職工168人,其中專任教师161人(不含湖貝校區)。1999年自籌資金建設校園網,已經发展為較為完善的計算機網絡系統,實現了辦公自動化,教學網絡化。

  律师認為該限制侵犯了孩子平等受教育權和擇校權

  京师律师事務所雷國亞律师表示,該校的這種做法其實是對低收入家庭和孩子在擇校這一問題上的一種限制,侵犯了孩子們的平等受教育權、擇校權。同樣是一個家庭,有錢的家庭買一個100平方米的房子,甚至不止一套,他的孩子就能在這個小學上學,而經濟條件差的家庭,或許只能買得起一個30平方米的房子,孩子的上學卻受到了居住年限的限制。歸根結底,這種教育資源的分配與公民的財產數量掛鉤,是不公平的,也不利于良好社會風氣的引導,有違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也與憲法的精神不符。作為教書育人的機構出台這樣的政策值得反思。

  住房50平以下限制入學,有些簡單粗暴

  出台該政策的初衷無非是降低學位房的擇校功能,但這一做法,其實存在很大的爭議。究其原因,用住房面積來限制學生入學,既影響居民的平等受教育權,對緩解擇校熱所能起到的作用,也非常有限。

  首先,涉事學校公告稱,該限制是為了優先保障學校地段內實際購房居住的戶籍適齡兒童就近入學的權利,防止臨時擇校性申請,擠佔地段生學位。對真正想擇校的人來說,這一限制很容易就能被繞過。比如,只限制50平方米以下住房,那購買50平方米以上的住房,不就可以了嗎?而這實質上,又進一步推高了擇校成本。

  其次,很容易造成“誤傷”。如果有人本來就一直住在當地,但住房面積不到50平方米,他們的利益該如何保障?難道要因為住房面積不到50平方米,就不能就近入學而需要被“統籌”嗎,這些問題都值得引起政策制定者的思考。

  不管是以居住面積限制入學,還是實行多校劃片入學,這些打擊學區房、學位房炒作的行為都是一些“外圍措施”。只有加快推進義務教育均衡,縮小學校與學校之間、地區與地區之間的教育質量差距,才能緩解擇校焦慮,從根本上解決擇校問題。

  而推進義務教育均衡,需要轉變義務教育資源的配置方式,其中有兩方面極為關鍵:其一,建立地方教育撥款委員會,制訂教育撥款預算,改變之前由政府主導撥款的方式。推進義務教育均衡,說到底,必須增加對薄弱學校投入。而這需要改變之前“錦上添花”的撥款方式。現實中,還是有不少地方教育部門把打造名校而非推進義務教育均衡作為首要職責。因此,這就需要建立代表各方利益的教育撥款委員會,明確生均撥款標准,對每所學校按生均撥款標准撥款,加大對薄弱學校的投入。

  其二,成立社區(學區)教育委員會,實行學區制管理。這也符合《義務教育法》的規定。社區(學區)教育委員會應由人大代表、教育官員、校長代表、教师代表、家長代表、社區居民代表、社會人士代表共同組成,負責制訂社區(學區)教育发展戰略,監督學校依法辦學。每所社區(學區)內的公辦學校的招生對象、范圍,由社區(學區)教育委員會決定,而非教育部門或學校單方面決定。在具體招生時,如實行多校劃片入學的電腦搖號,也應該由教育委員會監督,而不是教育部門內部監督。

  好在,在當地教育部門的要求下,該公告已從涉事學校官網撤下,相關規定也被取消。但是這顯然也給教育部門提了個醒,要從最廣大民眾的利益出发,制定可持續的教育政策,才能保障每個學生能上學、上好學。降低而非抬高義務教育學校的入學門檻,发展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才是當今教育发展的應有之義。

【編輯:黎群英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