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報:DQ朱凱參選村代表資格 嚴正執法遏止“港獨”

时间:2018年12月04日 14:58  稿件来源:文匯報

  香港新聞網12月4日電 參選鄉郊代表選舉的朱凱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朱凱昨日指稱,前年參選立法會換屆選舉已獲政府確認,今次選舉主任的決定不合理;反對派亦開記者會聲稱,政府剝奪政治權利,亦損害香港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文匯報》指,朱凱長期在“港獨”、“自決”問題上踩紅線,以模棱兩可的手法支持鼓吹“港獨”、“自決”,如今被選舉主任DQ,顯示政府嚴正執法,對以各種面目出現的“港獨”零容忍。朱凱不願亦不敢正面回答是否支持“港獨”,反而扭曲政府DQ的決定,暴露其企圖轉移視野,掩飾“港獨”本質。反對派替朱凱撐腰,再次顯示他們在大是大非問題上顛倒黑白,站在主流民意和香港整體利益的對立面,難免進一步被民意唾棄。

  香港特區《鄉郊代表選舉條例》第24條規定,鄉郊代表的候選人要簽署聲明,表明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選管會今年10月15日發表的鄉郊代表選舉活動指引,亦引入確認書的做法,確保候選人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從法理說,鄉郊代表候選人鼓吹“港獨”、“自決”而被DQ,完全依法有據,政府並無任意搬龍門、劃紅線。

  朱凱鼓吹“港獨”、“自決”而被DQ,咎由自取,但他振振有詞狡辯,自己兩年前成功參選立法會並通過宣誓,今次卻無法參選鄉郊代表,指政府明顯是在未經諮詢及立法程序下,單方面改變準則。對此,有資深法律界人士用了兩個例子,生動地解答了朱凱的明知故問。湯家驊分別以“衝紅燈”和“打劫”為例,指有人第一次衝紅燈、打劫,警方未有拘捕;但第二次衝紅燈、打劫,難道警方就不能拘捕?警方嚴正執法,豈能被視為“搬龍門”?朱凱自認立場一貫,支持“港獨”、“自決”證據確鑿,早應面對法律後果,以前未被DQ,不等於永遠不能被DQ。

  朱凱從未停止鼓吹“港獨”、“自決”,直到此次參選,回答選舉主任有關問題以澄清政治立場時,他一方面聲稱自己不支持“港獨”,另一方面指“和平主張‘港獨’是港人受《基本法》保障的權利”,明顯在扭曲基本法。被DQ後,他又指控政府的決定,“不但自己不能主張或支持‘港獨’,更要反對其他人主張或支持‘港獨’,才能免於被剝奪政治權利”。

  事實是,選舉主任兩度查問朱凱是否提倡或支持“港獨”為自決選項,但他均無正面回答,只是將焦點轉移至討論他對別人行為和立場的觀點。對“港獨”必須零容忍、零空間,更何況參選公職人員。朱凱顧左右而言他,更胡言“和平主張‘港獨’”是權利,被定性為“隱晦支持‘港獨’”絕對正確。不論朱凱如何狡辯,再怎麼抹黑選舉主任的決定,都掩飾不了隱性“港獨”的本質,被DQ合法合情合理。

  “港獨”對香港意味災難,港人深惡痛絕。但是,在DQ朱凱問題上,反對派又一次只問立場、不問是非,與主流民意背道而馳, 形容事件是“開民主倒車、操控選舉,威嚇本地群體”,又搬出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袒護朱凱。從梁頌恒、游蕙禎辱國辱族宣誓,到陳浩天和FCC互相勾結鼓吹“港獨”,反對派都拿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作為“港獨”的擋箭牌,污名化政府依法遏止“港獨”,企圖誤導公眾,混淆是非,為“港獨”張目。

  建制派有人提出,促請政府褫奪朱凱的立法會議員資格,這代表了主流民意反“港獨”的合理訴求,目的就是要讓所有建制架構成員明白,“港獨”是不可觸碰的紅線,不存在可以討論的灰色地帶,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不是“港獨”的遮羞布,不要玷污了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完)

【編輯:刘惠琼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