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海鳴:FCC違租約欺騙公眾政府收回物業合法合理

时间:2018年09月14日 15:59  稿件来源:香港《大公報》/文:屠海鳴

分享到:

  香港外國記者會(FCC)公然替“港獨”分子搭台播“獨”,引起公眾強烈憤慨。但事發一個月來,FCC不僅沒回應公眾要求公開租約的要求,甚至故意“刁難”租約的公布,其逃避法律與公眾問責的嘴臉表露無遺。此種表現恰恰說明,FCC邀請“港獨”演講的背後,有着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昨天,大公報在要聞版刊出新聞《FCC播“獨”政府有權終止租約》,詳細報道了政府產業署公布與FCC簽訂的現址租約。由此,公眾才得以發現一個“驚天”秘密,合約中有兩點明確寫明: “場地不許作違法和不道德用途”、“政府不滿意亦可收回場地”。這正回答了為何一個月來,FCC不敢也不願公開租約的真正原因。

  FCC為“香港民族黨”陳浩天搭建播“獨”平台,不論其負責人如何狡辯,其行為本質上已經涉嫌違反中國憲法、基本法及本地法律,表證成立,無可抵賴。政府可按照租約採取收回物業的決定。於此關鍵時候,特區政府有關部門應負起政治責任,採取必要的懲戒措施,以彰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與發展利益的決心,彰顯維護香港法治與社會利益的決心。有責不擔、有權不用、有法不依,定難取信於中央,也難取信於廣大市民。

  撐“獨”證據確鑿違法無可抵賴

  根據產業署前晚公布的租約顯示,政府與FCC簽訂的租約為期7年,由2016年1月1日起生效,至2023年1月1日結束;首兩年FCC須向政府繳交每月55萬元租金,2018年再依情況檢視金額。而租約最為關鍵的,在於其中列明的兩個“限制性條件”:第一,明確規定“場地不許用作違法和不道德用途,至於什麼是違法和不道德,政府有最終和有約束力的決定權。”第二,同時定明: “如果政府對場地的使用不滿意,政府可以預先給予三個月的通知期收回場地,不予賠償。”這意味FCC租用政府物業絕非“無王管”,而是需要遵守最基本的合約要求。更重要的是,不僅是禁止“違法”及“不道德”用途,一旦做了令政府“不滿意”之事,亦可被終止租約,後者實際上是一條政治限制的條款,針對顛覆、煽惑等類似行為。

  租約白紙黑字寫得明明白白,但FCC在8月14日替陳浩天搭建的宣“獨”平台上,陳浩天說了些什麼、政府會“滿意”他的言論嗎?當日他公然宣稱“‘港獨’是達至民主的唯一方法”,這種赤裸裸的分裂和顛覆國家言行,是對法律的公然踐踏,其本人固然須負上法律責任,FCC同樣可被視作有協助播“獨”的嫌疑,違反憲法與基本法及本地條例,絕非“言論自由”藉口所能逃避的,更不可能令政府感到“滿意”。有人或許會說,若因言論而終止FCC租約,會造成打擊言論自由的負面形象。顯然,這是倒果為因的拙劣說詞,有法不依,坐視分裂國家主權的言論,才是對香港形象的最大破壞,也是對香港市民利益的最嚴重損害。

  拒不公開租約意欲隱瞞什麼?

  實際上,如果FCC在公眾提出質疑的第一天就主動公開租約,市民的憤怒或許未必如此強烈。但現今的情況遠較“不公開”更為惡劣。大公報記者早在一個月前就去信管轄產業署的財經事務及庫務局作出查詢,獲得的回覆是:當局在處理按公開資料守則要求公開有關租約時,曾徵求FCC的同意,並給予對方充足時間考慮,惟產業署一直未能取得FCC的確切答覆。直到9月12日,也即事發後的近一個月,署方考慮到守則的設定是除非有充分理由不公開資料,否則應予披露,而且公開租約符合公眾利益,所以決定公開已刪除個人資料的租約版本。

  以上事實說明了一個最為基本的道理,即有人不僅不想公開租約,甚至意圖刁難、阻止政府公布。這種“欺瞞”的手段,在眼前的外國政治組織身上,市民已非第一次看到。例如,FCC理事會每次開會,都有二十幾頁紙的會議紀錄,包括討論邀請什麼人,決定邀請什麼人,拒絕邀請什麼人作演講的詳細紀錄。唯獨是在邀請陳浩天“講港獨”就沒有任何邀請、討論、或決定的紀錄。一個號稱以“言論自由”、“公開透明”的“記者組織”,竟然有選擇性地“隱瞞”自己本應向公眾交代的“紀錄”,這實際上是對“新聞自由”的最大侮辱。為什麼FCC要這樣處理會議紀錄?是因其身不正見不得光、抑或是因不想承擔法律責任?

  禍港再惹眾怒必須收回物業

  FCC幕後勢力惡劣之處在於,一方面極力替自己撐“獨”立場作辯解,另一方面又極力阻止租約的公布,更有甚者,倒打一耙攻擊最先指出這個問題的前行政長官梁振英。例如,針對已公布的租約,當中顯示產業署工作人員是代替行政長官簽署租約,因此攻擊梁振英自己允許FCC租下現有物業。這實際上是外國勢力轉移視線的手段,但理由蒼白無力。首先,行政長官不可能每一項政府租約都親自簽署,向來都是授權政府官員簽署,這是慣常做法;其次,簽署租約時FCC並沒有邀請“港獨”演講。正如梁振英昨日所說的: “如果當年FCC請人宣講‘港獨’,我肯定不會同意續租。”總而言之,不論從任何角度,FCC長期以來所經營的“正義形象”,已隨着其一個又一個謊言而坍塌。

  市民記得,一個多月前,FCC前主席還振振有詞地稱“每月55萬租金絕不便宜”,似乎要塑造“政府收取高昂租金”的客觀事實。但是,FCC會址位於中環鬧市黃金地段,建築本身是香港一級歷史建築,總樓面面積約18000平方呎,FCC租金是平均每呎30元。筆者翻查2016年底報章報道,有新聞顯示,與FCC續租差不多同時間,離FCC不遠的蘭桂坊一個1600呎酒吧舖月租已是39萬元,若按市值,FCC合理應付的租金應超過100萬元。拿着政府給予的“特惠”租金,不僅沒有任何感恩之意,反倒進行宣揚推翻政府的“港獨”活動,試問還有任何理由繼續由其租用下去?

  大公報以鍥而不捨態勢,追查和公布了FCC租約,實際上是撕下FCC偽善的面孔,同時也道出了該組織的涉嫌違法的事實。面對挑戰國家主權、安全與發展利益底線的行為,政府須採取必要的懲戒措施,要麼收回物業,要麼收取合理的市值租金。在主權原則面前,必須展現決心、法治與勇氣!

  (作者: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僑界社團聯會永遠名譽會長屠海鳴)

【編輯:黎金良

关于我们 | 中通社丛书 | 销售| 联系我们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22/F, Eastern Central Plaza, 3 Yiu Hing Road, Shau Kei Wan,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