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天恩”輪首次經“冰上絲綢之路”抵達歐洲

时间:2018年09月06日 17:02  稿件来源:新華社


圖為“天恩”輪駛進魯昂港口碼頭。 新華社記者 劉紅霞 攝

  香港新聞網9月6日電 據新華社報道,經過33天海上航行,中遠海運“天恩”號貨輪當地時間5日傍晚抵達法國西北部港口城市魯昂。這是“天恩”輪首次沿“冰上絲綢之路”取道北極,訪問歐洲。

  這艘3.6萬噸多用途冰級船的甲板上,單片長度達57.3米的21塊風葉按三層排開。風葉旁,靠近船首方向,一群海鷗在風塔等風電設備上空盤旋。

  “這是值得慶祝的一天。”隨船調研北極東北航道的中遠海運特運公司前總經理韓國敏說,“‘天恩’輪經受住了北極考驗。”

  的確,浮冰、迷霧、風雪、湧浪……從“天恩”輪通過白令海峽進入北極東北航道開始,考驗便接踵而至。

  最大的考驗莫過於破冰前行。8月20日淩晨,東西伯利亞海,“天恩”輪迎來首次北極之行的大考——穿越浮冰區。

  雖說是淩晨,天色卻早已大亮。實際上,這個季節,這片區域,嚴格來講沒有天黑。從遇到第一塊浮冰起,“天恩”輪便減速行進,由往常的時速14節逐漸降至2節,到四周都是浮冰時,船已進入“微速前進”模式。

  減速之餘,駕駛台頻繁傳出“左滿舵”“右滿舵”“舵正”等舵令,要求船舶頻繁轉向,以避開或擠開浮冰。

  “一天之內發出的舵令,超過了我去年一年發出的舵令。”連續坐鎮駕駛台超過24小時的船長陳祥武面露疲色。“天恩”輪安然通過了浮冰區。

  “天恩”輪大部分船員是北極地區“新人”。如果說冰雪讓他們緊張而新奇,那麼風浪則讓他們找回熟悉的忐忑感。

  8月底到9月初,在挪威海海域,“天恩”輪起伏顛簸。駕駛艙傾斜儀顯示,船體最大傾角將近20度。部分船員出現眩暈。記者從駕駛艙倚靠樓梯扶手艱難回到房間,發現原本在桌子上的杯具全都“悲劇”了。

  “這種顛簸我們不是沒有見過。”二副盧毅苦笑道,“在印度洋,趕上夏天的西南季風,船也是晃得一塌糊塗。”早在風浪來之前,船員們就已多次檢查并加固甲板和貨艙的風電設備。

  擁有幾十年航海一綫和海運管理經驗的韓國敏告訴記者,只要船舶主機正常運轉、重物不發生移動、船體沒有破損,風浪稍大一些,船舶也可以承受。

  保證機艙安全的重任首先落在輪機長何發述肩上。在浮冰區,他帶領團隊徹夜值守,確保渦輪保持轉動狀態,不因浮冰“圍剿”而凍住;在風浪區,他與同事在顛簸中加強巡檢,防止機艙內核心設備因搖晃而發生損壞或洩漏。

  今年1月,我國首次發布《中國的北極政策》白皮書,明確提出願依托北極航道的開發利用,與各方共建“冰上絲綢之路”。從連雲港到魯昂,茫茫8500海裡,“冰上絲綢之路”見證中國商船破浪前行。

  海霧裊裊,清風徐徐,歷經冰雪的“天恩”輪,緩緩駛進魯昂的暮色。

【編輯:黎群英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